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大法洪恩全家受益 遭中共迫害家破人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三月二十五日】《西遊記》中有句話:夫人身難得,中土難生,正法難遇:全此三者,幸莫大焉。我是一名退休女教師,能成為宇宙根本大法的修煉者,實在是一個生命萬幸中的萬幸。

一、喜得大法 全家受益

我丈夫和婆婆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丈夫腰疼好了。婆婆患有多年的慢性腎盂腎炎、闌尾炎,經常吃藥,還要住院,練了多種氣功都不見起色,煉了大法這些病都不翼而飛了。兒子扁桃腺化膿,高燒,兩側紅腫幾乎扣在一起,到醫院做試敏,藥水就嗤嗤的向外冒,甚麼藥也打不了,只能吃藥。可把家裏的消炎藥找出來一看,已經過期了。沒吃一片藥,可兒子第二天就好了。

在家人的身上,我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與超常,可覺得自己工作忙,想退休再煉。一九九八年,單位讓學生測評教師,以往我都是優秀,可這次沒有我,很是不解。再看看分數高的教師都是煉法輪功的,我想,法輪功不但對身體好,對工作也好。為了做一名受學生歡迎的好教師,我走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我原來煩心的婦科病也不藥而癒了。

兒子從小就愛玩電子遊戲,高三時仍然癡迷,每天五點下課就到遊戲廳玩,六點半回來上晚自習,有時週六週日還要玩個通宵。高考前三次模擬考試,分數離重本線還差二、三十分,上課經常趴在桌子上睡覺,回家從來不學習,老師對他都放棄了。第二天就要高考了,晚上吃完飯,我說:「你看看師父講法錄像吧。」平時讓他看他不看,現在他高考心裏沒有底,就看起了錄像,一直看到十二點多,三天高考都是這樣做的。我告訴他一定要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托大法之福,兒子考了六百多分,考上了一所當時全國排名第九的重點大學。

二、在大法中歸正、昇華

拜讀了《轉法輪》,我漸漸地知道,這不僅是一本教人做好人、做更好人的書,而是一本修煉的書,要求修煉者必須重視心性的修煉。除學法、煉功外,在工作與生活中,我儘量按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

每天辦公室的衛生都是我打掃,追名逐利的心放淡了,送禮請吃拒絕了,無償補課不收費了,多發的獎金(發者不知道)退回去了,在操場上拾到的一百元錢(沒人看到我撿錢)上交學校了。晚自習後,接送教師的車沒等我開走了,我就自己打車回家,心裏沒有怨言,也沒找領導報銷。給母親開的四百多元的藥,沒有到單位報銷。當同事在學生面前對我發脾氣時,我不與她相爭,善意的寬容對方。當學生犯錯時,不再用刺激、挖苦、高壓式的語言,而是坦誠、寬容、從學生的角度,善意的理解,平和的交流……一切都變得簡單、愉悅。

有一次,主任讓我到庫房幫他拿一些搞衛生的備品,說是給他妻子單位的上司,還告訴我家裏需要可以拿。我告訴他,我修大法不能這麼做,也沒再多想,就幫他拿到車上。事後,我用大法真、善、忍的標準來衡量,我知道做錯了,可已經無法挽回了,怎麼彌補呢?我找到了主任,拿出一百元錢交給他,說:我做了不該做的事,這錢充公了,算是我對過錯的彌補吧。主任趕緊說:不用,不用,沒關係,沒關係。我說:我是修煉人,得按大法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做錯了就得彌補,就算你幫我了。他看我態度嚴肅誠懇,接受了,說:我明白,我明白。這以後我再給他講三退,他終於同意退了黨,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鄰居李姐是獨居,她有困難時我經常幫助她。由於受不好的低靈控制,李姐經常做出一些不理智的行為,不是打這個,就是罵那個。一天晚上六點多鐘,突然傳來一陣砸門聲,我打開門,只見李姐拿著剪子,一邊咬牙切齒的罵著,一邊向我刺來。我抓住她兩隻手腕,姐姐也聞聲趕過來,我喊:「師父啊,快救救這個生命吧,不能讓她犯罪呀!」姐姐搶下了剪子,李姐對我說:「我上廚房拿菜刀砍你。」姐姐擋住了房門沒讓她進。她拿起鞋架上的鞋打我,又抄起鞋架向我砸來,鞋架被砸散了。我說:「李姐,你要理智啊!不能給自己造業啊!」她根本就聽不進去,嘴裏不停的罵著我有生以來從來沒聽過的、非常骯髒的污衊我的話。

她折騰了好一陣兒,打累了,罵累了,就坐在地上說:我今天不走了。我說:姐,你太累了,上床躺一會兒吧。她沒好氣兒的說:我不上。我拿來坐墊說:姐,坐墊子上,別涼著。我又給她倒了杯水,她說:我不用杯子喝,我要用碗喝。我又把杯子換成了碗。喝完水,她繼續罵,罵累了,坐累了,就上了床,說:我今天就睡這兒了。我拿來枕頭給她枕上,又拿來被子讓她蓋,她說:我不蓋。過了一會兒,她說:咱們沒完。我來你不開門,我拿棒子在門口等著,我上你單位找你。

不管她如何對我,我牢記師父教誨「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我關切的說:姐姐呀,別生氣了,這樣對你身體不好,你要在這兒睡就早點休息吧。一會兒她說:我先回家,明天再說,咱們沒完。我說:別生氣了,回去早點休息吧。

我收拾了一下亂七八糟的屋子,就向內找。我在心裏說:師父啊,在李姐這個問題上,弟子一定要修出大慈大悲。在法中我知道,任何事情都沒有偶然的,一定是自己以前欠她的,才出現這樣的事情。

第二天李姐又來了,我還像以前一樣,關心她,並給她講道理。我說:李姐,你拿著凶器到我家來行兇,並且誣陷我,你犯的是故意傷害罪和誣陷罪,我要是報警,你就得進去。你把我傷害成這樣,我沒罵你一句,我和姐姐兩個人還打不過你嗎?我要不學大法,能做到這一點嗎?看我被她傷害成這樣:我脖子被撓出了血印,項鏈拽折了,衣服扯壞了,兩隻手背和胳膊多處被她用鑰匙上栓的長桿鐵扣耳勺扎出了血,血都濺到了牆上,還這麼善待她,她哭了,「噗通」一聲跪在地上開始磕頭。我急忙將她扶起,並安慰她。她一邊哭一邊真誠的說:「我有罪呀,我今天是遇上大德之士了……」

退休前,很多人可以找各種理由不用上班了,我一直上到最後一天,而且每天不遲到、不早退,有事跟校長請假,認真盡責的完成本職工作。這些小事雖然微乎其微,不值一提,可是如果不修煉大法,我是絕對做不到的,是高德純正的法輪大法盪滌了弟子的污垢與拙見,是真善忍的普世價值引領了人類的道德回歸。無論是誰,只要真修,大法就能使人身心淨化,重獲新生。億萬修煉者家庭受益了,單位受益了,社會受益了,國家受益了。

三、風雲突變 歷經魔難

一九九九年年七月,江澤民和共產黨相互利用,發動了對以真善忍為指導原則的法輪佛法及修煉者的血腥鎮壓。

二零零二年九月六日早上五點左右,我聽到外邊有人在開我家的房門,丈夫把門反鎖上,問是誰,外邊人說是物業的。在門鏡中看到,是片警等一群人。他們用鑰匙開不開,不顧鄰居正在熟睡,就用鐵鑿子硬是把門鎖砸壞,土匪般蜂擁而進。他們將我和丈夫的頭用衣服蒙住,到處亂翻。兒子驚醒後出來詢問,一警察扯住他的頭髮對孩子施暴,問他:「你是誰?」孩子驚恐而憤怒地喊道:「我是某某某(指我)的長子!」兒子的計算機、大法書籍、救人用的真相數據、還有價值五千多元的金首飾等被搶劫一空。我和丈夫頭被蒙上深色的衣服,被警察暴力拖上警車。

被砸壞的房門大敞著,屋裏被翻得一片狼藉。昔日幸福的家庭,如今留下一老一小,淒慘無比。七十多歲難以自理的婆婆,在驚恐中瑟瑟發抖,悲憤不已。十五歲的兒子難以承受這突如其來的打擊,淚流不止,痛苦萬分:爸爸、媽媽按真善忍做好人,錯在哪裏呀?過去在影視作品中看到的場面,真真切切的發生在自己的家裏。宣傳中,警察叔叔都是為老百姓排憂解難的,可今天的警察卻成了如狼似虎的劫匪,真應了那句「過去的土匪在深山,現在的土匪在公安」。

失去了往日的父慈母愛,在極度的痛苦中,兒子輟學了,晝夜泡在網吧裏。親屬、老師、鄰居到處去找他,最後,孩子的舅舅在一個網吧裏找到了他。昔日那個聰明、帥氣、可愛的外甥不見了,眼前這個形如乞丐的孩子是自己的外甥嗎?只見他長長的頭髮又髒又亂,兩眼充滿血絲,目光呆滯、憂怨、疲憊、無奈,略帶歉意,一語不發,愣愣的望著舅舅,這個堂堂的男子漢再也抑制不住,抱住外甥失聲痛哭……

在這個是非顛倒,有法不依的國度裏,壞人當道,好人蒙冤。在所有對法輪功學員的誣判中,讓執法人員拿出法輪功是邪教的證據,他們拿不出來;公安部認定的十四種邪教組織,根本沒有法輪功,網上可查,問法輪功學員破壞了哪條法律的實施,他們答不上來。丈夫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六年徒刑,他在人間地獄飽受折磨,積鬱成疾,出獄兩年多就含冤離世。二零零三年,我被單位非法開除公職,沒經任何法律程序,我被非法勞教三年。婆婆和我母親因難以承受如此沉重的打擊,不久相繼離世。

在勞教所,我飽嘗了精神折磨與肉體摧殘。強迫接受歪曲污衊大法的宣傳,不讓說話,長時間不讓上廁所,長時間超負荷做奴工,長時間坐過鐵椅子,遭過毒打,無數次被暴力野蠻灌食,被酷刑折磨,遭過高壓電棍電擊,幾天幾夜被反銬在床腿上,站不起來蹲不下,而且不讓睡覺,一閉眼睛就會遭到毒打,最後心臟不行了才被放下。

我被迫害得不能行走,身體麻木僵硬,心肌大面積缺血,每分鐘心跳一百七十多下。不能進食,不能自理,骨瘦如柴,不成人樣。被精神病院診斷為「亞木漿狀態」,勞教所怕我死在裏面,不得不以所外就醫形式將我釋放,我提前十三個月回到家中。

出獄後,兒子跟我說,他當時想到了自殺。我驚愕又慶幸,真不知中國大陸有多少這樣的孩子,還有更可憐的孩子,父母被雙雙迫害致死,孩子無家可歸。

在勞教所,我幾次寫信鼓勵孩子:「吾兒:媽媽知道你很想念媽媽,媽媽又何嘗不是呢?在你最需要父母之愛的時候,這種權利被無情地剝奪了。突然的變故如晴天霹靂,使你從幸福的峰巒跌入痛苦的深淵,所以你才做出如此的選擇,媽媽深深的理解你。苦難對於家庭是一種不幸,但苦難對人生卻是一筆財富。苦難可以摧毀一個家庭,但苦難同樣可以造就人生。媽媽相信你,經過這場痛苦的洗禮,你會重新揚起生活的風帆,在艱難中正視現實,正確選擇自己的人生之旅。切記:在面對挫折時,給自己以信心,這是最明智的選擇。不論人生的風浪有多大,只要經常與信心為伴,就不會被暴風雨捲走。藐視艱難,笑對苦難,好事多磨,苦去甘來。黑夜終將過去,迎接我們的必定是嶄新的黎明!媽媽相信你,一定會在微笑中走向成熟的人生。」

我因信仰真善忍做好人,被多次綁架、勞教迫害。我幸福美滿的家庭,被迫害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並蒙受巨大的經濟損失,給家人與親友帶來了不可想像的精神折磨。

在中國大陸有數百萬的家庭橫遭中共迫害,修心向善、信仰自由的權利被剝奪,很多家庭更為慘烈。中共甚至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高價出售做器官移植,數量驚人,犯下了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惡。翻開中共的歷史,充滿了謊言、暴力、血腥、殺戮,歷次運動造成八千萬中國人非正常死亡。這個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的邪黨,為何如此嗜血殘暴?因為它受魔鬼撒旦所操控,講無神論,進化論,唯物論,讓人不信天理報應,追求金錢享樂,道德敗壞沒有底線,招致天懲,毀滅人類。遠離無神論的中共,才能得到神佛的護佑。

魔鬼撒旦要毀人,法輪佛法要救人,這就是中共迫害法輪大法的真正原因!末劫之中,大疫肆虐,大法徒無畏中共打壓,向可貴的生命傳遞避難福音,這是神的使者在解救危難,播撒希望!大法提升道德,福益社會,恩澤蒼生。 「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是上天賜給人類的逃生秘訣,當超級病毒來襲之時,當末後的大淘汰來臨之際,誠心敬念,您定會遇難呈祥,化險為夷!

注﹕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