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醫科大學八旬退休副教授唐旭珍又遭綁架、抄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五月四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四川瀘州市西南醫科大學退休副教授唐旭珍,二零二二年四月八日被瀘州市龍馬潭區派出所一男一女兩名便衣當街綁架,隨後遭非法抄家、搶劫,被處以監視居住。

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二十餘年來,今年82歲的唐旭珍教授堅持向民眾講真相、救世人,被非法關押、勞教、判刑、斷絕養老金等等,吃了無數的苦。她說,大法弟子為救眾生吃苦受累我無怨無悔。最令人痛心的是,在當今各種難以抵禦的大災大難危及人類的危急時刻,還有人不明真相繼續參與迫害救人的法輪佛法,他們將因此錯失得救的寶貴機緣而葬送自己的未來。

一、再次遭綁架經過

二零二二年四月八日,唐旭珍教授在鐘鼓樓公交車站下車後,被一男一女兩便衣攔截,男的說,配合一下,跟我們走一趟。唐教授不從,他們就說,你必須配合我們。於是一輛車便開過來,唐旭珍被塞進車內,被當街綁架。

唐旭珍教授被帶到龍馬潭區蓮花池派出所二樓的一間房屋,裏面有監控裝置對著她坐的位置,審訊桌上還有一個小的監控器(可能是錄音錄像的)一直對著她,直到沒電了才拿開。

參與綁架的女子王雪琳非法對唐旭珍老人詢問,姓侯的男子做記錄,問資料哪來的,活動情況等。唐旭珍拒絕回答。他們又將唐旭珍帶到三個地點,說是唐發資料或講真相的地方,要給唐拍照指認,唐旭珍拒絕配合。

下午,派出所所長兼邪黨書記喻磊通知唐旭珍所在的江陽區,估計由江陽區政府通知唐旭珍的小兒子來接人。小兒子開車帶母親回家,上車時,兒子的私車上已坐上了王雪琳與另一名男子。隨著開車回家唐的兒子打開家門,王雪琳二人與另一輛車上的二人,其中有派出所所長、邪黨書記喻磊,以喻磊為首的四位執法者未經房主人允許一擁而進,強闖民宅,然後又非法抄家。

唐旭珍到家已經是下午六點多了。闖進家裏來的四人均沒穿制服,沒有出示搜查證、警官證,沒人報姓名職務。他們竄到唐旭珍臥室裏把屬於個人信仰的私人物品如《轉法輪》、《洪吟》、《經文》等大法書籍數十本,單篇經文若干份;真相光盤,真相資料,空白優盤數十份等全部搶走。搶走的東西沒有當面清點,沒有留下清單。

第二天仍然身著便裝的女警王雪琳和另一女子上門說是補辦手續。唐旭珍抵制派出所警察的土匪行為,拒絕簽單。他們就叫唐旭珍的老伴簽。唐的老伴去年頭部受傷有後遺症,近來腰腿受傷還沒完全康復,身體、精神狀況都很不好,根本就沒有精力去看清那些單子上寫些甚麼,只是警察指著哪裏,他就機械的在哪裏簽字,簽些甚麼內容他自己都不知道。抄家當天簽了三張單,如此,唐旭珍的老伴就成了現場抄家的「目擊證人」,由當事人的親屬變成了合夥構陷的「證人」;第二天又簽了三張,其中可能有監視居住的通知。

四月八日王雪琳通知唐旭珍下週四(十四日)到派出所報到,四月十日星期日晚又專程上門通知週四去派出所報到,唐旭珍抵制迫害,堅決不去。

二、唐旭珍老人修大法身心受益 

唐旭珍,西南醫科大學(原瀘州醫學院)病理解剖教研室細胞學副教授。她曾患黴菌性胃炎、肝炎、膽囊炎、腎盂腎炎等,十幾種疾病纏身,非常痛苦。雖身處醫療條件好的大醫院,但藥物治療療效甚微,身體衰弱到了每日口含紅參才能維持工作和生活。更不幸的是一九九六年她又患了鼻咽癌,真是到了痛不欲生又雪上加霜的絕境。

但萬分幸運的是,法輪大法弘傳世間這千載難逢的機遇她遇到了,修煉法輪大法僅煉功三天,大便排出600毫升烏黑色的濃血,鼻咽癌的症狀消失了,經高科技檢測,專家確認,她的鼻咽癌好了。她說,法輪大法不僅給了我第二次生命,還改變了我的人生。狹隘自私的我變得心胸開闊了,工作、生活中更多的為他人著想了。為了遠處的或農村的病人,或醫務人員能早些拿到檢驗結果,經常加班工作,不記名,不求回報,更不要病人的紅包、禮物。

她說,我是一個無神論的實證科學者,我被法輪大法(法輪功)的超常與神奇震撼了。我認識到,除了我們現在能認識到的實證科學外,宇宙間還有更高的科學,值得我們去探索、實踐。通過眾多修煉人的親身經歷,我們都證實到,法輪大法是能使生命昇華的偉大佛法。中華傳統數千年來所敬重的神佛,確實是存在的。神佛於人是慈悲的,只要我們保持善良,保持對神佛的正信,危難中就會得到神佛的保護。

唐旭珍老人看到,中共迫害法輪功,許許多多的世人被中共邪黨的謊言宣傳矇騙了,毒害了。帶著仇視佛法的惡念,在將來的大劫難中,他們將失去被神佛救度的機緣。於是,在中共邪黨殘酷迫害的高壓下,唐旭珍滿懷慈悲善念向民眾講真相,傳遞大法的福音,挽救世人,這一堅持就是二十餘年。

三、講真相屢遭迫害、六年半牢獄

在這血雨腥風的二十餘年裏,唐旭珍遭到了嚴重的迫害:家被監視、出門被跟蹤;非法抄家數次;被非法關押十一次;三次被劫往洗腦班非法拘禁遭洗腦迫害;一次非法勞教三年,二零零九年又被非法判刑三年零六個月。

當時所謂的庭審完全是黑審密判。唐旭珍說:二零零九年大約年底,瀘州市江陽區法院對我秘密庭審,起訴書沒送達到我本人手裏,庭審頭一天才通知第二天上庭,我沒有違法犯罪,不知要告我甚麼,沒有應訴的準備。審判庭內有審判長、公訴人、五個警察,加上當事人共十人,沒有一個旁聽者。法院沒有按正規程序公開告示,關注此案的親屬、朋友一個也沒得到開庭的通知,庭審秘密進行。法庭製造假證人、證詞,材料造假,而不准當事人申辯。故意省略了庭審過程中當事人陳述、自辯的重要環節。幾天後宣布判我三年零六個月。宣判後又剝奪我的上訴權。

唐旭珍老人遞交上訴狀,在訴訟書中指出:秘審、秘判不符合法律程序,是在私設公堂;沒有當事人說話的機會,當事人還沒怎麼說話就宣布休庭,非法剝奪當事人的自辯權;所謂的「人民法院」,沒有維護人民的權利,是假「人民」之名矇蔽百姓……看守所管教劉小玲告知,上訴狀遺失,不用交了,交了也沒用。第二次唐旭珍老人又遞交上訴,被告訴已「維持原判。」

唐旭珍的家人四處打聽得到她被秘審、黑判的消息。在當局企圖秘密劫持下監前,通過非正式渠道,唐旭珍老人得以與家人見了一面。二零一零年二月八日過年前夕,唐旭珍這位七十歲高齡老人被送往簡陽養馬河女子監獄迫害。中共監獄對法輪功學員迫害的殘酷性,那是罄竹難書!一個七十歲的老人所遭受到的難以承受的身心摧殘,一言難盡。

四、養老金被停發至今已經十年

唐旭珍老人被非法判刑後,大約從二零一一年十月,瀘州醫學院(現名西南醫科大學)在沒有合法手續、沒有正式法律程序的情況下就停發了她的退休養老金。並說,經院領導研究,「寫保證不煉法輪功就發給養老金」。用經濟制裁信仰是邪惡的,是違法的,是在執行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經濟截斷」的惡法。唐旭珍多次找院領導反映情況,多次被學校指使的保安攆出校門,學校還通知派出所將她野蠻綁架到派出所,從上午折騰到晚上……後來連學校辦公樓都不讓她上去了。

唐旭珍的養老金被停發至今已經十年了。在這十年裏,她沒有一分錢生活費,醫療費(沒有醫保卡)。西南醫科大學停發退休職工養老金違反《憲法》、《勞動法》、《社會保險法》,唐旭珍向相關機構層層申訴,要求信息公開、行政覆議等。依法維權討要養老金,阻力重重,異常艱難。但她在討要養老金過程中,依然堅定的堅持向相關機構、相關人員層層講真相。

五、綁架迫害中向派出所人員講真相、勸善

二零二二年四月八日唐旭珍被瀘州市龍馬潭區派出所綁架,警察詢問資料哪來的,怎麼活動的,唐旭珍拒絕回答;問她法輪功怎麼煉,五套功法的名稱等,只要警察需要了解的是法輪功真相,唐旭珍就告訴他。詢問的警察說,你們的東西是不能印、不能發的。唐旭珍就告訴他,新聞出版署50號令99條,100條,廢止了江澤民期間下令禁止法輪功出版物出版的禁令,法輪功書籍、資料都是合法的。我們的資料向民眾講清真相,是在救人。尤其在病毒肆虐的災難中救人非常緊急。

警察說,法輪功是X教你不懂嗎?唐旭珍告訴他們說,憲法、刑法,各種法律法規,沒有法輪功是X教的規定;公安部【2000】39號文件定的邪教十四種沒有法輪功;把法輪功定為X教是江澤民幹的。你們不要跟江澤民跑,會遭惡報的。江陽區檢察院的肖桂林非要堅持誣判我,結果遭惡報車毀人亡。

唐旭珍對他們勸善說,好好保護好我們的大法書籍和資料,否則後果不好。有統計數據表明,武漢肺炎死亡者中共黨員佔了死亡人數的88%。蓮花池派出所所長喻磊說,他說他就要跟著共產黨走,還說,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

唐旭珍深深的知道,在當今大淘汰的、毀滅性的各種大災大難正逐步降臨人間的時刻,世人明真相,識正邪、知善惡,不追隨中共作惡,保持善良的本性,危難中才能得到大法的救度,平安度過劫難。迫害二十餘年來,作為一個高級知識分子,她放棄了到手的名、利,及養尊處優的悠閒與舒適,甘願為救眾生吃苦受難。她認為,大法弟子為救人付出再多,吃苦再大也無怨無悔。

真正令人痛心的是,大難當前,有一些人還執迷不悟,在繼續參與迫害法輪功的罪惡中葬送自己的未來。如王雪琳綁架唐旭珍,非法查抄後的第二日登門補辦手續要唐旭珍簽單,唐旭珍拒絕。王雪琳就威脅說,不簽就把你門上的對聯撕了!願意下地獄的喻磊與囂張的王雪琳這樣的一些人,他們不願了解真相,也就看不清失去未來將是甚麼樣的結局,他們才是最可憐的。像唐旭珍這樣的大法弟子們,都真切而急迫的期盼著這些人員能儘快醒悟,能放下種種偏見,踏踏實實的、真正的去了解法輪功真相,停止迫害,從而使生命有救,留下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