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大法在我家展現的美好與奇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九月十三日】我生長在東北農村,前半生坎坷不平。結婚後,跟隨丈夫到內地生活。一九九四年,我父親去世,我們將我母親接到了我家。因我和母親不是本地戶口,也沒有甚麼經濟來源,就靠丈夫一點微薄工資維持生活。有時有機會我就打一點零工。

母親來時就有好多病:胃病、肝腫大三指、婦科病、高血壓、風濕病、一年四季頭上離不開帽子,腳上離不開棉鞋,而且身上有附體(這是後來才明白的),一天不吃不喝,也不知道要吃喝,神智不清,出門找不著家,生活基本不能自理。接她來時,街坊鄰居說:「她都這樣了,你還接她走,萬一……」後面的話人家都不說了。

為了給母親治病,中醫、西醫、各種偏方都用了,在東北還請所謂的神醫、巫漢、跳大神的看過,沒有任何效果。我家本來就不富裕,還得借錢給母親看病,後來錢都借不到了。附體經常操縱著她在家裏鬧,犯起病來要死要活的,家裏菜刀剪刀都得藏起來,上醫院醫院不收,再說我家也沒有錢讓母親住院治療。母親的病搞的我和丈夫每天提心吊膽。丈夫有時也發點牢騷,給我聽了真是有苦說不出。我也有好多病,如:腦神經痛、胃炎、頸椎病壓迫神經,右胳膊抬不起來,梳頭都搆不著頭頂,尾骨有骨刺,美尼爾氏症、盆腔炎、神經衰弱、心臟病,頭痛,疼起來就撞牆,斷斷續續上到小學三年級就不上了,所以不識幾個字。各方面的壓力使我經常以淚洗面,自嘆自己命苦,不知出路在何方,心情壓抑,身心疲憊。雖然這樣,還是得硬拖著身子頂著這個家,因為我還有個神智不清的媽呀!

正在走投無路之時,一位大法弟子跟我說,大法可神奇了,讓你媽聽聽法輪功師父的講法吧。那是二零零二年,當時江澤民流氓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非常殘酷,造謠誣蔑鋪天蓋地,我當時就想,我媽這些病醫院都不收了,我家要錢沒錢,人家大法弟子冒著生命危險,頂著那樣的壓力來告訴我,人家圖你啥?你好不好與人家有甚麼關係呢?人家不是為我媽好嗎?就這一想,我說:「不管怎樣試一試吧,死馬當活馬醫,因為我實在沒辦法了。」

後來就來了幾位大法弟子給我媽念《轉法輪》。我當時是抱著給她治病的態度,在旁邊陪著看著她,怕她犯起病來人家不好收拾,我就在一旁織毛衣。大概念了一星期《轉法輪》,也就是念了整本《轉法輪》共九講。看我媽變化不明顯。大法弟子那時也很忙就不再給我媽念了,但走時送我一本《轉法輪》,讓我珍惜這本寶書,讓我有時間也看一看。大法弟子無私的將師父講法磁帶、錄音機贈送給我。大法弟子的無私、善良深深的打動了我的心。

大法在我身上展現的美好與奇蹟

自從大法弟子在我家念了一週《轉法輪》後,我的心被深深觸動了,這是我有生以來從沒聽到過的,怎麼還有這麼好的師父和這麼好的法!而且大法弟子的善良無私、她們的音容笑貌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我認定法輪功是正的,不像電視上說的那樣,我迫不及待的讀了《轉法輪》,念完書沒幾天,我的右胳膊能抬起來了,能自由自在梳頭了,腰也不疼能彎了,更神奇的是原來神經衰弱晚上總做噩夢,現在不但不做噩夢了,而且看見自己總是在天上,穿著漂亮的服裝,頭上戴著菩薩的頭飾,身上戴著項鏈,身邊一邊一個小仙童,頭上兩邊紮著小仙鬏,就像古代的裝飾,美妙極了!因是在夢中,就不相信這是真的,我想這是我嗎?眼前馬上就顯現出一個像如來佛形像的大佛,兩耳垂肩,頭髮捲捲的,笑呵呵的拿著一個圓圓的鏡子讓我照。我一看真是我,小眼睛,是我十三、四歲的模樣。心裏那個美啊,醒來之後還激動不已。

我心裏想怪不得大法弟子在這麼殘酷鎮壓下還這麼堅定,法輪大法真是太好了,這可不是一般的功法。我以為大法弟子都能看到我看到的景象呢,這增加了我學法的信心。其實在我自己還沒有正式看書之前,有個晚上睡覺,腦子裏總是重複出現「返本歸真,返本歸真,返本歸真……」我不知道是咋回事,也不知道啥意思,雖說那時大法弟子給我媽念《轉法輪》,我在一邊聽,但沒往心裏去,我就把枕頭掉來掉去,還是那句話。後來把丈夫折騰醒了,他說:「大晚上不好好睡覺,折騰啥呀?!」我說,我問你個事,甚麼叫返本歸真?丈夫說,這我也不好解釋,等法輪功弟子來了,你問問他們吧。第二天,大法弟子來了,給她們講了這個情況和夢中的神奇景象,她們高興的說:「你和師父緣份挺大,你根基好,這是師父鼓勵你,讓你珍惜大法跟師父回家呢。師父看你在人中苦,你還沒學法煉功,師父就已經在管你了,給你調整身體,你一定要珍惜這個緣份啊!」

二零零二年,那年我四十九歲。一天晚上丈夫在看電視,我在旁邊看《轉法輪》,我對丈夫說:「我文化水平低,沒上幾天學,好多字不認識,不會的字你得教我。」因為他看到了我的變化,高興的答應了,還開玩笑說:「你也變成文化人了。」

那天晚上看書,心裏特別靜,電視對我一點干擾也沒有,而且裏面的字有時變的特別大,頭和眼睛一點沒疼,心裏特別敞亮。

就這樣,不會的字丈夫教。學完一遍《轉法輪》,我多年不癒的嚴重的月經失調流血不止的病徹底好了,我沒花一分錢,師父給我治好了花多少錢都治不好的病,我太感恩師父了!

後來我開始學五套功法。老同修給我拿來了煉功磁帶,教了幾遍動作。第二天下午,家裏沒人,我拉上窗簾,錄音機一打開,開始煉功。聽到了師父那慈悲慈祥的聲音,好像師父在召喚我似的,我當時就像靜止了一樣。只有自己的思維,那舒服美妙無以言表。

第二套動作是抱輪,我胳膊剛一抬起,身上的汗像水洗一樣流,那時屋裏還很冷,這時眼前一群飛天仙女在天上飛,穿著漂亮的白色衣裙,後來又出現了觀音菩薩,手裏拿著花瓶朝我笑,又看到如來佛,捲捲頭髮半身像,兩耳垂肩,笑呵呵的,我心想,這不是佛嗎?前三個鏡頭出現之後,最後一個鏡頭是我們慈悲偉大的師父在《轉法輪》中穿著西裝的鏡頭,莊嚴神聖,師父笑呵呵的顯現在我眼前,我激動的眼淚一直往下流。等到疊扣小腹時,小腹部位好像有塊冰。第一天半小時的抱輪,就這樣結束了,心裏那個激動,好幾天都沉浸在幸福之中。

第二天,同修來糾正我的動作,問我煉動功了嗎?我說我煉了,同修又說,四個抱輪動作,你都抱下來了嗎?我說,我都抱下來了。同修很吃驚的說,是不是挺累?我說,累啥呀,我感覺挺輕鬆,特別舒服,我說了我在煉功時出現的奇景,最難忘的是師父的大法像都顯現在眼前了,我真是太幸運了。同修聽了也很激動,為我高興。

是啊,母親生我養我,給我人身,但她治不了我的病,她自己還病魔纏身,主宰不了自己。隨著不斷的學法,我明白了人活著的意義。為甚麼在人中我這麼苦,是生生世世輪迴轉生中欠下的業力,欠債必須得還。修煉不長時間,我的各種疾病不翼而飛,我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我沒花一分錢,師父沒要我一分錢,給我治好了常人醫院都治不好的病,師恩難報啊!世上上哪找這麼好的師父啊?!謝謝恩師!

母親敬念「法輪大法好」出現奇蹟

二零零三年,我教母親煉功。後來由於各種原因,她頭腦還是不太清醒,干擾很大,也就不煉了,我就教她背師父的《洪吟》中詩句,後來能背十多首,天天讓她念誦「法輪大法好」。她的身體也越來越好,原來從不敢吃涼的東西,現在能吃冰棍、喝飲料、涼開水,甚麼都能吃能喝了,帽子摘了,腳上能穿拖鞋了,不怕涼了,臘月穿著不太厚的棉衣在外面曬太陽,從那以後沒吃過一粒藥,身體一直挺好。母親也是一個很要強,心靈手巧的人,甚麼事都不愛麻煩別人,天天心裏念「法輪大法好」,有時還恭敬抄寫「九字真言」,寫的非常乾淨整齊。她的頭腦變清醒了,有時還能做針線活,做小孩鞋,納鞋底,做拖鞋。左鄰右舍誰見了都誇她手巧、活好。

我媽今年九十三歲了,不需要別人伺候,還能自己洗衣服。

二零一六年,我和我媽回老家辦土地證。街坊鄰居都以為我媽早就不在世了,因從老家走時都病成那樣了,老家和她同齡的也早走了,可見我母親身體比原來好得多,帽子、棉鞋不戴不穿了,都非常驚訝,說你怎麼比原來還年輕了呢?你吃甚麼靈丹妙藥了?我母親高興的告訴他們我就天天念「法輪大法好」念好的。他們問您一天念幾遍?我母親說這個不論遍數,有空就念,吃飯、睡覺、走路不管你幹啥,時時想著念。母親不會講真相,但她身體就是一個活見證,世人從她的身上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和超常。有的身體不好的鄰居也開始念「法輪大法好」了。

丈夫身上顯現的神奇

我和母親都是農村戶口。二零一六年家鄉關於老保一個月每人一百元錢,如不回來辦理手續,一百元錢就取消了,而且幾個月得本人親自去認證一次。一次我們全家回到了東北,丈夫肚子開始疼,是闌尾炎發病了。剛到東北當時不是太疼,因在異地醫院,費用太昂貴,得幾萬元,回家去單位相關醫院也就是幾千元錢,一直沒做手術。過了三年到了2020年疼的厲害了,我們決定回家做手術。到醫院會診,醫生一看他的情況,就大喊大叫起來,埋怨看得太晚了,甚至有生命危險。

醫院讓我簽字,如出現任何問題,醫院不負責任,即使簽了字,醫生也不想給做,因丈夫的闌尾炎太嚴重了,都七十歲了,而且他還有其它病,如心率過速、氣管不好、疝氣等等病,丈夫疼的太厲害,我堅定的簽了字,心想:沒事,我求師父。丈夫進手術室前,我告訴他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答應了。

醫生告訴我說他的手術時間要長。我在走廊等著,我堅信大法堅信師父,一切交給師父,丈夫一定沒事!還不到兩個小時,醫生出來了,說:「手術成功,一切正常。」我激動的在心裏感謝師父救了他。

不一會丈夫就從手術室被推了出來,醫生說因打了麻藥,你得總叫著他,他氣管不好,不然容易過去。我心裏想沒事。後來丈夫醒了,一切正常,臉上表情沒有太痛苦。

和丈夫同病房一個二十多歲的小伙子,剛一發現盲腸炎就來做了手術,做了兩個多小時,疼的他整天大呼小叫。他看我丈夫身體那麼多病,而且七十歲卻沒那麼痛苦,就說:「我身體這麼好,才二十多歲,還扛不過一個七十歲的老爺子?」那小伙子還納悶。他的病還挺嚴重,發炎了,在烤電,晚上不能下地去廁所,要家人接尿。我丈夫下午一點進的手術室,不到三點出來了,晚上我扶著他去廁所的。醫生預計丈夫最少十天才能出院,可一星期就回家了。

感恩師父!感恩大法!大法真是神奇!這也證實了師父的法:「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

法輪大法的神奇超常和給予我家的恩賜,我們全家人的受益,這是現代科學無法解釋的。特別是邪黨灌輸的無神論毒害了眾生,使人們不相信神佛的存在,在我、我母親、丈夫身上出現種種神奇超常都是看得見的事實。現在我們不但有健康的身體,前幾年還買了樓房。如果我和母親不幸遇大法,如果沒有偉大師父的慈悲救度,現在是甚麼結局可想而知。

希望眾生在大法弟子的講真相中早日明白大法真相,清除邪黨謊言的毒害,退出邪黨的黨團隊組織,從而能在這場武漢肺炎的大劫難中留下來,有個美好的未來吧!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