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99法會:我們無愧為大法中的精英

【明慧網2000年1月11日】我是吉林省的一名大法弟子,現在我就向大家說一下我最近經歷的一些小事。

我第一次上北京上訪是在9月3日,因為我住在延邊地區,9月3日就像我們中國過年時一樣隆重,所以母親做了一桌豐盛的晚餐。做飯時我的母親哭了,因為我那不正經幹活的弟弟一個月前被我父親趕出了家門,為此我母親覺得我弟弟沒在家而覺得難過,看到母親那樣傷心,我的心真的在顫抖,眼淚在眼圈裏直打轉,因為一向被認為聽話、孝順而視為將來養老的我明日就將不辭而別。吃飯時父親特別高興,對我說:「你弟弟不爭氣,不管他了,現在咱們房子也買了,過幾天把電話、閉路電視裝上,工作單位領導對你那麼好,好好幹,我再拼幾年,幫你把家成了,我就可以放心了。」看著父親興奮的臉龐,看著母親哭紅的雙眼,我的心直翻個,像打了五味瓶一般,不知是啥滋味,看著父親、母親,我當時就覺得以前他們的不好都沒了,現在只想多看他們幾眼,一頓飯下來,我都不知吃的是甚麼滋味。那天晚上,我沒怎麼睡覺。是的,明天我就將離開這個剛剛住了一個月的新房,看看自己房裏的一切,平時不覺得怎樣,可是一離開又覺得一切太珍貴了。第二天,我早早地起來一狠心,頭也不回地邁出了我上京的第一步。當時我都不知上北京幹甚麼去,可能是修成的一面起的作用吧。

在北京和同修在一起,餓了吃饅頭、油餅,渴了喝自來水,睏了睡大街,但不知為甚麼,就是比在家裏活得開心,心裏痛快,覺得實在。有一天下午我和同修們走散了,我左手拿著剛剛在街邊公廁內灌滿的礦泉水瓶,右手拎著幾個饅頭,臉、頭髮、身上全是灰,我也想好好洗個澡,但是身上錢太少了,吃飯還成問題呢!此時的我感到無比的孤單、委屈。天漸漸地變了,並且刮起了冷風,風吹在我的身上,我忽然覺得我應該為今天晚上睡覺的問題想一想了,在北京玉淵潭公園的河邊上,我找到了一塊石板,把從垃圾裏撿來的一幅長4米多的畫,一半鋪在石板,一半蓋在身上,倒了下來,確實覺得暖和些了,但是我怎麼也睡不著,一股無名的淒涼感從心中升起,漸漸充滿全身,剛剛升起的暖意沒了,想起在家時的情景,如果大法不被破壞,我怎能如此呢!又怎能落到這種境地呢!漸漸的,那股悲憤、孤單的感覺越來越強,再加上週圍秋天那股淒涼的景象,淚水如泉水般湧了出來,我哭了,而且哭得特別傷心,好像要把心中的一切全部發洩出來一般;但是,我又在心裏對老師說:「老師,您放心吧!我是您的真修弟子,我一定能挺過去,我知道我並不孤單,您就在我身邊陪著我。」就這樣,我眼裏含著淚水,心裏伴著對老師的承諾睡著了。

第一次被遣送回去後,我又打算第二次走出來,但是第一次出來難,是被情所困;第二次出來也難,難在經濟上。

從拘留所出來後,家裏親人對我看得特別緊,對我比以前還好,而且在經濟上嚴格控制我,並向親朋好友下話,不許借錢給我,在10月24日下午,我聽說有的功友要走,便和他們見了面,告訴他們第二天我也要和他們一起走,之後我便四處借錢,直到天黑也沒借到,想讓他們把我的路費錢帶出來,但是始終聯繫不上,我的心急壞了。「怎麼辦,我一定要去」;因為當時,我就覺得走出去是對的,不走出去我就將會一毀到底了,也沒想到是去維護大法。第二天早晨我穿上上班幹活的衣服,向我母親要了10元錢,以上班去為藉口,偷偷走向了汽車站。當時只剩下一輛8點10分開往火車站的車了,(其實有快車,需要12元錢),這趟車票價9元錢,便宜。沒辦法,我只有等8點10分的車了。上車後,我一再問司機時間是否來得及(火車是9:45分)他說來得及,但是車在路上壞了兩次,當車壞的時候,我的心急得快要跳了出來,心裏暗暗的向老師乞求:「老師您保祐、保祐我吧!快讓車開動吧!我一定要趕上火車啊!如果趕不上我寧可去死了,您就看在弟子一片誠心的份上幫幫忙吧!」車終於又開動了,但是距火車站1公里的地方,又被一列貨車拉住了,一看錶已經9點20分了,沒時間了。我打開車門,穿過已停的貨車,飛快地向火車站跑去,我也想打個三輪車,但距離太遠,需2元錢,而我只有一元錢,於是我跑了將盡一半的路程,然後用僅有的一元錢打了三輪車到達了火車站,時間是9點30分,當我衝進候車室時,我呆了:候車室內空無一人,檢完票了。我急得直跺腳,用近乎哭的語氣求檢票員允許我先上車再補票(我知道有功友在火車上),但無論我怎麼說,一句話就是不行。「去!我一定要去北京,就是走也得走去!」我站在候車室門前焦急地轉著、想著,此時已是9點38分,還剩下7分鐘了,怎麼辦呢?跳牆過去吧!這個念頭一出,我也不管甚麼後果了,拼了吧!抓住再說。於是我翻過站牆,飛快地衝向火車,在跑向火車時我想,此時如果抓住我那我也沒辦法了,我已經盡力了,可能是我的一片心打動了老師,沒有發生任何差錯,我趕在火車開動之前上了火車,找到功友補了票。就這樣,又走出艱難的第二次上京之路。

在兩次上訪的過程中我暴露和去掉了一些在家難以發現、割捨的心,並且明確了自己的基點應站在維護大法上,應該說有一些提高吧!我希望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走出來維護大法,在維護大法中純淨自己那顆心,也希望走出來的所有同修們能堅強地走下去,當你有所動搖時,你就想想以前你為沒走出來的那些大法弟子感到惋惜時的情景,不要讓他們的今天成為我們的明天啊!

我們是大法中的精英,千萬不要夭折啊!老師在看著我們呢!宇宙的眾神看著我們呢!精進吧!同修們!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