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曾被非法判刑一年十個月 湖南懷化黃遠橋屢遭騷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九月三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南報導)黃遠橋,女,六十六歲,家住湖南省懷化市鶴城區。二零二二年八月二十九日八時許,黃遠橋家的電閘被關閉,當時她不在家,她的兒子為了看明究竟,開門去檢查。一打開門,立即就被人推回了家中。

來人大約有六人,沒有人穿警服,沒有執法記錄儀,僅有一男一女拿著手機在錄像,說是「警察執法」。其中兩人亮過類似警察的證件,其餘人員未出示。說是警察執法,具體執的甚麼法?為甚麼來家裏?來家裏要幹甚麼?這伙警察都沒有說明。

進門後,這些警察就像是在找尋甚麼。黃遠橋的兒子一再追問他們執法依據,一開始,他們只是說「請你配合一下」,她的兒子追問再三後,一個警察才說有法律依據,遂將文件袋中的文件拿出來,準備填寫(袋內全是傳喚證、搜查證之類的文書,蓋好了公章,但都還沒填寫的)。

黃遠橋的兒子並不認同這種違法行為,過程中,一直叫他們出去,並打電話舉報、報警,也幾次拿出手機來,要錄像監督,但來的警察一直在躲避和阻攔。

本來,一個警察拿出筆準備填寫表格,寫了兩筆,索性就放棄填寫了,把文件放回了文件袋。再後來,這伙警察就找藉口把黃遠橋兒子的手機搶了過去。家裏的兩個孩子都被這突如其來的景象嚇住了。

這幫警察在家裏翻看了一陣後,似乎沒找到甚麼,就把手機退還給了黃遠橋的兒子,並離開了。

當日九時許,黃遠橋回到小區,被躲在門衛室內的便衣強行帶走。便衣通知她兒子說是因傳播「×教」資料(註﹕中共是真正的邪教),把黃遠橋帶到新園派出所去了。

在派出所中,黃遠橋被警察問及一封信是否是她發的,類似問題在八月十二日她被帶到廣場派出所時,也被問過。

二零二二年八月二十九日十六時許,黃遠橋離開派出所,回到了家中。

二零二二年八月二十九日當日,懷化市鶴城區除了黃遠橋遭綁架騷擾,另外,還有法輪功學員唐清英、鐘聯聰、薛寶玉、陳全英、尹秋陽、肖桂英、吳芳名等遭綁架,他們或在家中,或在路上,被非法帶走的。目前,鐘聯聰被非法關押到看守所,其他法輪功學員均已回家。當天的行為是懷化市鶴城區警察統一騷擾行動。

此前三次敲門騷擾

二零二二年早些時候,黃遠橋也遇到了三次被片警、社區人員和六一零人員敲門,說是要聊聊。

第一次敲門,是在幾個月前的一天下午,片警黃莉(女)帶人來黃遠橋家敲門,說是「關心」一下黃遠橋,想進門聊聊。黃遠橋拒絕開門。

第二次敲門,是在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八日,自稱是社區的人敲門,說是來「關心」黃遠橋,希望見面聊聊。黃遠橋拒絕開門,來人則說:如果不放心進家裏聊,也可以到樓下聊。隨後,黃遠橋和他們在樓下進行了交談。

一開始,來的是一男一女,女的說自己姓黃。黃遠橋問他們是幹甚麼的?來找她有甚麼事?兩人都回答說是社區的。當問及是中坡社區嗎?他們又說不是中坡社區,但又說不出是哪個社區的,接著又說是街道的。

當黃遠橋問他們哪個街道辦的?是城北街道辦嗎?他們閃爍其詞的說不是。黃遠橋告訴他們說自己的實際困難是養老金問題,因為二零一七年,黃遠橋被枉判一年十個月,養老金被非法扣除。他們則表示回去會問問。但黃遠橋被非法扣養老金的狀況至今也沒有改善。

黃遠橋和他們聊了一陣後,又來了一個女的,黃遠橋認出她叫張志純,是六一零辦的。這個人就說,人要隨大流,說現在如何好,其兒子又有工作,都是共產黨給的錢。當黃遠橋反問:如果說共產黨這麼好,給你錢,那你不用上班,可不可以拿錢?她又無法自圓其說了。

第三次敲門,是在二零二二年八月十二日十一點前,社區片警黃莉(女)讓新來的女警察與一名社區工作人員上門敲門,還是說是來表示「關心」的,希望能聊聊,但家裏人沒開門。

隨後,新來女警察說如果實在不願意聊,就在樓道裏拍個照,證明他們來過了,也可以,哪怕是照個背影也行。最終。黃遠橋家拒絕開門,他們就去敲其他法輪功學員家的門了。

黃遠橋回想起,二零一七年,就是給片警黃莉開了門,讓他們進了家。結果,一同來的人進門就錄像,還阻止不了。隨後幾個月(在十月份),黃遠橋就被綁架了,家裏的大法書與資料也被非法搜走,後被枉判一年十個月。黃遠橋懷疑與片警黃莉進家有關,所以,黃莉後來再來敲門,都沒給她開過門。

黃遠橋打算親自去社區警務室與她當面談談,告訴她法輪大法在世界上弘傳的盛況。於是當日十一時,她帶著有關法輪功合法、迫害違法的資料,就去了社區警務室。

黃遠橋見到黃莉後,告訴她法輪功從一九九九年以來一直是合法的,迫害是違法的,勸她不要再參與迫害了。而黃莉接過資料一邊翻看,一邊問哪裏來的。黃遠橋拒絕告訴她,黃莉轉過身就打電話,惡意舉報了黃遠橋。

不久,就來了兩個警察,沒有任何理由,不由分說地就將黃遠橋綁架至廣場派出所。事後,廣場派出所的警察稱,這種行為是「口頭傳喚」,但是,在非犯罪現場的情形下,根本就不屬於口頭傳喚,是濫用職權的行為。

在派出所做筆錄時,在不告知詢問事由的情況下,警察問黃遠橋資料哪來的?然後又拿出一張照片問她,她是否有發過一封郵件。

做完筆錄,黃遠橋不得不在那等著。直到晚上七點,警察說沒事了,黃遠橋才回家了。

黃遠橋因修煉法輪大法,被非法判刑一年十個月,詳情請見《湖南懷化市黃遠橋被非法判刑一年十個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