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被迫害致死 遭十年冤獄的魏彬再次被枉判六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五月二十三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四川省江油市太平鎮新華村法輪功學員魏彬,二零二二年四⺝二十九日被非法判刑六年,勒索罰金6000元。這次是他第二次遭重判,現已上訴。

魏彬(魏兵)在二零零二年遭非法判刑十年,在德陽監獄入監隊,遭受毒打、烈日暴曬、長時間罰站等各種迫害。他父親魏朝海二零零九年九月被惡警綁架,之後被非法判刑七年,二零一一年也被送劫持到德陽監獄迫害,魏朝海於二零一三年一月一日被德陽監獄迫害致死。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二零二一年六月十八日上午大約8點多,魏彬的母親外出,途經江油市陽光小區人民醫院附近,四、五個中共便衣警察突然沖到她身邊,粗暴搶走她背在身上的包和家裏的一串鑰匙。她之後被戴上手銬、蒙上眼睛綁架到綿陽市富樂山。七月二日中午,她被轉到江油公安局辦理了取保候審,公安局叫她姪兒接其回家,在取回鑰匙時,她被強迫打手印。

在他母親被綁架的同一天,另一幫惡警用搶走的鑰匙開門,魏彬當時在睡覺,他們把魏彬銬在客廳,進行非法抄家。家還還沒抄完,他們就把魏彬綁架到綿陽市富樂山。

警察搶走了所有法輪大法書籍和師父法像、電腦三台、手機、播放器等物品,還搶走魏謀生的修理工具、電池、配件和銀行卡等。參與抄家搶劫的警察名字:張溦、尹建丁、王波等。

魏彬被非法關在富樂山期間,一直戴著手銬達半個月之久,惡警惡人不准他睡覺,他只能偶爾小睡兩、三個小時。他們整晚把魏彬銬在審訊椅上審問,白天他被嚴加看守,他們強制讓魏彬承認撥打語音電話,3800餘條電話等。但通過開庭,經查明兩張電話號碼的通話清單,並非是以自動撥打號的形式通話。

總共開庭四次,前三次開庭有請的律師在場,第四次開庭,因疫情隔離,天津律師被隔離十四天又加七天,無法參與開庭。

惡警以這種刑迅逼供的方式強制魏彬承認所謂的「證據」,大家知道,非法剝奪睡眠是一種很殘忍的刑迅逼供行為。

檢察官蔡德芳(男),江油市法院法官鄧彥文(女)、蒲陽(女)、任大軍(女)合謀偷偷摸摸判魏彬(6年刑期)罰金6ooo元。

關於魏彬和他父親魏朝海遭受的迫害,請見明慧網文章《四川魏朝海、魏彬父子同被德陽監獄關押多年》《魏朝海被四川德陽監獄迫害致死》等。

四川德陽監獄位於德陽黃許鎮,是四川省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黑窩之一。為迫使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德陽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令人髮指。據不完全統計,被德陽監獄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沈兵、肖洪模、林德明、李建侯、曹平、熊秀友、李正靈、王增仁。為迫使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邪惡具體迫害的手段包括:面壁而站、曬太陽、冬天吹風冷凍、站軍姿、做正步分解動作、罰蹲、罰站,強迫背監規,夏天暴曬跑操不停、關單間囚禁毆打、不讓上廁所等等。

據悉,該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大致分為「入監隊」和所謂「下隊」之後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剛被劫持到德陽監獄的法輪功學員,被集中關押在入監隊遭受「集訓嚴管」的迫害,包括強迫跑步、站軍姿、罰蹲等各種體罰,和侮辱性的走鴨步等,以及強售其奸的精神迫害--所謂的「政治學習」洗腦。法輪功學員「下隊」被分到各監區後,每個監區都有專門負責此事的警察,警察又指派兩個兇狠剽悍的重刑犯包夾一名法輪功學員,採取各種殘酷的手段,強迫法輪功學員寫所謂的「三書」,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同時法輪功學員還被強迫超負荷做奴工。

國安王姓警察:17780302834,15228387366 監視人電話13547123965,150821728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