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渾身是病的我修大法獲健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九月二十二日】我從小身體就有病。過去如果小孩死了,用谷稈打個簾子把死孩搭起來送埋小孩的地方,我被捲了好幾次,還拾一圈小石頭做記號,隨時好送去;可我活過來了。結婚後,大兒子三歲那年,有一天,我醒來,看電燈真亮(那時農村沒電燈)就丈夫一人在這,忙問:「我在哪?孩子呢?」他說:「在某某醫院。」我說:「咋在這呢?」他說:「早上你暈過去了,找家人用擔架把你抬到這。一天了,你才醒來。」

生三女兒時,我整天就是睡,不能吃、不能幹活。二媽和我婆婆聽說我病的快不行了,就強逼丈夫快借錢給我治病,怕我死了,這三個孩子咋辦?到醫院,醫生說:「人咋病成這樣才治?全身沒好地方,內臟都是腫的,太危險了,得好好治,太危險了、要不……」吃幾副藥見好,可借的錢用完了,沒錢治了,病又復發了,肚子鼓鼓的,頭、手、腳、腿麻、脹、痛。

那時我真有死的心。我媽看出來說:「你看這三個寶寶,你能狠心扔了不管嗎?」我強忍著疼痛,煎熬著。

Advertisement

一九九八年我妹妹說:「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你煉吧。」我就開始修煉,沒多少日子,全身的病都好了,太神了。

以前我不能坐車,連坐拖拉機都暈。有一次和同伴辦事,坐在車上一路盡吐,最後吐綠水,口苦的很,就像病了一樣。同伴說:「從來沒見你這樣暈車的,嚇死人了、臉蠟黃的。」學大法後,再也不暈車了。

在二十多年修煉過程中,真是太幸運了,渾身是病的我,自從修煉大法,再沒吃一粒藥,沒打一針,全身的病全好了。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