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被迫害離世 湖南苗族婦女與兒孫再次被威脅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南報導)湖南省懷化市麻陽苗族自治縣法輪功學員雷細英,先後遭受八年冤獄迫害,現在被當地官員逼簽轉化協議書,10月底被逼躲避這些人,當地官員威脅她兒子說沒收老家魚塘財產,以及威脅她孫女不讓上學(才小學一年級),要她兒子勸降母親寫轉化書。

雷細英的丈夫臧可仁,陝西省戶縣籍,家住麻陽苗族自治縣龍家堡黃婆村,被非法判刑,在網嶺監獄遭受折磨,二零二零年被非法關押迫害致癌症,出來後,在陝西含冤離世。

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輪功遭受迫害後,雷細英、臧可仁帶著孩子,去北京向政府說明法輪功真實情況,被劫持回本縣,非法關押了三、四個月。

二零零三年,雷細英發了兩張真相傳單,被非法勞教一年,當地610惡徒將雷細英家裏房屋摧毀、家中財物搶劫一空,將雷細英送湖南女子勞教所迫害。一年期滿後不轉化,直接被關進麻陽縣看守所。

雷細英用各種方式反迫害、講真相,被610惡人用臭襪子堵住嘴,把她雙手雙腳綁在鐵架子上,腰和臀部懸空,名曰「睡空床」,三天三夜不給吃喝。雷細英被迫害得死去活來,腰脊椎嚴重損傷。惡徒把雷細英從鐵架子上(「睡空床」)放下後,給她戴上三十斤重的鐵鐐和手銬,強迫行走。雷細英的雙腳被磨破,鮮血流在地上。610惡徒長時間把雷細英的飯中摻進穀糠、砂子、鼠屎,造成雷細英肚子膨脹如鼓,月經停止,大小便痛苦,嚴重便秘。雷細英被長期迫害,痛苦難忍,無法入睡,被折磨得死去活來。

610把雷細英折磨得不像人樣後,拉去詢問:「你難道不想回家嗎?只要你說一句法輪功是『×教』,寫一份決裂書,你就可以獲得自由,生活困難也可解決,要不然死了也出不去。」雷細英坦然拒絕,說:「我上有七旬老母親,下有孩子,我和丈夫都被你們迫害關押坐牢,老母親、孩子的生活誰來照顧,我不心痛嗎?你們毀壞了我家房子,搶走了我家財物,摧殘了我的肉體,想要達到不讓我修煉法輪功、不讓我修煉真、善、忍的目的,你們大錯特錯了,你們別想達到目的,我已經深深懂得法輪功好!真、善、忍好!」

後因檢查出有直腸癌,雷細英才被放回家,但610經常上門騷擾。當時兩個兒子被迫輟學兩年。

二零零五年三月十八日左右,藏可仁向世人發真相資料時被綁架,在家生產勞動的雷細英被迫流離失所。雷細英去要人,被非法判刑四年。丈夫藏可仁被非法勞教,關在新開鋪勞教所遭受迫害。

在湖南女子監獄,惡警唆使犯人對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稍不滿意就打罵。不讓睡覺、罰站、罰蹲、戴背銬是惡警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慣用手段。雷細英,因不「轉化」,長時間不讓上廁所,實在憋不住大便都拉在身上,惡警還反過來污衊她不講衛生。

二零一零年底,雷細英被劫持在懷化洗腦基地,詳情未知。二零一四年九月十六日,雷細英再次被當地警察綁架。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二日,麻陽縣國保大隊長田志勇等4人駕車將臧可仁的三輪電動車攔截,未出示任何證件,說臧可仁給他人資料為由將車上真相資料搶劫。當日夜晚十時用同樣手法闖入住宅抄家搶劫大法書籍和真相資料、視頻機等私人財物。並將臧可仁綁架到公安局一夜,臧可仁拒不配合非法提審,指出迫害有罪,第二天將臧可仁刑事拘留,檢查血壓200/120被拒收放回。

臧可仁後被非法判刑,在網嶺監獄遭受折磨。他不認同獄警王樸琛的觀點,遭其折磨。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二日氣溫很低,30歲左右的獄警王樸琛接了三杯冷水,故意要臧可仁坐在自己的床邊,拿起一杯冷水朝可以做他爺爺的臧可仁頭上淋下去,然後將三分之一杯的冷水朝他臉上潑過去,他睡的被子也全部打濕,當時臧可仁穿的是囚棉衣。當王樸琛拿第二杯往臧可仁頭上淋的時候,法輪功學員廖志軍實在看不下去,站起來質問王說,你不能這樣虐待服刑人員。王樸琛氣著說:廖志軍,你有本事你就制止我不這麼做。當天晚上,罪犯王強受警察之意進組就打了臧可仁幾個耳光。後來臧可仁因不配合無理要求,罪犯小組長就不准他上廁所,並逼他強迫他跪在地上用拖鞋抽自己的耳光。

在湖南網嶺監獄,幾乎每一位被非法關押這裏的法輪功學員都遭受到肉體及精神上的殘酷折磨。岳陽市王岳來二零零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獲得身心健康;因告訴人們真相,被非法判刑五年半,於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十一日在網嶺監獄被迫害致死,終年56歲。法輪功學員呂松明,曾獲湘潭市見義勇為獎,因修煉法輪大法,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再次被非法判,被劫入網嶺監獄,二零一八年八月回家時心衰,失去勞動能力,於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八日晚含冤離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