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懷化市法輪功學員楊愛金遭迫害失蹤二十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五月九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南報導)湖南省懷化市中方縣錦溪鄉村民楊愛金修煉法輪功,從童年開始的嚴重癲癇病得到治癒。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他堅持修煉、講清法輪功真相,多次被縣、鄉「六一零」(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人員等不法之徒騷擾、毆打、綁架、關押,他們搶走他家中兩頭耕牛、家中電器和大法書籍等。一次楊愛金被打得多處受傷流血,地上牆上濺滿血,在鄉親們的譴責下,中共歹徒們才停止暴行。

為了避免再受迫害,楊愛金背井離鄉去打工,被鄉政府惡人和中方縣「六一零」追到海南工地,勾結當地公安迫害。二零零二年九月的一天早上,楊愛金在住處一荒地打坐煉功,遭人惡告,被海南文昌市寶芳鄉派出所警察抓走,繼而又被劫持到文昌市公安局迫害。從此,楊愛金失蹤,再無消息。如今近二十年過去了,家人雖多方打聽,但仍杳無音信,不知下落。

楊愛金是中方縣錦溪鄉雙豐村山鬥坡人,失蹤當年約三十三歲。自九歲那年,他突然得癲癇病,幾次險些丟命。四方求醫,耗費數萬元,無濟於事。一九九七年幸得大法,開始修煉法輪功後痊癒。

然而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一直處於中共迫害的紅色恐怖之中,堅持煉功就意味著被抓、被關、被勞教、被判刑等種種非法對待。楊愛金為了堅持修煉法輪功,講清真相,屢遭中方縣、鄉兩級「六一零」人員等不法之徒騷擾、毆打、綁架、關押等迫害。

以下是楊愛金然失蹤前遭迫害事實:

一九九九年九月某天,清晨四點左右,鄉政府不法之徒楊司清(錦溪鄉政法書記)、謝玉友、楊衛平(錦溪鄉迫害法輪功專幹)、危善祥等人開車闖進村來,把楊愛金從家中抓走,把他非法關押在中方縣拘留所15天。突然的精神刺激,楊愛金舊病復發,從此後時常間歇性發作。

因為楊愛金深深受益於大法,為了證實大法,也為了維護自己的健康權利,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他與父楊春希、母楊美秀、同村楊滿生、丁香連以及外鄉等十名法輪功學員進京上訪,想向人民政府說句心裏話:法輪大法好,鎮壓法輪功錯了。可是,剛到天安門,他們一說是煉法輪功的,就遭遇武警粗暴對待,被推倒在地,用腳猛踢,無二話可說,立即被非法抓走、劫持到早已準備好的地點關押。緊接著就被中方縣公安局肖龍才,鄉政府楊司清從北京銬押回縣,並非法關押在縣拘留所15天(被肖龍才搜去《轉法輪》寶書一本)。楊春希、楊美秀、楊愛金、楊滿生、丁香連5人被楊司清劫回鄉政府後,楊司清逼他們在保證不煉功、不上訪的文件上簽字,楊愛金寫下:「法輪大法好!」楊愛金等五人在鄉政府又被非法關押了10天,每人被勒索交所謂「生活費」70元。

二零零零年三月,中方縣「六一零」李仁安、劉小平(公安局政保股長)、鄉政府謝玉友、譚金榮(鄉派出所警察),沒有任何法律手續,再次闖進楊愛金家中,綁架了楊愛金,用手銬銬住楊愛金雙手,劫持楊愛金至中方縣拘留所,非法關押楊愛金15天。

一連串的迫害,使楊愛金的舊病至此已兩次復發。

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二日,正值穀種下田的農忙時機,中共鄉政府不法之徒也不放鬆對他的迫害,楊司清、懂仁輝、謝玉友、楊衛平等人又將楊愛金與母親楊美秀及同修楊雲生、楊秀英、楊滿生、丁香連綁架劫持到鄉政府辦所謂「學習班」(洗腦班),鄉政府說是上面定的「四﹒二五」敏感期,怕煉法輪功的人員上訪。楊愛金他們被非法關押在鄉政府辦公室(沒有床,只有幾張木板凳),由鄉幹部輪流看守。為了抵制對自己的非法關押,楊愛金他們絕食抗議三天三夜才獲放出。

二零零零年六月六號下午,楊司清、謝玉友等五人開著拖拉機來到楊愛金家抓他,楊愛金不配合,在抵制中被謝玉友等人推倒在地,謝玉友抓住楊愛金的兩隻腳往大門停車處拖,背皮磨破了,直流血,衣服都染紅了,眾鄉親看不下去了,制止說:「楊愛金有病,你們這樣會鬧出人命來的。」謝友玉吼道:「鬧出人命來我負責。」一鄉親說:「你負責,就立下字據。」眾人都說立下字約為證。他們才沒有把人帶走,鬧到深夜才罷休。

第二天即六月七號上午九點鐘,鄉政府危善祥、楊禮成、謝玉友、楊司清等七人又開著拖拉機來楊愛金家抓人。楊愛金與父親楊春希被綁架劫持到鄉政府非法關押了25天,並榨取他們所謂的伙食費146.7元。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一天清晨,鄉政府楊司清夥同陳克飛(鄉迫害法輪功的專幹)糾集一幫打手,有社會閒雜人員,有當兵剛退伍的軍人,有習過武的幹部。他們是:廖海榮(鄉里爛崽),楊衛平、姓朱的、姓李的,還有三個不知名不知姓,一同九人一進村直衝楊家。楊家人正在煉功,打手們不容分說,一把抓住楊愛金,拖進灶屋沒頭沒腦毒打。天未亮,灶房又黑。楊愛金母親及家人極力勸阻(家人都是修煉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

面對無理的迫害,楊愛金不知所措,渾身發抖,無奈可憐的楊愛金只有哭,說不出話來。一小時後,楊愛金走出屋子,又被廖海榮、楊衛平等六人拉住,推倒在屋邊大路上,兩人扯腳,兩人扯手,壓在地上打。家人及旁觀者高喊求救:「鄉政府幹部打人了,打傷人了。」楊愛金手腳多處受傷,鮮血直流,地上、牆上都是血。打人兇手廖海榮的衣服,褲子上沾滿了鮮血。群眾聞訊趕來,才沒把打傷的楊愛金拉走。但他的父母楊春希、楊美秀連同村裏的三名同修被這夥人用拖拉機劫持到鄉政府非法關押了十一天,被逼著寫不去北京的保證。

二零零一年二月十一日下午六點左右,鄉政府危善祥、鐵坡區公所楊司柏聞訊楊愛金陪母親楊美秀回娘家給去世的老兄長掃墓,追蹤楊愛金娘倆,並將他們綁架到鄉政府,非法關押在一間小磚屋裏。磚屋門窗外加小木板釘嚴,說是怕老太婆第三次進京。屋內只放一張單人沙發與一盆炭火。娘倆整晚被禁閉在小屋內,楊愛金煤氣中毒,險些送命。母親也是煤氣中毒,手腳動不了,全身發硬,褲子被燒掉了一大塊,也是險些送命,只是頭腦還清醒,記著自己是煉功人,不會有事。鄉政府人員第二天早晨八點開飯時去開門時,見楊美秀盤坐在地上沒動靜,嚇得大叫了一聲。這一叫,楊美秀醒過來了,只見自己盤坐在地上,只是火盤被推開了些,自己也不知身上甚麼時候著的火,又是怎麼熄滅的。可鄉政府幹部卻造謠說,楊美秀被關在小屋內還要煉功,煉功入迷了才不小心著了火,謊稱是鄉幹部幫忙撲滅的。

二零零一年農曆八月二十三日,楊愛金與楊秀英、楊美秀三人去鄰鄉灣溪鄉(屬懷化洪江市)一帶講真相、貼真相傳單,被一不明真相的農民舉報(鄉政府有告示舉報一個獎勵500元),灣溪鄉政府派人將她們抓到鄉政府門口中學操坪,將楊愛金三人銬在籃球架下,十幾個人拳打腳踢,輪番毒打了一個多小時,打的全身多處是傷,血流不止,然後又對楊愛金、楊秀英「上秤」(即吊銬,掛在籃球架下,腳不沾地),打了又吊,吊了又打,把他們打得不省人事。

當天夜裏,他們三人被劫持到洪江市安江鎮白虎腦看守所,楊愛金、楊美秀被非法關押20天,後又在鄉政府被非法關押了7天,被敲詐勒索一萬多元後才回到家中,另一同修楊秀英被關押4個多月後非法勞教一年半,於當年十二月送湖南株洲白馬壟勞教所。

二零零二年五月,楊司清、陳克飛、謝玉友等,在山鬥坡法輪功學員家到處抄家,搬家具,強奪農作機械,耕牛,抄走大法書籍等資料,砸爛大法師父法像玻璃鏡框。他們牽走楊愛金家中兩頭耕牛,搶走電視機一部,收錄機兩部、一台電風扇,當年價值約3000元。

楊愛金由於經常被鄉政府、派出所不法人員騷擾、綁架、毒打,他不得不背井離鄉,去海南打工。在海南,楊愛金給在文昌市寶芳鄉的一個台灣張老闆打工,剛到工地,懷化中方縣「六一零」楊長苟和錦溪鄉陳克飛也趕到了,立即就把楊愛金叫去、交給當地寶芳派出所,要楊愛金三天兩頭去該派出所彙報一次,串通寶芳派出所對楊愛金非法監控。

二零零二年九月六日早上七點三十分,楊愛金在住房旁邊一個草坪裏打坐煉功,被大品魚塘老闆娘鍾愛金舉報,楊愛金被寶芳派出所教導員符儒進帶領保安員雲昌貴綁架到派出所,受文昌市公安局副局長林明群指示,要將楊愛金送到文昌市公安局政保股審查,8點多鐘寶芳派出所警察吳暢和保安雲昌貴又將楊愛金劫持到文昌市公安局,在信訪辦公室,將人交給付局長林明群,並與政保股負責人進行了聯繫。(見下圖情況彙報)

從此後,楊愛金失蹤,再無消息。

親人多次前往看望找尋,文昌市公安局政保股謊稱人他們放了,從情況來看,是不可信的。家人再次找公安局向他們要人,遭到公安局副局長林明群粗暴謾罵和威脅。家人在他鄉故里四處打探,尋找,仍音訊全無、不知下落。

歲月滄桑,楊愛金的父親已經老去,可他的父親終究沒能找回自己日思夜想已久的這個兒子。楊愛金失蹤已近二十年,也是他的親人在思念、擔心、憂慮的折磨中度過了二十年。尤其是二零零六年三月,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曝光,這一暴行被稱之為「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這一鐵證如山的暴行更給楊愛金的親人增加無限焦慮和悲痛。

楊愛金到底在哪裏?現今是否仍然活著?還是遭遇了不測?

楊愛金的父親生前,給文昌公安局信訪辦寫了幾十封信,沒有一字回音。二零零七年十月,中共召開十七大之際,又將信通過中央主席團湖南省委書記張春賢之手轉交給文昌市公安局信訪辦,才回覆了兩句話:「事情太複雜,六十天回音。」然而現實是,依然沒有楊愛金仼何消息,依然不知楊愛金下落何處。生不見人,死不見屍,楊愛金的生死,依然煎熬著家裏的每一位親人。

楊愛金失蹤二十年,親人的思念、擔憂、焦慮和悲痛換來的依然是一次又一次的渺無音訊,身心俱憊的失望甚至絕望,卻依然滅不掉親人們心中的希冀和期待,思念、擔憂、焦慮和悲痛依然在親人的心裏鬧騰著、折磨著,似乎毫無止境。

在中國大陸,失蹤的法輪功學員又何止楊愛金一個,中共迫害法輪功二十多年,有大量法輪功學員在進京上訪後或在非法關押中失蹤。據明慧網報導所作的不完全統計,其中已核實較詳細個人信息的有1599人,遍及三十個省、直轄市、自治區(因中共嚴密的網絡封鎖,很多案例尚未收集到詳細信息)。有很多正直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僅僅為了說一句真話:「法輪大法好!」在進京上訪過程中,或在被關押到勞教所、看守所、監獄、精神病院等處折磨過程中失蹤,生不見人、死不見屍;有的法輪功學員甚至在關押釋放後,在家中、或出外散步、上班,就被警察劫持,後再無音信。

中共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的政策是:「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導致二十多年來法輪功學員廣泛遭受騷擾、非法關押、酷刑折磨、洗腦迫害,甚至被活摘器官、甚至被迫害致死。其冷酷殘暴,非正常人能夠想像的到的,受難者及其家屬承受的苦難遠遠超越人的想像。楊愛金的父親在控告江澤民的訴狀中說:「父母對兒子的牽掛與惦念,如同萬箭穿心!我們朝思暮想……」

善惡到頭終有報,中共這艘破船即將沉沒,天滅中共的日子即將來到!天網恢恢,疏而不漏,跟隨中共作惡的人必將受到天理的嚴懲。在此正告所有參與迫害過法輪功的各類人員,趕快懸崖勒馬,停止迫害,逃離中共這艘破船,退出中共黨團隊,了解法輪功真相,將功贖罪,才是惡報中的一線生機,珍惜眼下已經為數不多的機緣,做出明智的選擇吧。


楊愛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