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鄰說:「大法弟子和我們就是不一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八月五日】我今年七十四歲了,是個不起眼的農村婦女,修煉法輪大法已有二十多年了。修煉後,我的為人處世得到了村民的稱讚,特別在對待婆婆的贍養問題上,很多親友、鄰人都說:「大法弟子與我們就是不一樣。」

我丈夫弟兄六個,還有一個姐姐,一個妹妹。我家排行老二。公公和我丈夫都已去世,一個小叔子過繼給別人了。

婆婆九十三歲那年,見了我總哭喪著臉,似有難言之隱。我猜透了她的心思,知道老人自己不想開口講,我就問她:「媽,你是不是不願做飯了?」她說是。

按當地人現在的做法,兒子去世了,兒媳婦就不用給老人養老了。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有些事情不能和普通人一樣對待,我應盡一份責任。於是,我誠懇的對婆婆說:「媽,您放心,您兒子不在了,還有我呢!別人家不養老人,我可不能不養。」

聽到我的話,婆婆有些焦急的問我:「那你說怎麼辦?」我說:「您就讓您的大兒子把弟兄們召集在一起,把這事說開了,您是願意幾家輪流住呢,還是讓各家輪流給您往家裏送飯。」婆婆說:「我還是願意住在自己家裏,甚麼都習慣、方便。」我說:「那您就這樣和您大兒子明說。」婆婆答應了。

過了幾天,沒有甚麼動靜,我去問婆婆這事到底是怎麼安排的?婆婆說:「你大哥說他不管,並說,按規矩說兒子不在世了,不讓媳婦贍養。我沒法開口說話。」我就又和婆婆說:「大哥不管,您就找我五弟吧,他當幹部,有這個能力安排好。」

過了不長時間,五小叔子就把我們都召集到了一起,將此事安排妥當了。

輪到我照顧時,早飯我都是給婆婆做兩個雞蛋一碗麵條。老人有些過意不去似的對我說:「他們幾家就給我一個雞蛋,你怎麼還給我兩個雞蛋呢?」我說:「媽,只要您能吃就好,我不和他們攀比,各人盡各人的孝。」

每到下雪天,我都會早點去給婆婆把院子打掃乾淨,怕她出門滑倒。

每輪到我伺候時,我會儘量抽時間多陪陪老人。我離開時,婆婆都會戀戀不捨的說:「他們都是把飯送來就走了,一天也見不到面了。就你不嫌棄我,還願意和我說說話。」我看到老人和孩子一樣,不願孤獨,希望有人能陪伴一下,所以即使沒輪到我的份上,我也經常去婆婆屋裏坐坐,和她說說話。

以前每到年終,每家都給婆婆三百元養老錢,自從分開養老後,他們都不給老人錢了。但我從沒停止過,每年都給婆婆五百元。婆婆感動的說:「人家三百元都不給了,我只留你三百元吧。」我知道她嘴上說不要,心裏挺高興。我仍然給她五百元。

婆婆今年已九十七歲了,身體健康無病,我和婆婆相處很好。

我給婆婆養老的事在村裏傳開了,有人見到我後直豎大拇指,說:「大法弟子和我們不煉功的人就是不一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