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賜我新生,造福鄉梓」

——一名印度整形外科系主任的修煉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四月十六日】(明慧記者伊蓮採訪報導)印度西孟加拉邦(West Bengal)位於恆河平原東部,主要是孟加拉人,主要語言為孟加拉語,首府加爾各答為印度第七大城市。每年初,一年一度的加爾各答圖書博覽會便如約而至。它是世界上最大的非貿易性書展,向普通大眾開放。同時也是亞洲最大書展,以及印度西孟加拉邦的一大文化盛事。

自二零一五年至今,印度法輪大法學員每年都應邀參加圖書博覽會。法輪大法的展位上有各種大法書籍和音象資料。其中有兩本孟加拉語大法書籍,讓很多的孟加拉語民眾了解了大法,分別是《轉法輪》和《法輪功》。翻譯這兩本書的是今年六十四歲的加爾各答醫學院整形外科系主任烏帕﹒比特博士(Dr. Utpal Bit)。

圖1:二零二二年三月加爾各答書博會(Kolkata Book Fair)上「法輪大法」的展位
圖1:二零二二年三月加爾各答書博會(Kolkata Book Fair)上「法輪大法」的展位

圖2:二零二零年二月印度學員在加爾各答書博會(Kolkata Book Fair)期間教功和演示功法
圖2:二零二零年二月印度學員在加爾各答書博會(Kolkata Book Fair)期間教功和演示功法

圖3:孟加拉語(Bengali)的法輪大法書籍:《轉法輪》和《法輪功》
圖3:孟加拉語(Bengali)的法輪大法書籍:《轉法輪》和《法輪功》

看到現在神采奕奕的比特博士,讓人無法想像十年前的他曾是一名生不如死的患者。作為治病救人的大夫,卻無法治療自己的病痛,這是比特博士曾經的悲哀。

回首過往,比特博士說:「我曾經嘗試過不同的靜坐和修行法門,它們就像是給機器加點潤滑油,讓機器更好的運轉。而法輪大法則是給我換了一個全新的機器,連零部件都煥然一新。現在六十多歲的我擁有四十歲的精力和體力。我在加爾各答醫學院任整形外科系主任,每天接待很多病患和處理各種急重症,做過上千例手術,而我自己的變化則是我醫生生涯中最難以置信的奇蹟。」

圖4:加爾各答醫學院任整形外科系主任的烏帕﹒比特博士(Dr. Utpal Bit)
圖4:加爾各答醫學院任整形外科系主任的烏帕﹒比特博士(Dr. Utpal Bit)

一、修煉法輪大法 經歷生命的奇蹟

比特博士二十歲的時候,就患上了折磨他三十多年的慢性支氣管哮喘,而且還對眾多的物質過敏,如灰塵、花粉、棉花、各種食物、甚至冷空氣等等。由此又引發了反覆的呼吸困難,咽喉感染,以及皮膚疾病等等。三十多歲的時候,他又患上高血壓。此外,由於使用治療哮喘的類固醇類藥物,又引發骨關節炎,所以他每次走路和爬樓梯都會雙膝疼痛。後來哮喘和過敏將他摧毀,正常工作和生活變成了奢望,他每天依賴吸入治療和抗生素維持。活著成為令他自己和家人都痛苦不堪的負擔。

從二零零四年開始,比特博士開始尋求精神歸宿,他拜過很多導師,學過各種門派,也讀了很多書。家人對他不停地嘗試各種的新鮮事物習以為常。直到二零一一年十月,一位朋友向他推薦了法輪大法。令他驚訝的是學煉的第一天,哮喘就神奇般地消失了,過敏症狀也有明顯的改善!以前因為哮喘,睡覺時他不能平躺,睡著後還常常因為窒息而驚醒。當天晚上,他睡了一個久違的好覺。

於是他下載了法輪大法九講錄音帶,開始每天聽師父講法和煉功。幾個月後,他的膝蓋不再疼痛,走路和爬樓梯不再有任何感覺。現在六十多歲的比特博士可以走幾個小時的路而不覺得累,這是連他在三十幾歲的時候也不敢奢望的事。

值得一提的是當他開始學煉法輪功時,他的太太和岳母都笑話他,覺得他又開始嘗試一種新鮮事物,很是不以為然。隨著比特博士健康狀態的改善,家人由不信,到震驚,到信服,現在也跟他一起學煉法輪大法。

圖6:比特博士和太太在書博會上合影
圖6:比特博士和太太在書博會上合影

二、境界的提升 修煉前後判若兩人

比特博士說修煉法輪大法之前,他是個非常自以為是的人。幾十年受到的教育和生活的閱歷都讓他覺得自己很了不起。如果別人不順他的意,一點小事都能讓他生氣。他也很看重金錢和名望,在工作中和社會上稍不如意,就會抱怨,心生妒嫉。在家裏他也是說一不二,想要讓他聽太太的,那簡直是不可能的。

修煉後,他發現慢慢地他追求名利的心放淡了。碰到矛盾,他學著用真、善、忍的原則,分析自己的想法和行為,找出不足並努力改正。

一次繫裏有五位醫學生參加專業考試。成績出來後,一位男生公開表示對成績的不滿,並指責老師打分不公。作為系主任,比特博士負責處理此事。他了解到這是一個時間很長並且辛苦的考試,學生完成考試並不容易,而公平的打分也很不容易。他還發現其中有一道題,兩名學生給出相同的答案,但得分卻是一高一低。

完成調查後,比特博士告訴這位學生,評分確實有問題,這是他這個系主任的責任,應該有更嚴謹的評分機制。如果是在修煉前碰到這種事,並給予這樣的處理,對於比特博士來說,簡直不敢想像。

同事們聽說後,都驚訝於他的態度和對學生的答覆。有的甚至覺得他不該向學生道歉,老師怎麼能向學生道歉呢?他說:「法輪大法讓我謙遜了很多。一個人很難承認自己的錯誤,但是現在我不覺得那麼難了。」

以前那個在家裏說一不二的比特博士也不見了,現在的他變得柔和而寬厚,很多事都會和太太商量。太太看到他的不足,也會指出來。如果有道理,比特博士就努力改正。

三、翻譯大法書籍 造福家鄉民眾

修煉法輪大法給自己帶來的身心變化,讓比特博士發自內心的想要告訴其他人。他向家人,朋友和同事介紹法輪大法給自己帶來的奇蹟。很多人想要了解法輪大法,就想買書來看,可是當時在印度,大法書籍只有印度語和英語兩種語言。而在西孟加拉邦,孟加拉人是大多數,講孟加拉語,很多人無法用印度語和英語來閱讀。一位朋友問比特博士為甚麼沒有孟加拉語的大法書籍,並建議他來翻譯。

二零一三年比特博士開始了長達三年的孟加拉語大法書籍翻譯和出版的旅程。為了更好的理解原著,在老學員建議下,他開始學習中文。他下載了中文的法輪大法書籍,買來中英文對照詞典,並學習漢語拼音。每天開車上下班路上,他都聆聽李洪志先生的「廣州講法」、「大連講法」和「對澳洲學員講法」的錄音。

當時在西孟加拉邦學員很少,印度其它地區學員都講印度語和英語。要翻譯孟加拉語的大法書籍,比特博士身邊沒有人可以問,只能靠自己。即使困難重重,一想到自己在大法中受益良多,他就覺得一定要堅持下去。有時忙不過來時,一家人都來幫忙,太太幫忙打字,兒子幫忙校版。

「功夫不負有心人」,二零一六年,孟加拉語《轉法輪》和《法輪功》相繼出版。回首這一旅程,比特博士說:「如果沒有師父的幫助,我根本做不到這一切。每當遇到困難,我就努力去戰勝它,於是就會出現轉機,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

自二零一五年至今,印度法輪大法學員每年都應邀參加加爾各答圖書博覽會。從二零一六年開始,孟加拉語的《轉法輪》和《法輪功》走進了人們的視線。每到週末,展位前都擠滿了前來諮詢和購買大法書的人群。同時伴隨著美妙舒緩的煉功音樂,法輪大法學員的功法展示也吸引著大量民眾。很多人買了書後就跟著學功。博覽會的工作人員和書商也成了法輪大法展位的粉絲。

一位隔壁展位的老闆,每天有空就過來學煉功法。還有執勤的警察也會抽空來聊聊天,了解法輪大法。

二零二一年加爾各答圖書博覽會因為中共疫情爆發,被迫中斷。比特博士和同修們開始在互聯網上舉辦法輪大法介紹會,每週一次。他們用孟加拉語,因此吸引了很多來自印度西孟加拉邦和鄰國孟加拉國的有緣人。內容主要為向觀眾展示錄像短片和投影幻燈片,並提供法輪大法網址,以方便觀眾閱讀法輪大法著作和學煉功法。另外每週還有兩次網上教功的時段,很多人通過這種方式,與大法結緣。新學員也能在疫情當中依然擁有修煉的環境,不斷進步。

四、口耳相傳 新學員相繼走入修煉

每年都有新學員走入法輪大法修煉。德先生(Mr. Prodyut De)來自加爾各答新鎮。二零二零年三月開始修煉法輪功,他說法輪功給了他新的生命。

二零一五年,德先生的手掌突然劇痛,痛得無法做任何事,經常睡不著覺。加爾各答神經科醫院的一位知名外科醫生診斷他患有「腕管綜合症」,並給他做了手術。德先生說:「手術後,疼痛並沒有減輕,身體上的疼痛讓我痛不欲生」。不久,他的脊椎也出現問題,膝蓋無法彎曲,不能上下樓了。

二零二零年三月,德先生參加了他家附近舉辦的法輪大法介紹班,當場學會了五套功法。此後德先生每天煉兩遍功法。

回憶當時的情形,德先生說:「四個月後出現了奇蹟。我發現我可以舒適地用手寫作和做其它工作了。至此,我好像有了新生命。我可以坐下來洗衣服了,很容易地完成所有需要膝蓋彎曲的工作。」

德先生最後說:「真、善、忍給了我新的生命,使我擺脫了身體上的疾病,讓我重新擁有了健康的生活。我衷心感謝和敬佩李洪志大師。」

像德先生這樣生動的例子還有很多。很多人在自己身心受益後,迫不及待地把法輪大法介紹給親朋好友。透過口耳相傳,當地有很多人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結語

比特博士的故事就像無數大法修煉者的縮影。修煉法輪大法使他們從汲汲營營,身心俱疲的俗人,變成一個個努力同化真、善、忍,為他人付出的好人。

比特博士最後說:「修煉後這十年,對我來說才是真正的生命,我知道了生命的意義。法輪大法的光芒點亮了我的生命,也照耀著我接觸到的每一個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