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99法會:甚麼都沒有維護大法重要

【明慧網2000年1月11日】我是黑龍江省雞東縣的的大法學員。

7.22事件以後我3次來到北京,第一次來北京我沒有甚麼思想負擔,認為到北京之後像4.25事件一樣到中南海或到天安門廣場一坐就完事了。當時想到政府可能會向6.4事件一樣動用武力鎮壓、所以我抱著為大法獻身的精神,背著《洪吟》中的「無存」:「生無所求,死不惜留;蕩盡妄念,佛不難修」來到了北京。

可是來到北京後不像我想像的那麼簡單,天天在廣場上轉,也沒有甚麼行動,一直到7月末被抓。抓回去之後被處以刑事拘留,8天後家裏交了兩千伍佰元罰款,找了四個擔保人,我才被放出來。

第二次來北京有兩個目的,一個是看看北京是甚麼情況,找幾個我們當地的功友、帶回一些資料,回去做一做家裏沒有走出來的功友的工作。

第三次來北京是最難的一次,也是真正決裂人的一次。當時家裏人都不同意我來,我妹夫聽說我要走,好幾宿沒睡著覺,因為他是我的擔保人之一,其他三個擔保人都是他找的,我一走他們會受到牽連。所以他們誰也不讓我去,說:在家修不一樣嗎?你已經去了兩次北京了,心到佛知嘛;還說胳膊擰不過大腿,你不是拿著雞蛋往石頭上撞嗎?我回答說:「我在家能呆下去嗎?一看電視就是批判法輪功的節目,一看報紙就是批判法輪功的文章,無中生有,顛倒黑白。在這種一面倒的形式下,在這種‘正邪不分謗天法’的情況下。做為一名大法弟子,能安心在家呆下去嗎?師父大慈大悲,為度我們吃了無數的苦,為我們調整身體,消掉了那麼多的業力,把我們從地獄中撈起,再把我們洗淨,使我們從一個沒有道德、滿身業力的人,成為一個道德高尚、身體純淨的人,再給我們身體下上金光閃閃的法輪。給我們演化功直到我圓滿。使我們懂得甚麼是人生真諦、宇宙真理。而今師父被通緝、被世人罵、很多弟子被關押,修煉的環境被破壞,我能在家呆下去嗎?去了兩次北京就算是護法了嗎?我一定再去北京,而且法不正過來決不回家。我們是這層空間真正的護法神。」

家人一看我這麼堅定,知道拉不住我也就不說甚麼了。我在家洗最後一次澡時,我母親給我搓背流著眼淚說:不知還能不能給我兒子搓澡了。此時我的心也在暗暗流淚。9月9日我告別母親那含淚的目光、父親那呆滯的眼睛、妹夫那大難臨頭的神態。我心裏流著血,踏上了開往北京的列車。真是「恒心舉足萬斤腿,忍苦精進去執著;」

來到北京不像前兩次那麼茫然了,先是靜下心來學了一段時間法,這段時間學法在法上提高得特別快,這也許是狀態不一樣的原因吧。這時我深刻認識到護法和修煉是分不開的,也就是說護法就是修煉。我又悟到我這次來到北京的本身就是護法,為甚麼這麼說哪?因為就我一個人來到北京就牽動了很多人的心,縣長聽說我又來到北京給嚇壞了,公安局長也害怕了,並且派了五六個人來北京找我,他們越害怕就越說明我來北京是對的。我在北京經常有當地的功友找我交流,這對互相提高很有好處,對北京當地沒走出來的學員影響很大,後來在當地學員和外地學員的配合下,開了幾次比較大的交流會,都是六、七十人的法會,對學員們的提高起了很大的作用。在10月19日我在北京學員家再次被抓。因為我發過願,法不正過來不回去,所以當時我沒說出我的真實姓名、地址。後來當地公安局提審我多次,並且打了我。我也沒說出我的真實姓名、地址。他們一看我怎麼也不說,就對我說:你看別人都說了,都被當地公安接走了。沒人接你,我們就不能放你,那你怎麼辦哪,你不能在這呆一輩子吧。我當時心想:我說出真實姓名、地址也好不了,肯定不會放我出去的。在哪兒都是坐牢,我何不在北京哪。而且這個監獄,伙食還不錯。一頓兩個大饅頭,菜也比我們那邊好多了。警察告訴我有一個辦法能出去,而且誰都歡迎我:就是說我不再煉功了,並且上電視做反面教材。我一聽當時就說:「那是不可能的,我寧可把牢底坐穿也不會那麼做的。」11月3日那天也就是我坐牢滿15天那天,管教喊今天都誰到期了,有兩個到期的都報了自己的名字,我沒有吱聲。後來管教喊我的別名、我趕緊喊「到」,管教在外面罵上了:煉功煉傻了,到期了都不知道。當時把我樂得夠嗆。就這樣我順利的過了這一關,奇蹟般地走出了監獄。

出獄後,所過的關、吃的苦比在獄裏還大,我和家裏的功友聯繫了解了家裏的情況,家裏簡直翻天覆地了,公安局發現我走以後,幾天去一次我家要人,又要抄家,又要抓人。家裏的空氣非常緊張,我兒子嚇得跑到姥姥家至今未回,父親給嚇病了,給我擔保的幾個人都被處以2000-5000元罰款,我聽了這個消息後心裏壓力很大。前幾天又聽到一個壞消息,我妹夫由於給我擔保被罰了兩千元之後,又被抓起來了。我父親看到兒子被通緝、姑爺被抓,他老人家承受不了這一切,就在前幾天過早的離開了人世。功友也不理解我,問我你坑了那麼多人,你打算怎麼辦?我當時心情非常痛苦,沒有回答他的問話。我放下電話,坐下來就這麼呆呆的坐了很長時間,我當時真想放聲痛哭一場把內心的壓抑都吐出來,我一個人來到北京護法,卻給那麼多人帶來了災難,我們不是修善嗎?做事先考慮別人嗎?有一個鄉長就是因為給我擔保,現在被停職反省成了打掃衛生的了,是我錯了嗎?不!我絕對沒有錯,一切都是法開創的,沒有法就沒有一切,甚麼都沒有維護大法重要。

從另一個角度上講,善在不同的層次中有不同的表現形式,大覺者們看人的生命當人不是目的,是返本歸真的。人吃的苦越多越好。抓緊還債,將來有好的去處。一人煉功,周圍的人是要受益的,那麼對一個生命真正的善、真正的負責,就要對他們的未來、生命的永遠負責,為了永恆美好的未來,現在吃一點苦,遭一些罪,那是大家必須承受的,這是佛法慈悲於生命啊。再者說他們遭受痛苦時不也是對我的考驗嗎,我經常把自己比做出家弟子,老師在《美國講法》時講到古代的出家人,父母到寺院看他,他都不認他父母了嗎?老師在《轉法輪》裏也講過:「在親朋好友遭受痛苦時,你動不動心,你怎麼樣去衡量,作為一個煉功人就這麼難!」老師還說過:「我們要在這樣一種複雜的環境中去修煉,得能吃苦中之苦,同時還得有大忍之心。」我真正的體驗到了「百苦一齊降,看其如何活」的感覺了。當時我又悟到:當我在人間放棄這一切的時候,我實際上已經擁有了一切,我認為為我承受一切的親朋好友在我放下了對他們的牽掛時,他們就已經包容在我永恆生命的世界中了。

通過學法和學員們的交流,我很快的調整了自己的心態,過了這一關。今後我要隨時準備迎接更大的考驗,隨時準備用自己的生命來維護大法。在修煉這條路上勇往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