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冤判12年 梁華再遭警察騷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三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八日上午十一點多,四川省江油市公安局曹法軍(音),帶著一名警察衝入法輪功學員梁華開設的理髮店內,說要執法,氣勢洶洶地問梁有沒有煉法輪功,梁回答有煉,對方追問甚麼時候煉,梁回答想甚麼時候煉就甚麼時候煉。

梁華和孩子
梁華和孩子

之後,梁發現另一名警察隨即卸下一部機器,梁追問是甚麼,對方回答是執法器,梁才知道,整個詢問過程,已經被警察全部拍下,她之前根本不知道,也沒反應過來,因為,對方一衝進來,一人詢問她,一人就開機拍視頻。

梁指對方沒出示任何證件,她要求對方出示時,警察說甚麼都沒有。警察也沒通知要拍視頻。當地法輪功學員都知道,曹法軍是當地迫害法輪功的主要責任人。

梁華於二零零一年被四川省綿陽市涪城區法院秘密判了有期徒刑十二年,在被關押期間,受到各種酷刑的迫害,家人也受到牽連,在她出冤獄時,當地公安曾威脅恐嚇她,叫她不要再煉,說要顧及後果,她當時一口拒絕。幾經生死,梁華從監獄釋放回家,沒過幾天安穩日子,她再次遭到警察騷擾。

以下是梁華曾經遭受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四川省江油市的公安人員開始跟蹤追查法輪功學員,當天,梁華就被帶到本地派出所查問。同年十月,她被江油市公安拘留四十多日,強逼她放棄修煉法輪功。梁華被放出來之後,公安要求她不能和其他法輪功學員接觸、交流。在一次和法輪功學員的聚會中,她第二次被江油市公安局拘留十五日,期間公安並恐嚇她的先生,要其與梁華離婚。公安還對梁華說:「你要不放棄修煉法輪功,我們(公安局局長和工商局局長)的官都做不成了。」梁華被放出後,公安要求她先生嚴加看管梁華,無奈,她先生只能把她反鎖在家裏幾個月。

二零零零年六月,面對全國範圍內鋪天蓋地的對法輪功誣陷宣傳,面對江油市公安對她的迫害,為了讓政府了解法輪功,梁華去北京上訪。但國務院信訪辦公室被各地的公安、警察、便衣特務把守著,不許法輪功學員上訪,見一個抓一個。於是她只好去北京天安門廣場。她第三次被抓,她絕食八天抗爭。北京的公安把她像刑事犯一樣,戴著沉重的腳鐐、手銬,並對她粗魯的鼻飼。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二零零零年七月份,她被送往廣東省蕙陽縣沙田收容所關押十五天。她的先生因此被降職,他們的日常生活受到當地的公安干擾。為了不給先生造成壓力,於是她離家去了四川省成都市,打一些散工來維持生活。可是,中共對法輪功的栽贓陷害、漫天造謠,愈演愈烈,梁華是一個修煉法輪功的受益者,通過修煉她身心健康,道德高尚。她的心放不下,她又一次走上了北京上訪之路,希望政府不要誣陷人民,希望政府不要迫害法輪功。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在天安門廣場上,她看見惡警狠打手無寸鐵的法輪功學員,她還未來得及做一個法輪功的動作,還未來得及說話,她就被抓了。北京的公安把她反銬在座位上,在寒冷的冬天,扒掉其身上保暖的衣物,公安開著冷氣直對她吹,還用冰冷的水一杯杯地淋在她的身上,其後,她被送往廣東省蕙陽沙田收容所。

在惠陽沙田收容所裏,她堅決抵制公安對她的無理審訊,她又一次絕食八日,所裏的醫生劉某、副所長惱羞成怒。惠陽沙田收容所的所長找了幾個彪形大漢(犯人),把梁華強行按在地上,用木棍敲打她的嘴、臉、牙齒,用扳鉗扳、敲她的嘴,搗她的口腔。梁華的臉被打傷了,牙齒鬆脫在牙肉裏,她的嘴唇和口腔都爛了。她血流得滿身,滿地都是。隨後,她還被那幾個彪形大漢抓住頭髮在地上拖行。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二零零一年三月份,四川省江油市的公安人員從廣東蕙陽押送梁華回四川時,梁華成功逃脫。四川公安四處緝拿她,甚至威脅她的家人。很不幸,梁華走脫兩個月左右,在湖北省武漢又一次落入虎口。

梁華被關押在四川省綿陽市第一看守所。電視台為了粉飾太平,誣陷法輪功,要梁華說一些假話,演示一些動作,梁華斷然拒絕了。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五日,梁華在沒有任何親人、家人陪同在場,在沒有任何法律律師辯護,在指控她「罪證」的人根本認都不認識她的情況下,她被四川省綿陽市涪城區法院秘密審判判了有期徒刑十二年。

當時,被判刑的還有法輪功學員林麗、王芳、景紹芳、蔣年莉、羅遠和。他們只是為了說句真話,將法輪功的真相告訴中國民眾,就被非法判刑。之後,梁華被送往四川省養馬河女子監獄,不久和十幾個法輪功學員一起轉到雅安市廬山縣苗溪監獄。

二零零三年年前,苗溪監獄搬遷到成都龍泉驛就是現在的四川省成都市龍泉驛洛帶文安鎮天琴服裝廠(勞改監獄)。在監獄裏,她沒有任何人身自由,她被迫幹著強體力勞動,還被二十四小時監視。她早上四點多鐘起床被強制跑步,被強行洗腦。在寒冷的冬天,她沒有厚一點的保暖衣物、鞋襪、棉被。她的手腳生滿了凍瘡,她的褲子開了叉,她的鞋穿得分開了家。在家人探訪的時候,還要遭到監視。公安幹警想強逼她寫悔過書放棄修煉法輪功,她不從,遭到公安惡人的毒打。她因為煉功,還被四川省成都市龍泉驛洛帶文安鎮天琴服裝廠(勞改監獄)裏的公安用鋼針扎刺她的雙手。毒打使她傷痕累累,當時家裏人見到她時,她只說了一句話:「你們要再來遲了,可能見不到我了。」

梁華是一位善良的、傳統的中國女性。她還是一個孝順的女兒,父親年老生病,病得很厲害,她時常守護在父親身邊。她關心、愛護家人,一直照顧著兩個妹妹。

梁華這樣一個好人,當法輪大法遭受到不公正對待時,站出來講幾句話,就被關押了九次,九個地方,每一個地方都布滿了人權惡棍江××的幫兇、打手。江××以一己之私,將現在的中國變成了一個沒有任何人身自由、言論自由的地方。

希望世界上善良的人們,能夠關注梁華和在中國千千萬萬遭受折磨的法輪功學員,共同制止江××對善良人們進行摧殘的犯罪行為。

在明慧網上,記載著中國大陸各地區很多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公安及中共國保警察遭惡報的事例,奉勸那些給江澤民當替罪羊的惡人,趕快收手,為自己和家人留一條後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