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讀明慧文章《說說大部份大法弟子的修煉狀態》有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九月六日】讀了這篇文章之後,我想說,同修主要談了大法弟子做事的狀態好壞,真正的修煉狀態這個問題還沒有被真正提出來。下面試著整理一下。

我站在我自己這麼多年看到的我接觸過的同修,基本上是普遍的存在的修煉中的問題和大家交流交流,提出問題都是對事不對人。只是想要大家都能修上去。達不到標準,圓滿不了,那不只是遺憾,而是深深的痛悔。

一、放縱自己混同常人

自從九九年迫害開始,大法弟子的修煉就全面的進入了正法時期的修煉,全世界的大法弟子都全面投入到維護大法,反迫害,救度眾生的正法形式中去了,但是最重要的修煉卻不怎麼看重了,有時甚至已經忘記我們仍然是修煉人了;特別是個人修煉要做到的好壞的標準都沒有了;修煉心性這個修煉人必須要做的事,都好像可以不重視了,自以為只要表面上是在學法、講了真相、發了正念了就是大法弟子了。

Advertisement

實際效果是,學法走形式,講真相講不明白,因為自己都不明白,發的正念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的是不是正念(神念)。

如果大法弟子的修煉狀態都是這樣的,那要想圓滿,怎麼可能呢?都達不到圓滿的標準啊!

二、學法走形式,言行走常人

最大的問題就是學不懂法的問題。雖然很多同修每天都在學法,而且是集體學法,但是大多數是在走過場,看誰讀沒讀錯字,讀掉字。學完法,就是你家的事、我家的事,這個同修的事、那個同修的事,都是用人的觀念,解決問題的方式幫人家解決遇到的關難。極少像九九年沒迫害以前,同修們學完法都是交流在法理中的昇華啊,對法又有了新的認識啊,怎麼在面對家庭關、病業關堅定正念走過來,等等心性上的交流。

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在這場邪惡至極的迫害中,當然交流的是如何反迫害、如何能不被邪惡迫害,這麼多年大家在反迫害中也總結出很多經驗,比如很多同修都說在法上就不會被迫害,所以就多學法、背法;發正念能清除邪惡,所以就多發正念,可是發正念想的是甚麼呢:讓迫害大法弟子的某某趕快死、立刻死;讓某某某的病趕快好,把干擾誰誰的都清除掉。還有更好笑的我就不舉例了。

我跟很多同修交流過,問他們你們每天學了《轉法輪》後,還要看別的講法嗎?很多同修都說每天能保證讀一講就算不錯了,還有那麼多事要去做,營救這個同修、幫助那個同修,每天一講都很難保持靜心學法。我又問《精進要旨》你們學不學?很多同修都說,新來的短經文讀過一兩遍,因為不好保存放哪裏都不知道了。還有很多修的很苦的同修,老是在一個關難中走不過來,比如病業關,過他幾年都過不了,實在痛惱火了就去醫院吃藥,做手術。你問他怎麼不把自己當修煉人呢?要多學法,他說我天天學法,也沒學出甚麼新的東西,看不了書我聽法,還是那麼痛,受不了了只有去醫院。個別情況過不了關去醫院照常人解決沒問題,但學法不得法、很多關都過不去就是大問題。

我勸同修,要想真正能從法上昇華上來,真正能理性的認識法,你們就靜下心來讀它十遍《精進要旨》。師父苦口婆心的一再告訴弟子們要多學法學好法學懂法,可是我們呢?學法走過場,因為怕心不敢保留新的經文,各種各樣的理由藉口來不學好法。結果就是,過關過難時沒有正念,過不了關,心性昇華不上來,又賴師父不管自己了。

三、根本不懂「向內找」

還有一個非常普遍的大問題就是向內找修自己的問題。那就是「向內找」只是一個名詞,實際甚麼是向內找不知道。說是向內找,結果都是找的外在原因。

再一個就是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人心執著觀念是甚麼,那向內找就只能是一個空洞的名詞了。

舉個例子:有一個同修來我家,因為她被非法冤判九年。有很多年沒見了,她十分熱情的和我交流,我聽她說這個那個,都是別人的事。我就跟她說,你在外面跑了很多年了,現在應該踏踏實實的多呆在家裏學法,修好自己,多在自己的心性上提高。其實每個同修都有師父的法身在管著,每個修煉人的路都是不同的,別人的關難都得自己在法理上昇華上來了就能過,也是每個修煉人提高的機會,你幫別人解決困難,是解決不了的。

她聽我這麼說,就說:那今天我們好好交流一下,你看看我有甚麼執著、人心,幫我指出來一下。這話說出來,我翻了她好大一個白眼。我說:修煉是自己修自己那顆心,修去自己的人心、執著、觀念,你要自己依照大法來向內找自己的問題。與其你大把大把的時間找這個同修交流,找那個同修交流,不如把師父的那麼多講法多學學,你有甚麼執著師父都會點化給你。她對我的說法相當不認同,最後不歡而散。

還有很多同修法也學的很好,很多法也背的到,說話也盡是一段一段的法在背,看別人有甚麼人心執著也倒是一清二楚,就是不修自己──看別人有這樣心、那樣心,看自己簡直就是花一朵,完美無缺。

修煉就是修自己,如果看自己簡直都沒人心執著了,那還修甚麼啊?不就沒法修了嗎?那自己的所作所為到底是不是符合法那就更不知道了。所以才會說出許多狂妄自大的話,甚至做了破壞大法而不自知的事。

四、待在無神論中沒出來,中毒太深

其實不會向內找就是沒學好法,也沒學懂法,才不願意找自己、不懂得找自己,也找不到自己有甚麼人心和執著。用人心做事,用人的觀念,特別是用人類社會全面崩潰後的道德,用現代黨文化無神論觀點來認識問題的人,就更分不清好壞善惡了,自己做錯了事,盡怨別人。

說到無神邪論,我學《洪吟六》時發現基本上每一首歌詞都提到無神論進化論是邪說。在中共國,我們被這個邪說毒害的太深了,《九評》出來這麼多年了,邪黨文化的毒素還沒清除完,還有些看似很平常、習慣成自然的,仔細辨別發現其實是無神論邪毒在起作用。而當我認識到這個問題的時候,我看到我們很多同修,實際上是絕大多數同修,煉法輪功二十幾年了,其實還是個無神論的中毒者,所以面對這場邪惡的迫害,很輕易的就寫「三書」了;給邪惡保證完,還想煉,還想得到身體的健康,就寫個嚴正聲明。完全把修煉當兒戲。

不相信三尺頭上有神靈,不相信善惡有報,才敢自己做錯了事,不拿到真憑實據,抵死都不承認。

還有直接就有煉法輪功的人跟我說她不相信有神,我問她那你煉法輪功到底是為甚麼?她說身體健康啊!她很幸福的告訴我,她身體好了,幹活有勁,能背兩包化肥上山,開了好幾畝荒地種苞穀,一年要餵好幾頭豬,可以賣上萬的錢。

我問她,你學法嗎?她說學啊,我還背《轉法輪》呢。我說你快背給我聽聽吧。結果她真的把《轉法輪》第一講背給我聽。從她的認識上我找自己,也發現了「無神論」的毒素,我認識到這就是使我無法百分百的信師信法的最大障礙。這使我一下想起我看過的修煉故事《張道陵七試趙昇》,張道陵的大弟子周倀問他師父:為甚麼您眾多弟子中只有趙昇能修成呢?張道陵答:只有趙昇無凡心。而我從故事中能看到趙昇有對他本門師父有著百分之百的堅定信心。而從張天師的角度看,是他的弟子要有成神,想要超脫世俗,想要修得圓滿的心,才能修成。那時我想起師父《心自明》的一句法「放下執著輕舟快 人心凡重難過洋」。

五、用淺薄的、常人般的感激和人情對待法

我們因為對大法淺薄的理解,對師父像常人般的感激,用人的情感來理解大法和師父,這都是我們修煉上不去的原因。

我想同修們都再去學學《警言》這篇經文,或者再反反復復的去學懂《精進要旨》,他會讓我們很快的在法理上提高上來。

六、請珍惜師父對我們的珍惜

能承認自己是煉法輪功而走到今天的,師父都是萬分珍惜的。我們不能再用常人的理來做錯事了。

我們回過頭來看看自己走過的修煉道路,有的走的正,有的走歪了,有的半途而廢了,有的徹底掉下去了。師父看著我們一路走來,魔難重重,一次次給我們機會,給我們能修好自己的時間,所以結束的時間一拖再拖。師父就是想讓我們能修煉好,讓我們能真正的在法中提高上來,而不是一錯再錯。

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做事情應該是比較成熟了,可是我們修的太差勁。迫害還在持續,並不是邪惡還有多厲害,是我們人心執著太重,脫不掉這張人皮啊!

其實師父早就要結束這場迫害,一直給我們時間修煉上來,可是我環顧四周,摔倒了不爬起來的眾多,走歪了道的撞了南牆也不回頭,名利情一樣也放不下的,大有人在,清醒理智的反而是少數。

我不是個悲觀主義者,這確實是我看到的我們這個地方真實的修煉情況。當然這只是我自己的認識,不在法上的請同修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