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母親的喜悅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九月十九日】下面我分享的是母親修煉路上的點滴故事,見證大法的神奇。

得法的喜悅

母親今年六十六歲,來自農村。小的時候,母親經常在勞作之餘,給我和妹妹講一些民間故事。有一些體現了「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天理,有一些是神仙點化人、度化人的故事,我們聽得津津有味,對故事情節充滿嚮往。有時我心裏想,要是神仙爺爺能點化我們該多好啊。

一九九七年十月的一天,我喜得大法。當時我還在外地讀書,到年底回家時,我把大法書和資料請回家,告訴母親:這是千年不遇萬年不遇度人的大法。母親聽了我的分享,如獲至寶,滿心的喜悅。

Advertisement

接下來那個寒假,母親一有空就和我一起學法煉功。很快,她全身感到一身輕,幹活也不覺的累,身上的疾病也消失了,母親感覺自己像變了個人似的,感覺更年輕了,氣色更好了,皮膚有光澤,每天幹活都很開心。

母親是一個從沒上過學,不識字的人,學大法後,有一天突然能通讀大法書《轉法輪》了。大法真神奇啊!

從迷茫到堅定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法輪功被迫害以後,家中遭遇了變故,我被非法勞教兩年。在邪惡形勢的壓力下,母親有些迷茫,出於怕心,不敢煉了。我從非法勞教回來後,被當地政府強行安排在一所小學任教,實際上是便於他們的監視。我一邊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一邊和周圍的同事,身邊的有緣人講述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他們中很多人深表同情。

在師父的保護下,兩年後,我來到了外地的一個城市打工。後來把母親也接過來了,母親看到我堅持修煉大法,觸動了她的內心,有時覺的大法好,有時又有些迷茫,甚至感覺是不是真的,有一次還勸我不要煉了。我此時才想起沒有好好和母親講真相,解她心中的疑惑。母親思考了好幾天,有一天,突然和我說:「大法是真(實)的,我還可以繼續修煉嗎?」我說:「當然可以。」

就這樣,母親又開始修煉了,告訴我:「這次我一定會堅修到底。」我為母親感到慶幸,一個生命主動的提高才是真正的提高。感恩師父的慈悲,不落下這個掉隊的弟子。

由於母親好多年沒有修煉,身體每況愈下,體質瘦弱,免疫力差,易感冒,患上了膽結石,經常有痛感。從新修煉大法後,身體又好起來了,膽結石引起的疼痛很快消失了,至今沒有復發。瘦弱的身體不知不覺強壯起來,大約半年多,體重增加了十幾斤。

借此機會,建議身邊精進的同修能找到和開導身邊掉了隊的同修,也許他們正處在迷茫中,走了彎路,正等著我們的提醒,早日跟上正法進程。

母親通過學法後,意志堅強起來了,之前的怕心也漸漸放了下來,能主動走出去講真相了。在我打工的這座城市,很多鄰里是不認識的。有一次,母親和一位剛認識的鄰里阿姨聊天,她們聊得很融洽,聊來聊去就講起了法輪功真相。這位阿姨很快就明白了,很感謝母親給她傳遞這個信息,站起來恭恭敬敬地念了三聲:「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有一天,聽說我二叔病危住院,母親和家裏人一起去看望他。見到二叔時,他說話聲音很小,氣息很弱,飯量也少。自從之前我被抓去勞教後,二叔對我們家很有些看法。母親猶豫了幾次,鼓起勇氣和二叔講起了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並說:「反覆念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對你病情有幫助。」

二叔相信,並跟著念了起來。後來,聽堂姐說,第二天,二叔身體和精神狀態好多了,已經提前出院了。

母親和我都感恩師父,感恩大法!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