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所裏講真相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八月五日】以前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我經歷過被勞教迫害,這二十多年中,還經歷過多次被洗腦、跟蹤、綁架等,已經記不清了多少次被迫害。

二零二一年六月,我被綁架到了當地看守所,沮喪之情緒陣陣襲來。

來到看守所,經過十四天的隔離後又換一個監舍。一進去,號長就仔細詢問因何事進來的,當得知我是法輪功學員後,對我很感興趣。號長是本地一個派出所的副所長,是個八零後,因收錢後給人辦事沒有辦成,被對方舉報。

晚上,號長邀請我上前演講,講法輪功到底是怎麼回事。大家能對大法如此感興趣,我於是披掛上陣,儘量重拾正念救人。後來幾次,號長要我提前做好演講準備,晚上給大家細講,我公開演講過三次。

在接下來的日子,號長幾乎是每天都要纏著我要我給他講法輪功。在放風時他要我給大家演示五套功法。他說:看了你煉功,我越來越不相信你們是某教了。得知我們每個動作都有名稱時,他說:這麼好的東西怎麼不告訴我。當我立掌發正念後,他過來問我:你剛才煉的是甚麼?是不是在鏟除共產黨!我很驚嘆他竟然這麼快就思考到這程度了。我被叫出去非法提審前,他特意叮囑我不要配合公安,要我發正念鏟除邪惡。

後來我被換了號室,在離開時,他交代我一定要把法輪功傳下去。每次經過他門口時,他都大聲的喊:法輪大法好!他後來只判了九個月,在看守所期滿就回家了。

一個星期後,我又換了號室,又要面對陌生環境,感覺壓力很大。哪裏知道,新的號長對我更好!

新號長是本地著名的被邪黨定義為黑社會頭子,這次參與迫害我的一個主要警察就是他在外面時的「小兄弟」。我跟他交流、觀察,發現他人很不錯,素質很高,見識很廣,很有能力。他跟我說,他幾年前在台灣旅遊時,看到退黨現場,他主動過去簽字退黨。他在外面仔細看了真相光盤,對法輪功真相非常了解,還說他一個同事也修煉法輪功,人很不錯。他建議我就在床上打坐,坐地上怕不舒服。他跟我說:你儘管煉功,幹部說你,由我給你擺平。他還給我請律師,並已經開始行動,只是後來外面的同修給我請的律師到了,我表達了對他的非常感謝。他說:法輪功是我們的希望,得好好保護。有一次我打坐時,他就在我身邊看電視,他說:我看到一道閃電,是不是和你煉功有關?我立即說是。

我給他寫過近十篇臨別贈言,臨別時我送他三個麵包,並告訴他:這三個麵包分別代表:快速回家,健康回家,體面回家。他跟我說:某某,你隨便跟我講,你說甚麼我都信,你現在就製作傳單,我給你一個一個號室發。我對號室的人說:我希望你們下隊後或其它場合遇到法輪功(學員)對他們好一點,對他們最好的方式就是鼓勵他們堅持修煉下去。他們都很高興的答應。

有個稅務局的局長也進了看守所。當別人說「天安門自焚」,我還沒開口講,局長就搶過話頭,非常清晰的說:那幾個自焚的可不是法輪功,我非常清楚。幾乎不需要我講,他們自己談論的效果比我講的還好。他觀察到我勸退時不強求別人,他答應退黨後,跟我說:如果都像你這樣(勸退時我不強求對方,尊重對方自己的選擇),這個世界都是你們的。他又跟我說:你跟我說實話,我們這個房間有多少人三退了?我說我要保密吧!他又說:你說個百分比。我回覆:100%。他當即詢問新號長(不是那個黑社會頭子了,那時那位已經被送到監獄去了)。新號長說:我剛進來三天某某(指我)就給我退了。新號長是本地民主黨的成員。他跟我說:我允許你在我身邊打坐。後來這位新號長跟我說:你出去後給我打電話,我給你發一個月的生活費。

我要被送去監獄了,那天早上離別時,有人抱著我流淚。有個九零後小伙說:此刻,你最帥。此前,他說他的紅領巾在老家豬圈裏,如果幫他丟棄就好了。他還說:不管我減刑不減刑,我出去後一定跟你學法輪功。

臨走前夜,還有一個九零後小伙特意過來對我表達感謝。他感謝我經常替他值班。

我經常值雙班,別人值班是煎熬,我值班是我最期待的時刻,因為可以煉功可以長時間發正念,而且因為學法和講真相很好,煉功效果也前所未有的好。做的最好時,我夢中清晰的看到我的整個後背被揭掉了,一個女醫生在旁邊說:他新換的背比原先的都好!就是師父給弟子清理了身體。

我對我的文字表達能力很自信,我把救他們的心理過程寫成一篇篇的短小文字給他們傳看。被救的人就是他們自己,他們說是這麼回事。這樣比光口頭講效果更紮實。

有個小伙說:出去後你把傳單給我,我發給我親戚。還說:你們法輪功有甚麼口號沒有,我要紋身到我身上。有個室友過來說:是不是你幫我祈禱了?我真的減刑兩個月了呢,你幫我退黨!有一個小伙特意把他上訴後法院的反饋給我看:師兄(他要喊我師兄,他說他已經成了大法弟子),師父顯靈了呢,你看就我一個要重審!等等。

我被送到監獄去了,監獄發現我被送錯地方了,第二天又把我接回看守所,但號室換了。這個號室都是關係戶,是甚麼模範號室。有一個是本市下面一個縣級市公安局的副局長,也是因為受賄進來的。有幾個是很有錢的大老闆,年紀都不是很大。有一個是本看守所已經退休了的主要領導的兒子,這裏的獄警稱呼他某公子,是吸毒進來的,也答應退黨了。號長也是黑社會,也爽快的退隊。

這時我已經在看守所待了半年了,已經有了豐富的經驗,非法刑期也定下來了,不再沮喪,有的只有更有效的救人。

我幹活很賣力,還很主動,很樂觀,出活快。我的真誠友好的表現,他們都看在眼裏。憑我的經驗,任何一個新號室,最多十五天,我就會完全取得大家的信任。

號長說:如果誰干擾你煉功,我罰他站。他還關心的問我:你在我號室裏煉功煉的好嗎!還邀請我做離別演講,我演講完後還應邀唱了一首大法弟子寫的歌。那公安副局長說:你演講的蠻好!局長唯獨對我非常信任,要我幫忙給他後背抹護膚油。在交談中他說我們真有緣份,他的一個弟弟竟然跟我是大學校友。

有一個台灣博士後,臨走時握著我的手說:你是活菩薩啊,你說話真靈驗。還有公開要求我給他做三退的。有的還自言自語「法輪大法好」、「三退保平安」。

無數次,寫不完的感動。就是眾生主動的向前推我,我才沒有浪費在看守所半年多的時間。也是他們盡力的主動求真相求得救,才讓我從開始的沮喪迅速的解脫出來。

無論看守所,還是後來我被送到監獄幾個月,我認為有90%以上的人都對法輪功不反感,在監獄也就個別的幾個事務犯打手表現的很邪惡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