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我看到的周圍地區同修的修煉狀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九月二十九日】最近幾個月,機緣巧合,我參與了本地區的協調工作,很是為整體的狀態憂慮和著急,總在想用甚麼辦法能使整體的狀態穩步提高,來一個改觀。我知道自己要起一個帶頭作用,先從修自己開始,讓自己成為一個實修的帶頭人。

在這幾個月中,也是機緣所致,我走訪了周圍的幾個地區,也在有的地區住了兩天。每到一個地區,給我帶來的感受都是震撼。

先說A地區

我見到了他們的協調人,並參加了他們的學法組。他們是下午兩點開始背法,直到晚飯時間,然後回家吃飯,晚上回來,一起讀法。上午,他們有的同修出去面對面講真相或做一些其它的大法項目。

他們這樣抓緊時間學法,讓我深感觸動,另外,我也看到不少四、五十歲的同修,也是這樣抓緊學法。從他們祥和的表情中,能看出,他們把法擺在了第一位,當然這首先是他們放下了人中的利益執著,才能做得到的。

我地區身邊有一個很典型的例子:同修W,自己開門店,也雇著工人,給顧客幹活,每天都很忙,用他的話說:「那活兒都排著隊等著,甚至能排下幾天去。」有同修覺的他太忙,沒有時間學法,也不行啊,就每週趕十幾里路找他去學法一次。有的時候,同修去了,要等到晚上九點多,他才能從工地回來。同修也不埋怨,但此同修覺的這樣也不合適,儘量的在集體學法那一天,爭取八點前回來。就這樣,找他學法去的同修默默的堅持了一年多。

同修W,經過這樣堅持學法,逐漸改變了自己的思維,覺的自己應該珍惜同修的付出,應該對得起師父的慈悲安排。後來機緣巧合,在同修W家正式成立了學法組,每天晚上五、六個人到他家去學法。他經過每天的堅持學法,心性提高非常快。他能在太陽還沒有下山、天還大亮時,讓工人下班,因為他惦記著不能耽誤晚上的學法時間,他必須提前收工,從工地返回。

有一次,顧客想讓他加會兒班,多給他錢。他用常人能理解的話推辭:「錢是掙不完的,而身體是自己的,你這活又不著急,明天上午我第一個先給你幹,這樣你就不用多費錢。」顧客很佩服並滿意的答應了。他和同修說:到了預定學法的時間,多給一千元也不幹了,不能耽誤學法的時間。我們真為他的提高而高興。

同修W的工作沒有變,還是有忙不完的工作,但是他的思維變了,他知道了怎麼樣合理利用、分配時間,甚麼都不耽誤,而且心態是輕鬆的。這樣堅持了幾年,後來他的學法組因一些特殊原因散了,他又逐漸的忙了起來,沒有那樣抓緊了。

所以,我就聯想到A地區的這個學法組中的同修,是他們把法看的更重要,在家庭或生活中,能達到和諧的狀態,自然就創造了自由支配的時間。自己的心態決定了自己的環境。

A地區的協調人告訴我,他們這組在他們地區還屬於一般的,其它的學法組更精進,他們都非常的抓緊時間,都覺的現在時間很緊迫,要爭分奪秒的做好三件事。

B地區

我也參加了B地區一位協調人的學法組,他們是每天晚上七點半左右(夏季和冬季會有調整)到十一點十分,學法、煉功、發正念。從他得法開始一直堅持到現在,即使在迫害最嚴重的二零零幾年都沒有停過一天。他說,迫害最嚴重的時候,他們把大門插上,把窗戶擋上,在屋裏堅持學。他們的組六、七人,這是我見過的最有素質的一個組。表現在:

1、沒有人遲到,都是提前到。

去年夏天,我去過他那一次,住在另一位同修P家。同修P告訴我,他們晚上八點開始學法,七點五十走,他們兩家離的很近。當到六點五十的時候,我想正好還有一個小時的時間,煉抱輪吧。當煉到兩側抱輪還有五分鐘的時候,她在房間門口催我說:「走了。」我沒有理她,認為她能聽到我的煉功音樂。又過了兩分鐘,她又來催我:「走了。」我心想,你不是說的七點五十走嗎,這還沒到呢,我說:「再等兩分鐘。」直到我煉完,我就出去了。她已在準備好的三輪車上等著了,我們誰都沒說甚麼。

到了學法組,沒到八點呢,可是其他的同修都到了,我們是最後一名了。我才明白,她是想早到啊。她說的七點五十只是一個大概時間點,她沒有想到我會卡那個點去煉功。

看到那個情景我就後悔了,當同修催我時,我為甚麼非要堅持自己把功煉完,提前結束一會兒也沒事啊,白白讓同修在外面多等了我幾分鐘。

2、不說沒用的一句話。

除了學法、發正念、煉功,幾乎不說多餘的話,給我的感覺就像當兵的一樣有紀律,但都是自覺的。比如:一去之後就學法。到七點五十五分,打開鐘聲發正念,八點十分接著讀法,八點五十五分接著發正念,九點十分接著讀法,九點五十五分發正念,十點十分,打開音樂煉動功一小時。在床上坐著的人以很快的速度下床,他們麻利的動作,當時把我嚇一跳,他們把盤著的腿向下一搬就下床,中間沒有言語,沒有停頓。去院子裏或在屋裏煉,自由選擇。十一點十分煉完功後,走出院子回家。

這過程最讓我觸動的是:他們不說話,誰都不說話,都是默默的在按部就班的做著這一切。即使在煉完功後,也不多說話,直接離開。他們的交流選在其它的時候,不浪費集體的學法時間。

3、不怕吃苦。

大家都知道,前段時間都是普遍的高溫,我們這裏也有那麼幾天,甚麼都不用幹,呆著都出汗,超過了四十度。而這位協調人家沒有空調,他們甚至電扇都不開。那麼熱,在院子裏煉功。有個同修說汗流到眼裏去都非常的蜇,他們都默默的堅持。

我沒有趕上最熱的那幾天,而是過後幾天才去的。我也參加了他們在院子裏煉功。他們是在農村,養著牲口,蚊子非常多。當煉抱輪時,我感覺腿上、胳膊上呼的一下上來了很多的蚊子,一齊吸著血,頓時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每一秒都是強忍。

我平時在家裏都是開著空調煉功,屋裏幾乎沒有蚊子。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我就想:謝謝你們啊,幫我消一大塊業,該還你們的就還吧。我想我這才一天的經歷,而這裏的同修,每天都是這樣渡過的,他們已經習慣了。他們在學法組煉動功,自己在家煉第五套功法和抱輪一小時。每天三個小時的煉功時間。

我也見到了這個地區的另一位協調人,她六十多歲。真是精神抖擻,顯的很年輕。她說,他們都在抓緊做好三件事,就她自己而言,去二十八層的高樓發資料,走著上去,走著下來,能連著走兩棟樓。如果是走五層的樓房,能連著走十一棟樓。我自己試過,五層的樓房,連著走五、六棟,就感覺費力,不願多走了。她說,她發資料的時候,不會有負面思維,只是按著自己的計劃走,自己想今天發哪幾棟樓,就按著自己的計劃行事。

這裏還有一位同修,自身原因不能做別的,他就堅持每集到集上去擺攤位。他的攤位不是賣東西,而是把大法的真相期刊或各種真相資料擺出來,讓趕集的人自己來選,喜歡甚麼就可以拿甚麼帶回家去看。

我感覺這裏的同修整體都修煉有素,僅舉一例:這個組的一位同修想和我學某個技術,於是約好,他下班後,早點過來學。可是當他來後,我給其他同修的事還沒做完,讓他稍等一會兒。要按我的觀念,我就會去另一屋自己學會兒法,因為一會兒學技術,就佔用他們平時學法的時間了。可是,他的舉動出乎我的意料,他到院子裏,去幫助協調同修打掃院子,清理牲口糞便。只聽協調人說:別掃了。他說:「沒事,反正現在也沒事做。」這是同修為他的境界。

我想到的是自己要學法,儘量不耽誤今天學法的時間,而這位同修沒有想到自己,想到的是幫助協調同修幹點力所能及的事。這一念一行就是境界的差別。

我聽協調人說,這位幫忙的同修也是很精進,每天的工作很忙,但從來不耽誤學法的時間,他還是外村的。他白天整天都在工作,晚上學法,但他從來不耽誤每週的資料發放,他都是半夜去發,利用的是自己的睡覺時間,他是常年這樣堅持過來的。這位同修話不多,一起交流的時候,他只說了一句話,但讓我記憶深刻,他說把自己過的每一關都當作自己的墊腳石。

這個地區整體做的正,正念強。協調人常說的一句話是怎麼樣做到師父要求的「堂堂正正」。

更多的例子就不細舉了。

C地區

C地區的協調人在時間的管理上和對自己的要求上是很抓緊的。他們地區幾乎沒有懂技術的,所以C地區的協調人即是技術同修,又是協調同修,還有其它項目,比如安鍋、打印機維修(就他自己會)、耗材或其它事情的協調。

而他是在飯店工作的,晚上要工作到九點才能下班,下午有兩、三個小時的休息時間。他說,經常修打印機到晚上一兩點,甚至通宵。因為他不會電腦,也沒有電腦,更不會上明慧網,所以一切都靠自己的摸索和經驗,無形中就花費了很多的時間。

電腦裝系統也是請求外縣同修幫著裝的。現在因為疫情和其它原因。請求外地同修不方便了,他也想自己學會電腦,那樣就解決了太多的問題。於是,我就幫他買了電腦,想教會他如何上技術論壇查閱資料和提問以及如何上站內信箱與同修聯繫。

我決定也教給他裝系統,他也非常願意學。可是當我教他的時候才發現,他連裝系統需要用U盤來裝都不知道。他說,以前沒有接觸過電腦。就是這樣對電腦一無所知的同修,他要想學會裝系統,可想而知有多大的難度。他專門請一天假來學。一天下來,他說頭都大了,裝的知識太多了,但是他還是堅持著儘量的多學一點,多記一點,沒有表現出一點畏難情緒。他還學會了做只讀TF卡,用來講真相用。

就是這樣,一個兼顧全縣技術和協調工作的同修,在這樣忙的情況下,他每天堅持煉功沒有間斷,用他的話說,如果一天不煉功,廚師的工作一天幹下來,會感覺非常的累,堅持不住。如果每天煉了功就感覺很輕鬆。所以他從沒放鬆過自己的煉功。他也努力保持著讓自己爭取每天學一講法,他說他要學法少了,他的腿會疼,用來提醒他,學法也不能放鬆。

除此之外,最令我敬佩的是,在這種條件下,他常年堅持每週一次晚上出去撒資料,方圓幾十里地去撒,有時直到天明才回來。他說他撒出去的資料有時看到閃閃發光,知道是師父在鼓勵他。聽其他的同修說,他不僅如此,他是家裏的長子,家裏還有老人,可能還種著不少地,就是還有其它的家務事要處理。這是多麼可敬的一位同修啊。每次見到他,他都是笑容滿面的。

我還見到了這裏的另一位同修,她說她每天上午出去面對面講真相,她很珍惜大法的資源,她說手中拿著刻著九字真言的小葫蘆也好,或者護身符也好,當她在給對方前,都要問一下:有沒有收到過類似的大法護身符,如果對方已經有了,就不再給了。她和對方說:「有哪種都一樣,只要有這九個字,都能起到一樣的威力,不用重複要。」如果對方沒有,她送給對方時:都要叮囑一句:「這是非常珍貴的,您一定要珍惜,如果您不珍惜,要了之後隨便扔的話還不如不要,那樣對你非常不好。」有的人會說:我會珍惜。也有少數就退回給了她。她說這樣保證大法的資源不浪費。

我也看到其它地區的同修,有的在每天很忙的情況下,卻能保證每天五套功法堅持晨煉,每天堅持背《轉法輪》兩講。

珍惜時間 珍惜機緣

在和他們接觸後,我是感到很震撼的。覺的我們當地的同修在整體上和以上相臨的三個地區,拉開的距離太大了。所以我們在當地開交流會時,或同修見面時,我都會把我見到的其它地區的情況轉告他們,互相叮囑一定要精進,從自我做起,帶動整體,同時自己也感到一種壓力、緊迫、還有責任感。

我寫這篇交流稿就是想說明一下,我周圍地區的大部份同修是精進的,都是在努力的做著三件事,都珍惜時間,知道時間的緊迫,救人的重要,而且正念也強。就在A地區,今年發生了一起綁架七名大法弟子的事情,整個學法組的七名同修正在學法時都被綁架了,還抄了一些大法資料。在被非法關押的兩天裏,警察利用各種誘騙、欺詐等方式,讓他們說出資料是誰的和其它情況,但是這七位同修,誰都不配合,甚麼字都沒簽,最後都正念回家。在公安局裏,同修都能做到這樣的堂堂正正,更何懼一個上門騷擾的威脅呢?

所以我希望還沒有足夠珍惜機緣的同修們,要理智清醒的認識到自己的修煉狀態及現在的緊迫,我們不能因此給自己找一點點藉口。

當然,無論如何,能堅持到現在的同修,無論精進與否都是了不起的,因為只要還在大法中,就是眾生得救的希望。但是我們應該更加珍惜師父的慈悲,應該更加清醒的意識到自己的責任和使命,向精進的同修學習,用法的標準對照自己。

因為法是有標準的,大法弟子也是有標準的。我們都知道「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是宇宙中最神聖最榮耀的稱號,但是我們做的配不配?合不合格?不是自己存在僥倖心理能蒙混過關的,因為那是宇宙的標準。真得踏踏實實的做好三件事,真修、實修自己、從本質上昇華自己,同時能救度眾生。否則個人認為,是不是就屬於「學員」的稱號了?自己做的怎麼樣自己最清楚,不用誰來肯定,自己用大法弟子必須做好的三件事來衡量一下自己,給自己打一下分,就知道自己做的如何了。

中秋剛過,我們都給師父發賀卡,表明我們要更加精進,那真希望我們實現我們的承諾,真的給師父欣慰,從自我做起。珍惜師父賜予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神聖稱號。

以上個人所悟,有不對的請同修批評、指正和交流。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