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我們這一大家子(1)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五月二十三日】今年五月十三日是第二十三屆世界法輪大法日,也是法輪大法洪傳三十週年。法輪大法福澤億萬眾生,不分階層、種族、膚色。所有真心修煉法輪大法的人,暫時沒修煉但真心相信並誦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人,無不發自內心的感念李洪志師父和法輪大法的威德,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

修煉法輪大法,能使浪子回頭,使家庭和睦,使貪腐者清廉自律,使絕症患者身體康復,使遇難者化險為夷……

人們常說:江山易改,秉性難移。我自從修煉了法輪大法,就像一個流浪多年的孩子找到了家。我從桀驁不馴,變成了一個能為別人著想的人,能用平和的心態,面對生活中、修煉中的關關難難。因為我深深的知道:今生,我只為修煉而來!

一、修煉前的人生坎坷

我出生於一九六九年。作為家中的長女,父母只希望我做一個聽話懂事的孩子。但是他們沒想到我非常難以管教,我也不知道自己為甚麼就是不聽父母的話。小時候的我,想做的事一定要做,完全不考慮大人們的心情。所以成了大人們眼中的「楊排風」、「假小子」。

上小學後,我開始打架。我梳著短髮,又瘦又小,但打架從不怯場,從不手軟,從來沒輸過。甚麼磚頭、石頭、木棒,能用上的都是我的「武器」,對人拳打腳踢是常態,罵人張口就來。那時無論父母怎麼打罵,我從來不哭不躲、不求饒,更不認錯,直到他們打累了住手為止。我從來不恨他們,因為我知道自己錯了,他們的打罵只是希望我聽話,希望我能成才。

上了初中,我打架打得更兇了,經常是一個人打一群。大人們經常帶著被我打哭的孩子來我家告狀,他們走後,我必然遭到一頓打。

上中學時我雖然也打架,但是沒耽誤看書。《西遊記》、《紅樓夢》、《三國演義》、《封神演義》,甚麼書我都愛看。因為從小我就一直有許多疑問:人為甚麼要死呢?人死了去哪裏了?人死了會不會再生呢?怎樣才能不死而永生呢?人要是永遠不死該多好啊……

沒有人回答我。大人們說我盡想一些沒用的,一個小孩子吃飽不餓就行了,胡思亂想幹啥!小時候看到的童話故事、成仙得道的故事,我都確信不疑。那時候誰家有人去世了,我都會跟著送葬的人一起哭,為人生命的短暫而傷心。

農村女孩一般二十歲就嫁人了。考學名落孫山的我在家呆著,已經二十五歲了。因為多次相親不成,我經常挨母親的罵,她說我挑剔。後來我賭氣地告訴母親:「別罵了,再有人提親我就答應。不管是瘸子瞎子,是個男的就行。」

一九九三年,別人給我介紹了L。他一米八左右的個頭,當過兵。因為沒啥文化,復原後也沒有固定的工作,家裏又窮,所以我母親堅決反對這門親事。L的母親因為不喜歡我心直口快的性格,也不同意。儘管雙方母親都不同意,三個月後我們還是結婚了。

結婚時,我沒要彩禮。婚後才知道原來L沒有工作,每天就是賭博混日子,有時還打仗。L有兩個哥哥、一個姐姐都已成家,家裏還有公公、婆婆和未婚的小姑子。婆婆家只有兩間平房。結婚後,我們就住到了L的大哥家。L天天都出去賭錢。結婚時我母親給了我四百元錢,婚後第二天就被L騙去輸掉了。他贏錢了,就買一些吃的;輸了,就空手而歸。

L回家也不與我多說話,我問他啥他都不吱聲。我話說不到三句他就煩了,說我磨嘰。L有時在外面過夜,回來不允許我問。家裏啥事他都不管,每天回家都要喝白酒。我在家裏過得咋樣,他不聞不問。

在外人眼裏,婆婆是個口碑很好的人:滿臉微笑,誰家有事都幫忙,能說會道。但是一見到我,臉就凝固了。公公對我一直很好。我去婆婆家時,要是家中有外人,婆婆會笑呵呵地與我說兩句話,還會跟別人誇一下我:孝順啊!聽話啊!可跟L總是說我這不好、那不好,不聽她的話,說我啥活也不幹,也不上班。導致L有時跟我吵架。我因為心裏怨恨婆婆,所以再也不去婆婆家了。

婚後不久我懷孕了,我想吃點水果都很難。L不喜歡吃水果,他就不買水果。我也破罐子破摔,啥也不幹。本來兩人就彼此不了解,沒有感情基礎,現在更像仇人一樣了,見面不說話,說話就吵架。我倆商量後決定:好聚好散,孩子出生後就離婚,生男孩留給他,生女孩我帶走。

婆家與娘家相距六十公里,我母親偶爾會來看我,但是我心中的苦不能告訴她。一方面這婚姻是我自己選擇的,自己得強撐著;另一方面怕父母擔心。從小我就不聽話,我不想自己都嫁人了還讓父母操心。在婆婆家這邊人生地不熟,連個說話的人也沒有。我整個人被壓抑的快瘋了,只等著孩子出生後離開這裏。

一九九五年女兒一歲時,我與L決定第二天去辦離婚。第二天早上,鄰居因為胸悶後背疼,喘氣費勁,讓L帶他去結核病院拍片查查。L的舅舅當時在結核病院上班,拍片不用花錢。他倆到了結核病院都做了檢查,鄰居沒病,L卻被查出得結核病已經有一段時間了。

從醫院回來,L就耷拉腦袋了。得了結核病不能喝酒、抽煙,不能生氣,不能幹重活,還得吃好的。這種情況下我決定讓L先治病,病好以後再離婚。

結核病人每天要吃藥,藥刺激肝和腎,每天必須吃好的來減輕藥物對體內器官的刺激,我決定去上班。我讓婆婆幫忙帶孩子,這樣下班回家我就能看到孩子,婆婆堅決不幹。沒辦法,只好把孩子送到六十公里之外的娘家。我每年只有過年、放假的時候才能去看孩子,孩子一直呆到七歲才回來。那時我心中特別記恨婆婆:天天打麻將,就是不肯幫我一點忙。

在鄰居的幫助下,我去一個批發商場賣鞋。上世紀九十年代,人們的工資普遍很低,我每個月六百元工資,中午還得自己買飯吃。工作時間從早上六點半到晚上五點半,很辛苦。為了省錢,我不坐公交車。L弄來一輛舊的自行車,我每天騎著它去上班。我騎車的速度很快,到商場十多里地的路程半小時我就到了。

那幾年,夏天的雨水特別大,下雨時披著雨披身上都是濕透的,又冷又餓;冬天地面上結冰,騎車容易摔倒,我身上摔的青一塊紫一塊是常事。中午吃飯只是湊合,買五毛錢的鹹菜,一元錢的花捲。那時我經常吃花捲,因為花捲裏有油,吃起來比饅頭能經得住餓。每個月我留一百元吃飯,給L五百元,讓他買自己喜歡吃的。這讓L很感動。三年後,L的病徹底好了。

上班時間長了,接觸的人多了,我的心情一天天好起來。但是在賣貨的過程中,罵人是常事,根本憋不住,有時還會跟顧客打起來。

二、修煉後以苦為樂

一九九七年的一天早上,我擦完鞋櫃上的鞋,看到對面服務員Z正在看書。因為我從小就喜歡看書,就向她借書看。她說:「這書你看不了。」我問:「為啥?」她說:「你整天又發脾氣又罵人的,這是修佛的書,你能看進去嗎?」我說:「我家三代人都信佛,借我看看。」她說啥也不借給我,我沒吱聲。

第二天早上我擦完鞋,洗完手,就跳到Z的櫃台裏,去搶她那本書。我告訴她:「今天書給我看,也就罷了;不給我看,誰也別想看!」她趕緊說:「給你看,給你看,你好好看看,看完了你要不信,千萬別罵呀,對你不好。」我說:「拿來吧,我不罵。」

我一看,書名是《法輪功》,書的頁數不多,再加上早上沒客人來,一上午我就看完了。我把書還給Z,告訴她:「這書太好了,我也想煉法輪功。」她說:「你天天罵人怎麼煉?」我說:「改呀,我一定改。」

那天晚上下班後,連續九天我都去了Z家,看了師父的講法錄像,學會了五套功法,還幸運的請到了《法輪功》這本大法書。

修煉後,我從法中明白了:德是個好東西,修煉長功全靠它。在服務行業工作時,打架、罵人都會給人家德,就連瞪人一眼都失德,所以就得改掉這些壞毛病。法中還要求:修煉人不能殺生。所以自那以後,我就不吃活魚,只吃凍魚。

師父還講了作為一個女人要溫柔,女人應該多關心和理解自己的丈夫。我想,作為修煉人對誰都得好,不能看不上別人,誰對我不好都是業力輪報,是我以前對人家有過傷害。想想自己以前對待丈夫的種種做法真是不好。

師父還講了各個階層中如何修煉的法。我悟到,要在家中吃苦耐勞;在工作中兢兢業業;在生活中不爭不搶;做生意要公平交易,把心擺正,不坑不騙;當官的不為自己,只為了讓百姓生活的更好。而且修煉大法不用進山,不用進廟,不用花錢。特別是修煉大法不分種族,不分貧富,年齡不限,只要真修,今生圓滿!

學法後我明白了,作為一個修煉人,修煉中要去掉的就是所有的執著心。病是業力所致,大業得大病,小業得小病,一切病都是自己造業的結果。小時候對生命的那些疑問,一切都釋然了。我只管在法中好好修,師父甚麼都能管。

那時我常常想:這法輪大法太神奇了。父母打了我那麼多年,都沒讓我改變;修煉大法後,我說變就變了,堅決不罵人、不打架了,整個人煥然一新,真有一種又活過來的感覺。那個絕望的我,又恢復到以前愛說愛笑的我了。我對L和婆婆的態度越來越好,對他們的怨恨一下子都拋到了九霄雲外去了。

過新年回娘家時,我就給親友、鄰居們放師父的講法錄像。父親和二妹修煉了,親友們也開始修煉了。我真心的希望所有與我認識的人都能得法修煉。那時候鄉親們看到了我的變化,我就告訴他們:「是法輪功改變了我,法輪功是讓人做好人的。」

一開始修煉,考驗就來了。有一天早上,我剛擦完鞋,一個男顧客站在櫃台前,我急忙熱情招呼,因為服務行業對早上開張是很在意的。如果一早上第一雙鞋賣的快,賣的順利,一天都會順利。這個顧客試了一雙又一雙,把我家男鞋的十多個款式都試了一遍。我一會找鞋,一會遞鞋,還幫他看樣式,還問他穿著是否舒適。忙活了半天他也沒買,一聲不吭就走了。他走後,別的服務員還在旁邊添油加醋的對我說:「一瞅這個人就不像真心買鞋的,連一句話都沒有。他就是來折騰你的。」

望著櫃台裏扔了一地的鞋和鞋盒子,我居然沒有生氣,趕快收拾整理這亂糟糟的一攤。心中不免感歎大法的神奇,我說不生氣就不生氣了,更別說罵人了,別的服務員還等著看我怎麼大罵那個顧客呢。結果,「好戲」沒上演。修煉前遇到這樣的顧客,罵他都是便宜的了,弄不好我還會動手。

修煉後,我每天都開開心心的,走路沒人的時候,都會情不自禁的向上躥高。我的心態變了,周圍的一切也變了,家庭也和睦了。那時,我早上到煉功點煉完功後直接上班;晚上去煉功點學完法、打坐完畢再回家。

L的病徹底好了,他當上了村裏的電工,也開始顧家了,時不時的買個碗買個盆。婆婆雖然對我依舊,但我不計較、也不生氣,還會給她買水果,偶爾做點好吃的送過去,公公每次都謝我。慢慢的,婆婆臉上的笑容也越來越多了。小姑子與我話也多了,有時會給我一些日用品、衣服甚麼的。

L經常對他的戰友說:「讓你們的老婆都跟我家『大仙兒』(指我)學法輪功吧,省的天天跟你們打仗,也不用擔心她們有外遇。」也常常聽到鄰居們對我說:「你婆婆說你煉法輪功以後,脾氣好了,人孝順了,還能掙錢了。」我告訴他們:「法輪功是讓人做好人的。」

有時候在路上遇到婆婆,她也主動與我打招呼了。我還常常聽到婆婆對別人說:「這世上的人都煉法輪功就好了,沒有壞人了,還要那些警察幹嘛?就都沒用了。」

那時候,修心性我沒覺的難,誰罵我兩句、打我幾下、佔我點便宜呀,我都一笑了之。而盤腿對我來說實在太難了,我的兩條腿硬邦邦的,根本就盤不上。煉靜功要求雙盤,而我單盤都盤不上,兩條腿像木棒子一樣硬。放在上面的那條腿,像個「高射炮」似的。在家的時候,我自己堅持壓腿;集體學法的時候,就讓小同修坐在我腿上幫我壓。那是真疼啊!每次都是疼的一身汗。

這樣堅持了一年後,我能雙盤了。可第一次雙盤僅僅一分鐘,還疼的我哇哇叫。那時候有集體環境,能量場強,大家在一起比學比修。我雙盤的時間一點點延長,感覺業力從大腿處一點點往下走,最後從腳尖排出去時,一陣涼風,頓時渾身輕鬆,可是自己的腳卻是紫黑色的,得很長時間腳才能恢復本色。

看著其他同修穩穩的坐著,我也天天咬牙堅持,十分鐘、三十分鐘、四十五分鐘,最後終於可以打坐一個小時了。

我明白了師父講的不失不得的法,按著師父在《轉法輪》中要求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去做人,嚴格要求自己,不與顧客吵架,再也不罵人了。好像罵人的話突然間都忘掉了,也不會罵了,每天抿著嘴笑。別的服務員問我是不是撿到甚麼寶貝了,天天這麼高興。我就告訴她們:「我煉法輪功了。這功可好了,讓人身體好,心情好,事事順心。」

我有空就學法,心中有法約束,真是變化很大。我的心態徹底變了,對L能關心理解了。他也變了,在家開始幹活了,每天把房間收拾的乾乾淨淨。他自己洗衣服、擦地、買菜、做飯等,啥活都幹。L特別支持我修煉,可把我美壞了。

也有不美的時候。有一次,我與L正在吃飯呢,不知怎麼回事,他突然抬手就打了我兩個嘴巴子。我莫名其妙,哭著跑了出去。想著自己從小到大,從來都是我打別人,這修煉了,有人敢打我了……心裏難受。可是我知道,修煉人要忍,心裏想這修煉也太難了,無緣無故的挨了兩個嘴巴子,還得忍著。怎麼辦呢,回去也打他兩下出出氣?不行啊!煉功人不能打人,自己還想一修到底呢,那就忍了吧。我咬咬牙,對自己說:「忍住,一定得修到底。」我擦擦眼淚,又回屋去收拾桌子。

事後L對我說,他也不知道自己為甚麼打我,打我的時候自己都不知道怎麼下的手。我明白了,是師父考驗我,讓L幫我提高心性呢。

跟婆婆歸伙後,我就天天做好早飯後上班。姨婆(婆婆的妹妹)見我孝順,便拿出錢為我們蓋了三間大房子,讓婆婆晚年與我們同住。L問我是否願意贍養老人,與老人同住?我高興地說:「可以,只要她們願意,我沒說道。」三間大房子蓋好後,公婆住東屋,大侄住中間,小姑子住西屋,我們就住在公婆以前住的兩間房,在大房子後院。但前院後院都在一起吃飯。

有一天婆婆對我說,早晨不用我早起做飯了。她早上醒得早,睡不著,早飯她就做了。我還挺高興,直感謝婆婆。第二天早上,我真沒起來做飯。可是當我早上睡醒後,聽到婆婆在隔壁屋裏正跟L告我的狀呢:「你這媳婦太懶了,早上不做飯,我這做好飯還不起來吃。」我聽到了,沒過去揭穿婆婆,也沒生氣,以後堅持自己做早飯,婆婆再也不告狀了。我自己做好了,一切都好了。無論婆婆說我啥,L都不再跟我吵鬧了。

給我提高心性最多的人是L的二哥。我們與婆婆歸伙後,家裏的一切花銷都是我們出的。公公一個月六、七百元錢,婆婆每個月只有一百多元錢。所以大部份的生活費用都是我們出錢。

二哥幾乎每天早上都來吃飯。他開車拉腳,每天也有一定的收入,但他來吃飯從不買任何東西,不花一分錢。每次吃飯的時候還要訓我:今天菜不好吃,咸了、淡了;醬油多了,菜的顏色差勁;飯太軟了,湯太淡了;這菜切的不好看,吃起來不入味……婆婆問他為啥不在自己家吃飯,他說來這裏吃飯是給我們面子,家裏的魚呀、雞呀都沒人吃,剩下的全扔了。婆婆向他要養老費,一個月三十元,他不給。

從我嫁到這個家的一開始,二哥每次見面都會旁敲側擊、拐彎抹角地說損傷我的話,說我傻,連三歲的孩子都比我尖。我修煉後又說我煉功煉傻了,這種話足足說了二十年。可見一定是前世我對他傷害不淺。

婆婆有兩畝菜地,我們結婚後,原打算給我們蓋個小房,種點菜過日子。姨婆為我們蓋完房子,二哥便把他住的房子賣掉,天天找婆婆要這塊地,軟磨硬泡,軟硬兼施。婆婆在和我們商量後,把這塊地給了他。二哥想在地裏多蓋一些房子,等到拆遷佔地時能得到很多補償。因為二哥手裏沒錢,便公開與別人說:誰到他地裏蓋房,等到佔地以後,佔地的錢一家一半,沒有人搭理他。L看二哥太沒面子,就拿出家裏所有的錢,在那塊地裏蓋了個大棚、車庫還有房子。二哥二嫂當時都說,佔地後所得的錢,我們兩家一家一半。

我們原本打算得挺好,以為佔地後我們就能用地裏蓋的房子換個樓房,再給孩子買個車,把剩下的錢一存,月月花銀行利息就夠生活費了。吃喝不愁,還不用打工了,多好!可是後來佔地時,二哥二嫂一字不提當初的承諾,佔地的手續都是背著我們簽的字。錢拿到手,二哥就搬家走了。

當時,很多家因佔地分錢不均打得不可開交,亂成一團。當時我與L都氣得不行,真是既失望又痛苦。我知道自己是修煉人,得放下這個心。可錢財動人心啊,幾十萬、上百萬真是不容易放下啊!那些天翻江倒海,剜心透骨,同時我還得勸L:「不是咱們的財,咱們不要了。只要咱一家人平安健康就行了。」說是放下這個利益心,不容易啊。一年後,我才放下。如果不修煉,拼了命我也得拿到那一半錢。

沒有相欠,何來恩怨,欠誰的債都得還啊!

給我提高心性最頻繁的是小姑子。她人心眼不壞、正義,甚麼事都無所畏懼,就是脾氣極其暴躁,翻臉比翻書還要快。所有的親友、鄰居們一提她的脾氣都發怵。

我若不修煉大法,這個家一天都呆不下去。在家裏,所有人都不敢說小姑子一句。她不但脾氣暴躁,發起脾氣來下手極狠,剪刀、菜刀啥都扔。稍稍不順心,就會找人發洩,甚麼時候罵夠了,甚麼時候罷休。她心情不好的時候,不惹她都會挨罵。家裏人個個都是她的出氣筒,尤其是我。

有一天我放假,在家與婆婆嘮嗑,小姑子聽錯了,就說我背後造她的謠了。跟在我身後罵,邊罵邊問我說沒說她壞話?我說沒有。她不信,接著罵,爹長媽短的罵,十年穀子八年糠甚麼事都扯出來。婆婆給我作證,說我沒說她。她說婆婆向著我,咋說都不行。

小姑子說:「你煉法輪功不是講真善忍嗎?你得忍,不忍你就是假的,你就白修。」晚上L回來後,她還找L告狀,說讓L修理我。L笑著說:「不用我修理她,你一個人就能擺平了。」罵夠了,小姑子又問我:「三嫂,你錯沒錯?」我笑著說:「錯了,錯了,不該背後說人的。」她這才停火消氣。

小姑子與我們一起住了二十年,我做得不好時,她會毫不客氣地當面指出;我做得好時,她會說法輪功真好;我遇到騷擾時,她會盡全力保護我;我流離失所時,她盡心盡力的替我照顧我們這個大家庭。

(待續)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