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上認識法,踏踏實實地提高


【明慧網2000年1月13日】自七月份以來,修煉環境陡變。面對一下子反過來的大氣候,一些修煉者茫然不知所措。一些人在壓力面前退縮了,有的人甚至走向反面,更多的真修者則意識到這是一個提高自己的極好的修煉環境,他們以法為師,以修煉人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忍苦精進,在踏踏實實地提高。在這一段修煉過程中,如何能真正地在法上認識法,以法為師去修自己並使自己真正融於法中,我認為這是使修煉者能真正堅修大法並不斷提高自己的關鍵。對此,我想談一下自己的些微體會。

一. 真正地「以法為師」,排除干擾

自7月22日以來,傳假經文、小道不實消息的現象屢見不鮮,弄得人心浮動,不能安心修煉。據我知道,在7﹒21事件的當天就不斷地有假經文在學員中傳,之後,網上又出現了類似的文章,使人真假難辨。我覺得我們之所以在突然間出現魔難時感到茫然,主要是沒有真正地「以法為師」,沒有用修煉人的眼光在法上認識這一魔難,而是站在常人的基點上以人的觀念去認識和對待;或者抱著有求之心,希望師父能在具體問題上進行指點,而不是自己去修、去悟,這是假經文能夠有「市場」的重要原因之一。

師父在講法中說:「具體問題怎麼去做,那麼就用大法去衡量,你覺得怎麼做好,你就怎麼做。」「有的人提問題越提越具體,生活中的問題如果都讓我來解答,你自己還修煉甚麼呀!你要自己去修,自己去悟,我要都講出來,就沒有你修的了。」回想師父的話,我們是否做到了「以法為師」呢?包括在獄中的表態及被要求交出大法書籍時,許多學員是看輔導員或平時看起來修得不錯的學員怎麼做他就跟著做,卻沒有想一想這樣做是否符合法的要求。修煉是沒有榜樣的。

我自己悟到:每個修煉者要去的心是不一樣的,同一件事情發生在兩個人身上可能做法相同卻不一定會有同樣的結果。那麼我們怎麼才能做得更好呢?就要以法為師,按照法的要求做,找到自己真正要去的心並去掉它。

除了傳假經文之外,傳小道消息的現象也頻頻發生。師父在「顯示心理」一節中專門提到傳播小道不實消息的現象,並指出這是一種顯示心理,會往起勾學員的執著心,是應該十分注意的。可是,當時我們很多人的心比較浮躁,有的甚至認為出現了甚麼大的徵兆,或者修煉就要結束了,從而有意無意地傳一些不屬於法的東西,如甚麼天象變化呀,xxx 功能被師父打開了等等,還有的學員根據師父講法中的某句話斷章取義地理解,猜測某天要怎麼樣,要大家準備做點甚麼等等,我認為這都是有求之心的體現,並且在一定程度上給大法造成了不好的影響。因為不能以法為師就容易被常人之心所帶動,受到干擾。

有的學員做了一個夢,就以為要發生甚麼事情了,然後出去講,互相傳。有許多夢很難辨別是師父的點化還是有魔在干擾,有的夢也許只是對該學員個人的點化,不能當作有普遍性的東西去傳。一旦傳開會帶動許多人的心,甚至加重亂法的因素,這是我們應該修口的地方。師父在「自心生魔」一節中講:「還有一些人自己意識上老受外來信息干擾,外來信息告訴他甚麼,他就相信甚麼」 。在經文中也提到「……其人魔性的一面也會起干擾破壞作用,看到的就會隨心而化」。所以,不管出現甚麼情況,看到甚麼,聽到甚麼,都要以法為師,遵照大法去做,這樣才能排除干擾,以真正修煉者的眼光看待發生的一切,使自己的行為不偏離法,不給大法造成任何不好的影響。

二.真正以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守住心性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不管出現甚麼情況,一定要把握住心性,只有遵照大法做才是真正正確的」。每一個修煉者在修煉過程中應該時時刻刻記住自己是一個修煉人,真正以修煉人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守住心性。因為儘管我們個人微不足道,但我們在宇宙的大法中修煉,而且師父還告訴我們,我們的修煉是和正法聯繫在一起的。那麼,我們的一言一行就不僅僅代表著我們個人,還代表著「法輪大法」的形像和聲譽。在不了解、不理解甚至攻擊我們的人面前,我們如何去做,就十分重要了。如果我們做好了,別人會說大法好;如果我們做得不好,就會給大法帶來不好的影響甚至使大法蒙受損失。每一個真修者都不願意給大法抹黑,那麼就應該以法為師,做得更好。對此,具體如何做,我有兩點體會:

第一,有問題向內找。

師父告訴我們:「有問題向內找,這是大法弟子與常人的根本區別」。在新加坡講法中師父講到:「我們的法在常人社會中傳,所遭受那些不了解我們的人和部門隨便地攻擊,或者是對我們隨便下一些個定義,或者是對我們採取一些個很不像樣的手段,我想這些問題我們自己也要從自己的一方面來看一看。為甚麼會出現這樣的事情,是不是我們自己或者是我們的輔導站,煉功點,或者是我們某些學員做得不夠呢?我們遇到任何事情都能夠在我們自己這方面衡量一下,我說這個人真了不起,在圓滿的這條路上就沒有任何障礙能擋住你。我們往往碰到任何事情的時候都是在向外看,你為甚麼這樣對我?心裏頭有一種不公的感覺,不去想自己,這就是所有生命的一個最大的、致命的障礙。過去一些人講修煉不上來,怎麼能修煉上來呢?因為這是一個最大的障礙,誰都不願意去在矛盾中看自己,覺得自己遭受痛苦了、遭受不幸了還要找找自己,看看自己哪裏做得不對,真的很難做到的。如果誰能做到,我說在這條路上,在修煉的這條路上,在你生命的永遠,都沒有甚麼能擋住你,真是這樣。」

我們的法在常人社會中傳,所遭受那些不了解我們的人和部門隨便的攻擊,或者是對我們隨便下一些個定義,或者是對我們採取一些個很不像樣的手段,我想這些問題我們自己也要從自己的一方面來看一看。為甚麼會出現這樣的事情,是不是我們自己或者是我們的輔導站,煉功點,或者是我們某些學員做得不夠呢?我們遇到任何事情都能夠在我們自己這方面衡量一下,我說這個人真了不起,在圓滿的這條路上就沒有任何障礙能擋住你。我們往往碰到任何事情的時候都是在向外看,你為甚麼這樣對我?心裏頭有一種不公的感覺,不去想自己,這是所有生命的一個最大的、致命的障礙。過去一些人講修煉不上來,怎麼能修煉上來呢?因為這是一個最大的障礙,誰都不願意去在矛盾中看自己,覺得自己遭受痛苦了、遭受不幸了還要找自己,看看自己哪裏做得不對,真的很難做到的。如果誰能做到,我說在這條路上,在修煉的這條路上,在你生命的永遠,都沒有甚麼能擋住你,真是這樣。」

我發現,我們很多時候並不能向內找,真正直面自己的那顆心並去掉它,而是找別人的不是。近一段時間以來,常聽到一些學員談到政府對我們如何如何不公,還有的學員在過關當中對單位及領導的做法和態度產生抵觸情緒,說他們如何如何,卻很少去想自己哪裏做得不好,自己還有哪些執著心沒有放下。另外,對於政府的做法,儘管對我們不公,但是我們站在修煉人的角度上想一想,他們是不是能讓我們發現自己有做得不好或者不夠好的地方呢?是不是給我們提供了一個更利於提高的修煉環境呢?而且師父說:「別人可以對我們不好,我們不能對別人不好,我們不能把人當成敵人。」特別是在給政府及領導人的信中寫道:如果我們有做得不對的地方,請對我講,我們可以改。這是怎樣的胸襟與氣度!相比之下,我們是不是事事處處都按師父的要求向內找了呢?如果我們也以同樣的心、同樣的方式去對待他們,那我們和常人又有甚麼區別呢?

第二,去掉有求之心,真正從內心改變自己

師父在經文中講:「表面的改變那是給別人看的,你能不能得度是自心的改變與昇華,那裏不變就提高不了,甚麼也得不到。」在修煉過程中,我們每個修煉者無論做任何事,都要用法來衡量,而且一定要和自己的修煉與提高結合起來,不能盲從別人抱著有求之心有為地做一些事情,或者認為只要這樣做了,就表明我在提高,只要這樣做了,我就過關了。而這種表面上的轟轟烈烈很可能只是一種形式,其內心深處並沒有真正地改變和昇華。比如,有個別學員以前不但表態要堅修大法,而且也去上訪了,甚至絕食過,但最後卻走向了反面。根據他的「自述」,我們看到了他從來沒有真正明確為甚麼修煉,為誰修煉,更沒有從理性上真正認識大法,只是用人的情去對待修煉中所發生的一切,並抱著有求之心去做自己認為十分神聖的事情,而自己內心深處最本質的東西並沒有真正發生改變,那麼他所做的一切只能是給別人看的。然而修煉是非常嚴肅的,我們的修煉並不是給別人看的,而是要使自己真正地在法中得到昇華和提高。師父說,修煉中加上任何人的東西都是極其危險的。如果沒有真正從理性上認識大法,從內心深處實實在在地改變自己,那麼當魔難來時很難固守其念,從而掉下去甚至走向反面。

師父講過:「能在法上認識法的弟子是在走向圓滿,執著於常人對大法的感情是橫在前進路上的一座山。」通過這一段時間的修煉,我更加深刻地體會到了這句話的內涵。修煉的確是嚴肅的,而且比常人中任何事情都要難一些,所以對我們每一個修煉者的要求也就要更高一些。我們只有真正在理性上認識大法,並時刻以法為師嚴格要求自己,才能踏踏實實地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