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進程中如何更好地發揮弟子的作用

一點個人體悟


【明慧網2000年2月1日】我修煉三年半了。這半年來,與一些同修們一樣,在經歷了困惑、怨恨、痛心直到如今的清醒、理性、堅定。在個人的修煉過程中,在痛苦的磨煉中放下了許多人的執著心,對法的認識進一步在理性上得以飛躍,境界不斷得以昇華,大法給予我的太多太多。

近來,我一直在思考著一個問題,師父告訴我們,由於整個宇宙中的眾生,所有的物質和生命變得不純淨了,偏離了「真、善、忍」這個宇宙特性,也就是偏離了法,師父才來到人間來正法,「把偏移的一切生命、物質全部把他正過來」,而「這件事情裏邊包括著度人」。人只有在迷的狀態,在人類這樣的空間,才能修煉,返本歸真。因而我悟到,做為大法弟子,我們的修煉,我們的圓滿,都只是師父正法這一偉大壯舉(請恕人類語言的貧乏)中的小小一部份。即使你是「冒著天膽下來的」,即使你是「為了這一天等待了無數年」,即使你是「歷盡萬千艱難苦險」,我們做為一個渺小的個體生命的修煉,比起那不可想像的宏大宇宙,比起師父在這宏大宇宙中所做的正法這一壯舉,都是那麼的微不足道。

師父告訴我們,我們今天的修煉之所以偉大,是因為與師父正法這件事情聯繫起來了,不是過去孤立的個體修煉,而且是在宇宙的大法中熔煉。這樣的機緣萬古都沒有出現過,更何況我們還有慈悲的師父時時刻刻的看護,指點。我們除了抓緊實修,不斷去掉執著心外,怎樣做才是符合大法在現階段對我們的要求,才能真正體現我們的修煉與師父正法聯繫在一起的偉大意義所在呢?

如今法正人間,去年4.25之後,特別是7.22以來,隨著中國政府對法輪大法大規模的無理鎮壓,使得全中國乃至全世界許許多多的人知道了法輪大法的存在,這也許正是偉大的佛法利用宇宙中負的生命將要起的作用,而在人類這層空間以這種方式拉開了正法的序幕。與此同時,大法弟子們經過了前後七年的修煉,修得怎樣,也要有個檢驗。「當然,難、矛盾來之前不會告訴你的,都告訴你了,你還修煉甚麼?它也不起作用了。它往往突然間出現,才能考驗人的心性,才能使人的心性得到真正的提高,看能不能夠守住心性,這才能看得出來,所以矛盾來了不是偶然存在的。」(《轉法輪》132頁)

這一場突然而至的空前大考驗,使得每一個修煉者都真正地在大法中擺放著自己的位置,突破著很多人的觀念的障礙,整體上得到全面的昇華。這樣看來,任何一件事情,都存在著兩面性,有壞的一面,同時也存在好的一面。我經常想起師父在《轉法輪》中關於一舉四得法理的闡述,還有師父在經文《佛性與魔性》中關於相生相剋法理的闡述。其實,無論常人社會的表現形式是怎樣的,這也只是宇宙中從微觀至宏觀存在著的兩種不同性質的物質在這一層法中的存在形式,表現狀態,甚麼也不能獨立於大法之外,因而,佛法是絕不會被他所開創的、宇宙中的一切所破壞。但是,常人社會的一切表象,包括必定要跳出來的魔對大法的表現形式上的直接破壞,也都是偉大佛法在不斷鎮邪、滅亂、圓融過程中的玄妙和有序的安排。所以,站在更高的層次上看,對目前的形勢也就沒有甚麼不理解,一切都有它存在的必然性,合理性。「我們確實看到有魔在干擾,不讓你煉功,這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不是無緣無故的,無緣無故的也不允許它這樣。」(《轉法輪》195頁)大法在造就著一切,在衡量著一切,在制約著一切。偉大的正法進程已經進入人類這一層的空間。「主佛的慈悲是洪大的,已經把佛法留給了人,宇宙將再給人一次機會,讓偉大的佛法把宇宙的真正現實再現人間,蕩盡一切污垢與愚見,用人類的語言再造輝煌。」(《再造人類》)

我們知道,師父正法,是將宇宙中各層空間偏離了宇宙特性的一切生命、物質正過來,回到符合宇宙大法對不同層次的要求上來。那麼,對人類這一層空間來說,也同樣必須使人類的道德水準提高到符合「真、善、忍」對人的要求上來,返回到人類的本性上去,使人真正按照人應該具有的行為準則在這層空間生存。我理解只有做到這一點,人間這層的法才算正過來。那麼,在這個過程中,這個空間中的一切物質、生命也將與宇宙上面各層空間中的生命一樣,在大法中重新被安排他們的位置,正像師父所說,「在正法中有提高的,有下降的,毀滅的,無論是神或是人及鬼都將重新擺放從生存至全滅不同境界的每一位置。」

我個人體會,正人間這層法是有相當難度的,第一,人類是處於迷中,看不到另外空間的一切,更感受不到佛法的真實存在,所以內心並沒有返本歸真的願望,而這層迷又不能破;第二,現在的人類道德敗壞到非常可怕的程度,人已經忘記了做人的準則,整體處於道德崩潰的邊緣,連神都不把人當人看了,要想讓這樣的人類止跌回升,而又不能依靠外在的因素,絕非易事;第三,宇宙中各層空間敗壞了的物質、生命逃到人類這層空間來的以及人類自身造下的業力帶來的干擾和破壞,都在極大地阻礙著正法這件事情。而這一切的改變,關鍵必須得人心的真正改變,道德的真正回升。師父用一個比喻講過這樣的道理:以前的「蘋果」爛了,不能留下來污染整個宇宙,只能扔掉。而今天正法,是要將一個「爛蘋果」用大法本身的威力,去將它變成「好蘋果」,把它保留下來,才能在整個正過來的宇宙中存在。將要保留下來的人,必須符合新宇宙對他的要求,也就是他的道德水準必須提高上來。只有人類這層法也正過來了,宇宙的法才算整體正過來,師父正法這一壯舉才能完成,我們的修煉才會結束。

師父說:「你們得到了法,還有沒得到法的人哪。其實我告訴大家,今天人類社會的人沒有一個是應該當人的人。」(《在北美法會上講法》)師父在去年幾次海外講法中也講過,將來會有更多更多的人在大法中修煉(但他們與我們的修煉還不同),還會有大批人得度。也許今天我們向世人的廣泛弘法,不但使善良的人可以保留下來,同時也種下了他們日後修煉的機緣,為他們準備了未來被度的條件,將成就未來宇宙各個空間中的不同生命。也就是說,在人間進一步全面弘法在目前是至關重要的,這也充份體現了佛的慈悲和佛法的偉大。

就目前而言,法輪大法在人類社會已經得到廣泛弘傳,雖然在一個國家受到了大面積的表面形式上的干擾、破壞,卻使得世人因此而知道有法輪大法的存在。但是讓人們進一步了解大法的內涵,了解大法對常人這一層次的要求標準,特別是各種錯誤的報導使人們對大法產生的錯誤認識的根本轉變,這對於正人間這層法是非常重要的。應該得法的,應該知道法理的,被矇蔽著,被迷惑著,被動地接受一些錯誤的引導,對這些生命也是不公平的。那麼這件事由誰來做呢?由師父來做嗎?師父為我們為眾生做得太多太多了,而且那主要都體現在另外的空間,在這個空間,師父給了我們這麼大的法,已經將佛法留給了人。由另外空間的佛道神來做嗎?也不可以。唯有靠我們這些「得法已在先」的大法弟子們,在大法中修煉的人來做。我們知道了自己所在層次及以下各層次的法理,修煉者的要求標準是高於常人的,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可以用人類的語言將人類這一層的法理告訴世人,圓融常人這一層的法,「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大法弟子千千萬萬,每個人都從自我做起,這不正是我們的修煉與師父正法這件事情聯繫在一起了嗎?

師父早在《證實》經文就告訴我們:「做為一名修煉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條件,弘揚大法,證實大法是正確的,是真正的科學而不是說教與唯心,是每一位修煉者為己任的。沒有這洪大的佛法就沒有一切,包括宇宙最宏觀到最微觀,以至常人社會的一切知識。」其實在幾年的修煉實踐中,弟子們一直都在遵照師父的要求去做弘法的事。今天,在法正人間的歷史時刻,向全人類全面弘法又具有了特殊的意義和新的內涵。讓世人知道宇宙中是有法存在的,宇宙中的法理在制約著人類社會的一切,每一個人與宇宙大法都是聯繫在一起的,做為人唯有重德,修德,才能有福報,才能有人類想要祈求的一切幸福,才能使人類道德提高上來,才能帶來人類社會真正的光明未來這些法理。如果人能從內心明白和接受這些,他必將成為一個好人,新的宇宙必定在等著他。我個人理解,這也就是佛慈悲眾生,普度眾生的含義吧。

去年七月以來,大法弟子前赴後繼上訪、上書中國政府,以自己的親身實踐證實大法,為大法進言。雖然面對警察、監獄,各種痛苦、磨難,他們毫不畏懼,以大善大忍之心寫下了一個個可歌可泣的動人故事。許多公安,許多政府工作人員、普通群眾,甚至是監獄裏的囚犯因他們無私的弘法,護法行為而內心受到震撼,觀念得以轉變,不僅知道修煉者是好人,更明白自己也必須做好人的道理。在現在的形勢下,最難弘法的這些人群,我們大法弟子都做到了,其餘的還有甚麼顧慮和擔心的?要知道,很多人的內心深處都保留著善念,只是迷失了,被後天觀念矇蔽了,隨波逐流了。我想,我們應該將弘法的面鋪開,不是只侷限在政府部門、公安機關、監獄拘留所,而要讓更多世人知道真相,知道他們應該知道的法理,從而扭轉人的不好的觀念。

在現今這種嚴酷的形勢下,常人的思想被錯誤的東西左右著形成那個負的物質環境中的一部份。我們做為一個堅定實修的大法弟子,能夠利用一切有利的條件,堂堂正正地從完全為了他人的角度,用善心向熟悉的、陌生的人證實大法,弘揚大法,扭轉人們的錯誤認識,用大法的威力打動常人那顆迷於名、利、情中的心,用法理激起人們內心深處善心的共鳴,很好地圓融常人這層法。例如,春節假期在即,我們就可以利用親朋好友難得的相聚時刻,在自己的周圍開始廣泛弘法,讓人明白,這個社會中的每個人與大法都是息息相關的。同時自己必須做得最好,最正,在常人中做到符合正過來的這層理的常人中的表率。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狀態,而又不站在常人的基點上。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必須先走出自己的各種怕心、私心,在常人各種複雜的環境中,在敗壞了的各種道德觀念干擾下,堅持遇到任何事情都做到以法為師,向內找,不斷去掉自己的各種常人的執著,這也正是自己的修煉。

在海外,除堅持集體學法、煉功外,可以利用各種形式展開弘法。網上幾個月來登載了大量的文章,從科學角度、修煉實踐等各方面證實大法,這些都是弘法很好的資料。美國弟子向市民徵集簽名,這也是一種弘法的形式。我想,這樣做只有一個目的:弘法。我們在做這些事的時候,不能抱任何有為之心,不是在求得同情、理解、和支持。因為這個大法是屬於全宇宙眾生的,包括了這層空間的所有人,我們只是先得了法、明白一些法理的一群人,要給別人一個接觸大法的機會。

以上僅是我個人的一點體悟,有不當之處,請各位同修一定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