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修大法十四天 糖尿病痊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九月二十一日】我今年五十歲,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我跟媽媽看過師父講法錄像,到煉功場也煉過功,但抱輪怎麼也抱不動,胳膊舉不起來,就不煉了。結婚後,照看孩子,操持家務,料理生意(搞物流),全落在我一個人身上。丈夫脾氣暴躁,不但不幫我,還天天看我不順眼,找茬打仗,還常跟客戶打仗,我還得去擺平。我身心疲憊,最後離婚了。

婚姻的不幸,生活的坎坷,我已積勞成疾。三十六歲時,我得了糖尿病,高血壓,視力散光,頭疼的晚上睡不著覺,頸椎病、腰痛等病,僅幾年就發展到糖尿病綜合症,眼底充血,心絞痛,腳趾爛的不封口,全身無力,口渴的盡喝水,不喝水口乾的不能說話。

二零一五年,我的血糖高達19,大夫讓我打胰島素,並且要我一輩子都得打這種藥。我開始打胰島素緩解病情,但病情還在發展,到二零一九年時,身體出現三高(高血壓、高血質、高血糖),不敢吃水果,也不敢隨便吃東西,一把一把的吃藥,吃激素藥吃的我身體虛胖,我一米六五的身高,體重竟達到八十多公斤,人每天迷迷糊糊,有時還出現休克狀態。我對生活失去了希望,感到生命快到盡頭了。我開始安排後事了。

Advertisement

二零二零年六月,我去外省送孩子上學,到了母親家。看見七十歲的母親紅光滿面,精神煥發,天天起早貪黑的學法煉功,白天出去救人,一天樂呵呵的,我心裏得到一點兒安慰。母親為了勸我修煉,找來學法小組的阿姨。阿姨帶她女兒和外孫女來看我,給我講了她們的修煉故事。我動心了,決定開始修煉。阿姨和媽媽天天上午出去救人,下午和我學法、發正念,晚上媽媽陪我煉功。

煉到第十四天時,我晚上做了個夢,夢見我打針時,看見針管裏沒有藥。我醒來後悟到,師父點化我沒病了,師父把我的病根已經摘掉了,不需要打針吃藥了。我立即停了胰島素,也不吃藥了,把剩下的一千多元的藥全扔了。

三天過去了,我沒有任何不良反應。過去一天不打針吃藥,嘴裏乾巴的牙沾在嘴唇上嘎巴不動,特別難受。現在都三天沒打針吃藥了,嘴裏還水汪汪的,很舒服。我高興的把此事告訴媽媽和阿姨。她們都很高興,鼓勵我說:「悟性還挺好。在你開始修煉時,我們兩個對你打針吃藥的事就商量過,不阻止你,讓你自己悟,順其自然。看起來,悟性還不錯。我們不能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繼續努力吧。」

我得糖尿病十五年,打胰島素五年,修煉十四天就奇蹟般的好了,其它的病也不治而癒,這不是神功嗎!我在媽家煉了兩個月,還學會了上明慧網。

我現在已經修煉兩年多了,在這兩年多時間裏,我沒打過一針,沒吃過一粒藥,甚麼水果都能吃,飯菜涼的熱的都能吃,體重已降到六十五公斤,無病一身輕,走路生風,甚麼活兒都能幹,我的生活充滿了陽光。是大法救了我,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是師父把我領上返本歸真之路!我無法用人類的語言來表達我對師尊的感恩。師尊,我要聽您的話,努力做好三件事,跟您回家。

我真誠的告訴患糖尿病、高血壓等疾病的朋友們:我們有救了!師父講:「人的身體是不應該有病的,有病就屬於不正確狀態」[1]。疾病不屬於我們的,我們的先天本性是真善忍構成的,疾病是後天業力造成的。

修大法既能祛病健身,還能返本歸真!何樂而不為呢?!大法師父無所不能,只要真心修煉,甚麼病都能好!

我的朋友們,我的同胞們,快醒醒吧,共產惡黨是撒旦魔鬼,它要毀滅人類,別再上當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