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忍辱、盡職的小學教師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七月九日】我從師範畢業後被分配到家鄉的一所小學任教。後來我一身的病,整天打針、吃藥卻無濟於事,三十九歲那年開始臥床不起。二零零二年,我四十三歲,去教委辦理病退時,朋友給我送來了寶書《轉法輪》。從此,我走上了修煉之路,恢復了健康,又回到了教學崗位。

「活磚」

有一年剛開學,領導找我談話,說:「某村莊因離學校太遠,孩子上學不方便。為了解決孩子上學問題,上級領導決定在那裏成立一個復式教學班。可誰也不願到那裏工作,你能不能替領導分擔一下,去那裏工作幾年?」當時我很衝動,同其他老師一樣,叫苦連天的推辭了。

回家後,我靜心思考:今天有點不對勁呀,同事不服從分配,因為他們不修煉。而我作為一個修煉人,怎麼也挑三揀四的?真是有損大法弟子的形像。

師尊教導我們:「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1]

我得好好找找我自己了。首先,那個小村莊路途偏遠,坎坷難行,每天往返二十來里路,我不願吃這個苦;其次,復式教學就是一位老師教兩個年級或多個年級,工作量大,忙碌,我不願意付出;再者,突然把我從中心小學調入偏遠農村小學,人們會認為我的工作能力差,被貶的名聲不好,沒臉見人。

我想的都是「我、我、我」,都是為我為私的,不為別人著想,真是汗顏。第二天,我主動找到領導說:「校長,昨天的事是我錯了。我是修煉人,我願意承擔這份工作。」校長起身,握住我的手,連聲說:「謝謝!謝謝!」

正當我已經適應了這種復式教學模式的時候,中心校有一個六年級教學班,因為經常換班主任,學生學習成績差,淘氣包多,成了全鎮有名的劣績班。家長經常到學校鬧,要求換班主任,領導感到很棘手。

校長找到我,說:「六年一班面臨升學考試,成績太差,會影響學校的聲譽,況且家長也想為孩子選一個好的班主任。想來想去,還是你最合適,因為你工作認真,肯吃苦……」就這樣,我又成了六年級的班主任了。

上任後,我全力以赴,起早貪黑的工作。經常是別的老師都下班了,我還在教室裏給學生補課。節假日,我把差生領到家裏補課,但從沒收過一分錢的補課費。

有付出,就有收穫。一年後,我班學生在畢業升學考試中獲得了全鎮第三名的好成績,得到了領導的好評、家長的認可。有的家長往我手機裏打話費,有的送禮表示答謝,我都婉言謝絕,一一退還。我告訴他們:「我是修煉法輪功的。教好學生是我的本份,禮物我不能收。」

學生畢業後,我又回到了那個小山村工作。半年後的一天,教學主任找我說:「校長請你去一趟。」我去了,一進校長辦公室,校長熱情的打招呼,說:「快請坐,快請坐。啊呀!這些年全靠你幫忙了,一次次為我排憂解難。這不,又遇到困難了:六年級班主任病了,缺個人手,家長提出來要你接這個班,我都不好意思開口了。」

我說:「校長,你也知道我是修煉法輪功的。師父教導我們大法弟子在哪裏都得做一個好人,我得做個吃苦在前、享受在後的人。如果我不是修煉了法輪功,我絕不會像一塊活磚一樣,任由搬來搬去的。」校長高興的說:「明白,明白,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我也為校長明白大法真相而會心的笑了。

盡職

我所擔任的那個復式教學班,因為學生越來越少被取消了。我選擇了一個離家較近的小學,開始了新的生活。

這個學校的校長是花錢買的官。他知道我修煉法輪功,怕自己受牽連,對我很排斥,大會小會的點我,還把一些不公的事強加於我,甚至到教育辦告我。

有一年開學初期,全校六個年級,其中有五個年級可以給差生降級,唯獨我班不可以。不但不可以,而且還得接收上邊降下來的四名差生。

還有一次,我班期末考試排全鎮第二名,校長硬說排倒數第一。在校會上把我痛斥一頓,還要把我驅逐出校。

面對不公,我不爭不講,默默忍受。我只管盡心盡力做好本職工作,只管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別無它求。

我在工作上一向是盡職盡責,全力以赴。每天早晨七點半前,我必須到教室。晨練課、自習課,我都親自陪學生學習;作業和練習冊我親自批改,從不讓學生待批,也從不放棄一個差生;有時一道題我要講十遍、二十遍……直到學生明白為止。

中午,其他老師玩撲克牌,我看護學生睡午覺。我校因離山很近,每當閒課,老師就上山採野菜、撿蘑菇,我從不參與。也正因為如此,我班的教學成績一直名列前茅。

辛勤的工作不但沒有影響我的身體,而且我越來越健康,充滿活力。這一切,校長都看在眼裏,慢慢的改變了對我的態度。一次酒桌上,校長說:「咱們學校我最放心的就是某老師(指我)。我一個月不上班,她都能正常工作。」

中國大陸的考場,營私舞弊是常態。我是修煉真、善、忍的,不能弄虛作假,隨波逐流。所以每次考試之前,我都叮囑監考老師:「不要給學生提示,我想看學生的真實成績。」

有一年,縣教委下令,要對全縣教學質量進行大檢測,各校之間輪流監考,輪流批卷。考試後,全縣按班級成績進行大排榜。結果,我們班語文、數學兩科總成績名列全縣第二名。

這一下,校長高興了,他在辦公室裏面對全體教師大聲說:「『法輪功』好啊(『法輪功』指我)!『法輪功』太厲害了!以後咱得讓『法輪功』吃了午飯再煉功。從明天開始,午休時間由十一點五十五改為十一點半。」說完,校長又跑到村長家報喜去了,因為村長的兒子就在我班上學。

也就在這一年,我被調入中心小學工作去了。校長挽留我,村長打電話往回追我。

結語

如今,我已退休六年了。回顧我的教學生涯,我可以說對得起良心,對得起學生與家長。我年輕時身體很不好,三十九歲病重,四十三歲臥床不起,妹妹給我算命,說我壽祿已到。

我現在六十有餘,身體硬朗,無病一身輕,是法輪大法為我延長了生命。我在法輪大法中修出的高尚品質,贏得了師生的好評,培養出了品學兼優的好學生。

感恩師尊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感恩師尊的慈悲苦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