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說說大部份大法弟子的修煉狀態

——從師父經文《醒醒》及其他中悟到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九月三日】師父在經文《醒醒》中第一段就講:「大部份大法弟子將隨師法正人間。」[1]我第一遍看到時,就是一頭霧水,有點茫然。再看,漸漸地看明白一點了,是我們「大部份大法弟子」在修煉中「出問題了」,但是原因在哪?有多麼嚴重,我心裏還不明朗。

隨著磕磕絆絆的實修過程,最近這三個月來,才真正的開始明白了師父的這句話的一些內涵,深感修煉的嚴肅與大法師父的浩瀚慈悲。

如果有同修在修煉中出了點問題,被我看到了,是不是應該給同修指出來呢?我們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當然是應該善意的指出了。但現在是大部份的大法弟子在修煉中出了「問題」,而我又在學法中對此事有了清醒的認識,那我應不應該說出來呢?既然師父讓我在法中對此事有了正悟,那我就不得不說出來了。

Advertisement

以下是在我目前所在境界中的部份認識,如有不當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一、自己真在修煉中成熟為新宇宙正覺了嗎?

師父說:「假如說哪天真的結束了這件事情,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圓滿歸位」[2]。而且,修煉圓滿的大法弟子有可能是以「白日飛升」[3]的壯觀景象展現在眾生面前。如果有修不圓滿的,那就修到哪算哪了,那這個修煉人在他高層的一切,可能會因他沒有修圓滿而將要全部毀滅。那現在,這一切師父又給改變了,這是為甚麼呢?師父也不做任何的「解釋」。

當我這幾個月來逐漸的明白了這件事時,真是「痛心」的很。師父說:「從整體情況看,大法弟子在成熟中走向圓滿已經不成問題了。目前要做的最大的事情就是如何的救度更多的世人!救度眾生!這就變成了大法弟子一件很大的事情。」[4]

師父在許多地方的講法中都在說我們大法弟子「成熟」了的話,以正面鼓勵大法弟子們的修煉,也一再講要多救人。那我們大法弟子們做的怎麼樣哪?看看現在的結果:二十多年了,世人沒有救下一半,在許多地區的大法弟子受迫害還很嚴重,在與我相鄰的一個城市,這些年來那裏的同修很多已經被「簽字、三書」的好幾回了,每次都是一份「嚴正聲明」了事,這樣的「修煉」一直持續到現在,這算怎麼「修」呢?在我本地也是,在去年大部份的同修都被邪惡「簽字」了,又是一堆「嚴正聲明」。我想這事明慧網的同修是了解的,每週「嚴正聲明」的數量在那兒擺著哪。此外還有不少在大陸從未走出來的,找理由到海外過「幸福」日子的。在「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環境中,為私為我而「理直氣壯」的,等等。

我們大法弟子們真的都成熟了嗎?師父在講法中從不說我們大法弟子不行,都是在正面鼓勵我們越來越成熟。可是我們大部份的大法弟子真的是這樣嗎?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在「正法結束」時,我們大法弟子就應該是一個大圓滿,眾多的大法弟子們會圓滿歸位,有可能是「白日飛升」的壯觀景象。可是在去年十一月師父在《醒醒》經文中開頭的一段那句話,改變了這一切!由此說明:我們大法弟子們的修煉,並沒有達到師父所要的結果!

我在目前層次中悟到:師父在講法時,都是在說我們大法弟子們「越來越成熟」[5],那是在正面鼓勵,在引導我們修的更好。可是,我們眾多大法弟子就是不明白師父講的法。該怎麼做,師父在講法中都已經說出來了,我們只要是按照大法去做就行了,可是我們眾多的大法弟子們就是「看不懂」師父講的法,都學了多少遍了,關鍵的地方還是「看不懂」,只是在看法中的文字而已(我以前也是這樣)。

我從法中認識到:我們眾多的大法弟子都沒有達到師父所期望的標準,師父心急,可是沒用啊!!!修煉得靠每個人發自內心的改變自己,不能靠外力。法已經都講出來了,就看我們大法弟子們做了,師父要是再講出法告訴我們怎麼去做,那就不是修了,那還是正法嗎?師父是用無量的慈悲再一次救贖我們大法弟子!讓我們眾多的(不夠格)大法弟子們隨師法正人間,這樣還有可修之處,不至於到最後回不去(這是我在實修中所悟,同修們請自鑑)。

二、「大部份」的大法弟子都不夠格,原因在哪?

既然我們大法弟子在修煉中出了問題,那原因在哪?在這幾個月來,我逐漸的認識到這個「原因」,這是從我們大陸同修的實際修煉狀態中所認識到的。師父讓我們「做好三件事」,我們都做好了嗎?學法煉功就不用說了,形式上幾乎都做的很好。向內找、遇事把自己當修煉人,提高心性,出去講真相救人,這些基本功就大打折扣了。到現在也沒有救了一半人,退黨這麼多年才退了四億。雖然大家都在每天四個整點發正念,二十多年過去了,也沒做到「五分鐘邪惡就在三界之內永遠不再存在了」[6]。而且,現在還有許多地區的迫害還很嚴重,直到現在,邪惡還是很猖獗,不但迫害大法弟子,還為禍眾生,使眾多的眾生不能得救!

表面看,一是邪惡的迫害導致很多大法弟子因怕心等執著心嚴重,因而不能走出去講真相救人;二是沒有被滅掉的邪惡在抑制著眾生,致使眾生不能得救。然而,這都是眾多的大法弟子自己造成的結果。就是說:師父所賦予我們大法弟子的責任(發正念向內清理自己、向外消滅邪惡)沒有完成好。

沒有完成好自己的這份責任的同修,可以回過頭看看明慧小冊子《重視發正念》(大概是二零一零年)中列舉的發正念好的同修,就看到自己的差距了。如果那時我們大部份大法弟子都能看懂發正念的重要性,而不是到現在還處處辯解不讓人說、習慣性的找理由把自己當常人,那可能現在正法早就已經結束了,眾生也都被救下來了。

三、為甚麼在中國大陸有許多地方迫害還比較「猖獗」?

其實,這個問題也是前面所述的原因造成的,是大法弟子沒有發好正念。怎樣才能發好正念?這也與我們大法弟子們在心性提高方面有直接關係。

就說我自己吧,在這幾年來,本地迫害不斷,特別是去年非常的邪惡,我也有很重的怕心,怕邪惡上門來我該怎麼辦、怕邪惡騷擾我的家人,造成不良影響、怕經濟上受損失、怕自己再被邪惡綁架去遭迫害等等。每日裏,頭腦中總是不斷的有被迫害、被綁架等等的不正的念頭干擾,發正念時也時常靜不下來。鄰家有狗叫,我也心驚,是不是有邪惡來了?聽到遠處的警車叫聲我也心裏害怕,擔心有邪惡來如何如何,到時我應該如何如何對付(用人的方法)。看到周圍有很多同修被邪惡強制的按了手印,心裏更是忐忑不安。雖然知道這些都是不正的念頭,卻總是揮之不去。

後來我認識到,我這不是在「求」嗎?我是在「求迫害」呀!那樣的話,師父怎麼能幫我呢?還有那些已經被迫害了的同修,也都是這樣!是自己在「求迫害」而不自知。我還認識到,放不下的各種名、利、情和一切為私為我之心,這都是可能會被邪惡鑽空子的理由。那為甚麼不肯放下、不肯嚴肅對待呢?

這裏舉兩個例子:明慧網有一篇交流文章(時間記不清了),是說一個老同修,修的很好,在她那裏邪惡的迫害已經很猖獗了,有一些同修被迫害到了,也有人告訴她誰誰把她「出賣」了等等,她只是一句「與我沒關係」,她該做啥就做啥,心裏頭根本就沒有被迫害的念頭,結果是她周圍有一些同修被迫害了,她卻啥事也沒有。

再一例,明慧網幾次報導過周向陽的事,這裏不是說周向陽同修修的不好,在這麼多年的魔難中能堅定的修到今天,真是不容易。如果有他附近的同修能看到此文,請轉告他:師父《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中關於發正念的講法,幫助他一起發正念,可能會發生另一番景象。從明慧網上看到有那麼多的同修在遭受迫害,無論是外在的邪惡迫害、還是自身上的病業假相,都是一樣的,都是舊勢力在作祟,真的是心裏很不是滋味。

結語

正法結束的時間已經很有限了,我們這大部份大法弟子們要想在非常有限的時間裏來完成這份責任,那真的要下苦功了。就像是我們承包一個工程,而工程是有工期的,有時間定數的。可是我們疏於工作,沒把幹好這個工程放在心上,結果是現在快到工期結束的時間了,我們才幹了一半、或是不足一半,甚至幾乎沒幹,那麼按正常的工作量,截止日期前是絕對不能完成了。那怎麼辦?除了將截止日期推遲,就只有去「加班、加點」來幹了,那在工時上就得多付出,就得多幹。現在要放下人心,加倍努力的去做,才能減少最後的損失。

我們來在這世上,不就是為了在這宇宙歷史的最後時刻能跟隨師父在人間正法,完成我們下世來的宏願嗎?!

一點心得,交流出來,與同修們共勉!有不足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醒醒》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美國佛羅里達法會講法〉

【編註﹕本文代表作者當前修煉狀態中的個人認識,謹與同修切磋,「比學比修」。】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