修煉心得點滴

【明慧網2000年1月8日】一、心病與吃藥

真正修煉的人是沒有病的。有時身體難受或者不舒服,是因為在消業,或者在長功,或者是因為自己悟在某一個層次太久而沒有得到提高,等等原因。如果從中能夠悟到,自然吃不吃藥的問題也就變得簡單了。

其實,在平時遇到更多的是如何以正念來對待心病。每當過心性關的時候,當一件事情真正觸及到自己心靈的時候,如果心在難受,心裏不舒服,這就表明有心病已經體現出來了,這時應該如何去面對它呢?假如說,此時放鬆了對自己的要求,找個讓自己舒心的藉口搪塞了過去,那麼這種表現是不是也是一種吃藥呢?

真正能夠治心病的藥只有法。俗話說,良藥苦口,但藥到病除。

曉青 2000年1月7日



二、隨聞隨想

1。大家還在害怕。我們明知集體學法,集體煉功是我們修煉的必修課,可是還在猶豫,我們還在考慮自己會被常人如何如何。12月以來,大家更清楚集體學法、集體煉功的重要,許多弟子認為這是更廣義的護法行為,但是一到關鍵時刻,還是有許多人走回去了。我認為是考慮一下我們還能不能成為修煉人的時候了。

或許現在正好是剛剛全國性恢復集體學法,大家仿佛又回到了剛剛成立學法小組的狀態了--用大量時間去討論,而不再用師父對我們學法的要求來衡量自己,被人的感情支配了。有的時候半個月,一個月過去了結果還停留在交流上。一學到法書中師父對我們學法的要求,就用人的東西去掩蓋。

2。有那麼多的弟子仍在討論該不該來北京,至少我所接觸的來京弟子,他們來京之後,有的直接上訪,有的短暫停留。他們的提高是走不出來的弟子永遠無法想像的。

有弟子在家時不敢做這,不敢做那。來北京做短暫停留後,很快認識到恢復集體學法的重要性。這位弟子來北京之前在家都無法修煉了,家人服過安眠藥。到北京後,真正在法上找到了自己的不足:試圖完全用常人的善解決一切。回家後,不但自己能夠修煉了,還能幫助別人修煉。

一弟子來京後說:"我乾脆上訪算了,反正在家也沒法修了。"後來悟到應先從家庭的環境中修出來,於是就先回家了。結果回家後被送往精神病院。出院後更能勇猛精進,幫助大家組建學法小組。

3。來自日本的錄音帶,真的是一個很大的考驗,包括我自己在內,對我們每個人接觸這盤帶子的修煉人都是個考驗。有的弟子一聽說是小範圍的解法,就立刻表示不想聽,也不該聽。我所接觸的大陸弟子沒有一個人傳這盤帶子。 據我所知這盤帶子沒有傳。

大陸學員 2000年1月4日



三、驅除自己心中的魔性

我個人認為人內心中善與惡之間的鬥爭在更高層次來說就是佛與魔的鬥爭。在上一個佛法弘揚的時期,那宇宙間最邪惡的魔雖然被打敗,變得微弱,但同樣不會甘心自己的失敗,想用另一種方式來破壞宇宙間的生命,主佛是慈悲於宇宙的一切眾生的,叫眾生明白生命真正的含義,但眾生也必須為自己生生世世所做過的事,所造下的業而償還。

師尊已用自己的威德替眾生消了大部份的業力,而這些業力都是由師尊來承受。所要求弟子的最重要是堅定自己的信念,以「真善忍」為做事的標準。如寒松功友所說「老師為了讓每個弟子在磨難中儘快提高,就允許了千萬的魔對大法的破壞,但這是有條件的,那就是利用它讓大法弟子看出自己的魔性並去除,走出人的狀態,而當大法弟子真正從「人」的狀態走出的時候,與人決裂用本性去正法時,那麼魔就已失去了存在的價值,(這個魔同修煉人自己的業力有直接關係),這時老師和各層護法神就可以將其銷毀,而如果在弟子沒走出這決定性的一步時,老師就可能繼續苦苦的等待下去……。」

佚名 1月5日



四、對「敵人」一詞的認識

最近網上一些文章出現「敵人」一詞,我想談談個人的認識。

在老師公開出版的文字中,我只在1999年7月22日發表的<<我的一點聲明>>一文中見到老師用了「敵人」一詞。在這篇短文中,老師說:「別人可以對我們不好,我們不能對別人不好,我們不能把人當成敵人。」我個人理解到師父是在告訴我們,不管別人對我們怎樣,我們心中都沒有敵人,就是我們心中沒有「敵人」的概念。當心中連「敵人」的概念都沒有的時候,心目中是沒有任何敵人的。

在對現在中國大陸局勢的認識上,有些學員、弟子講:我們要愛我們的敵人。這句話實際上來自基督教。基督教講這句話的時候,實際上是心中有了敵人,然後用「愛」(即慈悲)的態度來對待敵人。這是有漏的。法輪大法指導我們在很高的層次中修煉,要求我們思想中沒有敵人的概念,心目中沒有任何敵人,用「真、善、忍」來對待一切人和事物。

美國華盛頓DC弟子 2000年1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