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


【明慧網2000年1月29日】數天前,在大法網頁上出現了兩條簡短的消息,北京和廣州有兩個學員被迫害致死。這讓我想起了4.25中南海事件的主要起因:天津學員被抓被打,還有老師其後寫的兩篇經文《安定》和《位置》。大家都知道那是給我們放下生死的好機會,是與人決裂,邁向圓滿的關鍵的一步。而今天呢?居然有學員付出了生命,這難道不是他們用生命給我們大家創造了這樣的機會嗎?我個人認為,師父把法講明了因而難也就大,所以才會出現這半年多來的種種磨難,在這個真正的修煉環境中,我們「堅修大法心不動 提高層次是根本」(《見真性》),一次次的放下私心,與人決裂。從最初的明確表態,到放下名、利、情站出來維護大法,以上訪等各種人的行為圓融大法,再到完全放下自我,純純淨淨的站出來,有學員講得好:「只因和正法聯繫在一起,生命才有了意義」,現在有學員付出了生命,這是怎樣的境界啊?除了他們個人修煉的進程及因緣關係之外,對於我們這些看到聽到這件事的人又意味著甚麼呢?

師父講過:大法可正乾坤,當然就有其鎮邪、滅亂、圓融、不敗之法力。其實常人怎麼能破壞得了法呢?我悟到:在這漫長的宇宙歷史當中,是師父給了我們這樣一個機會來成就我們的圓滿,不管我們達到了怎樣的境界,最後圓滿的不是我們自己嗎?只是我們的修煉與正法這件事聯繫在一起,才顯得更加殊勝、偉大,因為我們能用大法給真正的人開創的行為來圓融大法。回顧這半年來的風風雨雨,師父是多麼的慈悲啊?利用著邪魔的本身而給了我們無數次的機會,做錯了可以改,師父允許「慢慢」提高,同時,師父也是很嚴格的,因為我們將是這個新的宇宙中第一批修煉上去的佛、道、神,不達到24K金般的純淨,能跟師父回家嗎?

其實,人類社會和天上是反過來的。當它們把大法說成是XX的時候,在另外空間他們不就真正地把自己擺在了邪惡的位置上了嗎?當它們審判這些好人時,而上邊又何嘗不是在審判著它們呢?如今,更有學員付出了生命,這種種加起來也不能觸動到我們的心,那還有甚麼能呢?試想這些瘋狂的舊勢力還能幹出些甚麼呢?宇宙的運動是有規律的。

不久前我們見到了師父的近照。師父說,其實,我一再教人做人要以真、善、忍為準則,我自然也要做一個表帥。現在師父已從形式上都捨盡了一切,而我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