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法使我找到修煉如初的感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四月六日】我今年六十四歲,在師尊的慈悲保護下,在大法修煉已經走過了二十五年。師父讓我們做好三件事,我們每天都在一環扣著一環的按部就班的做著,也不懈怠,可現在很少有修煉如初的感覺。我也時常問自己,災難、瘟疫都在警示人和淘汰人,正法洪勢快速的推進,正法修煉很快就要結束了,我為甚麼提高的這麼慢呢?

前年六月份的一天,我做了一個夢,夢裏我在台上和四個跟我長的一樣的人,一起在大聲背「老師給了學員一些甚麼」[1]。台下是一片人,頭挨著頭的仰望著我們。醒來後,我心情不能平靜,這是師尊的點悟,我世界裏的眾生都在渴望著我背法呢。

因為大法弟子都是為法而來的生命,生命存在的意義就是修好自己、助師正法,沒有大法的救度就沒有大法弟子。我天天在學法,而又能真正灌進身心到最微觀裏多少呢?於是我決定背《轉法輪》

一、背法的過程也是修心的過程

我當天就開始背《轉法輪》。每天背兩段,背的也很順利。因為我以前也跟著同修背過兩次,都是因為有其它的事情耽誤了,再沒堅持。

這次背到二十多頁時,我就開始困,坐在那拿著《轉法輪》,一迷糊就是一個多小時,一段法還沒背下來。我馬上警覺了,這不是魔在干擾嗎?大法是宇宙的大法,是最神聖的。不讓我背法的不正是那個不想被消滅的物質因素嗎?因為它知道,只要我的身心裝滿了法,它就要被消滅了,它還不想死,當然就會拼死掙扎,只要我一背法,它就讓我睏。

我馬上驚出一身冷汗。我不能上當,我立即精神起來了。以後再背法時,我就先發正念,排除干擾,請師父加持,這次我一定不會放棄了。

後來,我背到六十多頁時,就再也不睏了。現在背到一百多頁了。後來,每天背法成了我生活中的主要部份了,除了做好三件事外,其餘時間只要有空閒,都在背法,幹活在背,走路在背,睡覺也在背,身體的每個細胞都裝滿了法,背法真的出現了神奇的效果。

因為身心都被法溶著,人心執著就沒有了可呆的地方了,也很少被「自我」鑽空子,那些為私的、為我的因素就離我越來越遠。我的空間場也隨之清亮起來,神清氣爽,麻煩事也沒了,做事情事半功倍,法理也越來越清晰了,任何外來信息和常人中的事情都干擾不了大法弟子慈悲平和的心態了,外來干擾都不起作用了。

二、背法能使我看到同修的優點和找到自己的不足

學法時嚴肅的,學法不得法,那不等於白學嗎?這個問題也在一直困擾著我,現在我明白了。

例如,我從外地回來,就去A同修家學法,學了一年多了。由於年初疫情期間封城戒嚴,A家學法點暫停。我就近找位同修,每天我倆就一起學法,效果很好,就是每想起在A家那段學法時期,心裏就有些不安。

A同修今年六十五歲了,跟過師父講法班,她堅定不移的一路走過來,做了許多證實大法和救度眾生的事情,很了不起。A同修很善良,愛幫助別人,很熱心。可就是A同修耳朵有點背,當然這都是假相,她自己也不承認,平時說話老打岔,我們學法時,她老給我們糾正「錯字」。她說,哪個字讀錯了,我們就再從讀一遍,同修們都很尊重她,每個人都圓容整體,包容同修,珍惜這個學法環境,我很敬佩同修們的博大胸懷。

一切事情都沒有偶然的,我在這個問題上修的很艱難。我剛開始到她家時,還算能順應。可是到後來,不管是哪位同修在讀,她一說哪個字讀錯了,我心裏都是很難受。我越難受,她給糾正的就越多,其實這是讓我提高的,我還不悟。有一次我沒忍住,與她爭吵起來了,我說:「學法這麼嚴肅,我們四人聽著都沒讀錯,你怎麼聽著就讀錯了呢?」她說:「我這是對你們負責,這是大法呀,你再讀一遍也沒有壞處呀。」我說:「你這不是變相的在往法裏加東西嗎?你說的那個字放到這句法裏,都不成句了,你都這麼長時間了,也該改一改了。」我們爭執的臉紅脖子粗的,另一同修勸我們,包容,包容,不要吵了,要珍惜這個學法環境,就這樣我們就不吵了,事後我也很後悔。

背法中使我看清了這件事情的真相,站在正法的角度來談談:師父正法,歸正天體大穹,在萬古久遠時,就選擇了眾多能代表不同宇宙體系的主和王下世到宇宙最底層──人世間,得法修煉,使眾多的原始生命不至於在宇宙成、住、壞、滅的規律中走向毀滅。我們是師尊選定的生命,肩負著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重大使命。我們是神的使者,經歷了世間的滄桑,世態的炎涼,我們懂得了大法的珍貴,在經歷了痛苦與魔難,我們更加明白了師父的偉大。師尊領著我們走到了最後的最後。我們怎麼能在這小泥溝裏誤著,不出來呢?

我們能在這茫茫人海中相遇,來完成同一使命,我們是有多大的緣份?!我們應該更加珍惜、相互配合,相互幫助,相互扶持,相互鼓勵,怎麼還能有矛盾呢?這都是因為生生世世恩恩怨怨所促成的因緣,也是舊勢力下的機,造成的許許多多人心和觀念,也是因為我們是大法中的一個粒子,我們是多麼的幸運啊!

我知道了和A同修之間的矛盾是我的心促成的,我深感慚愧,我在應該提高心性的時候,卻往外推,只強調表面的對與錯,沒有看到問題的實質所在。是我心胸太狹窄,就像那罈子裝滿了水,再也容不下了,該換一口大缸了。我感謝同修容納我、包容我。

在這件事情上,我怎麼總是耿耿於懷?心會那麼難受呢?我就是怕同修的狀態影響我學法,更不願意付出。

另外,還隱藏著一個根本的原因,就是「自我」──我在為你好,我不想受到干擾,我不想受到傷害,全是出自「自我」。向內找也是抱著有求之心在向內找,知道師尊就在我身邊,在看護著我,師尊給我們安排的都是最好的,我還求師尊保護我走過這一關,我是多麼自私啊?這不是反過來想要求師父這樣、那樣嗎?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嗎?這是強烈的為私為我和自高自大的表現呀,是因為我沒有在這件事上實修,造成了這關老也過不去。通過這次背法,顯現出來的法理使我徹底明白了,我從內心說聲:師尊,弟子錯了。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讓您操心了。

我發現對同修一點善心也沒有,更談不上慈悲了,我要是早站在對方角度為她著想,就會像其他同修那樣,能生出更多慈悲心來對待她,就能按照師尊要求的語氣、用善心與平和的心態跟她交流,就不會有爭吵出現了。

我還找出了爭鬥心、歡喜心、顯示心、怨恨心、色慾心等等,這些心都不是真我,都是後天觀念形成的假我,我要把它儘快修掉。藉機我向A同修深深的道聲歉:對不起,都是我錯了。

修煉就是熔煉純金的過程,也是鑄造佛體的過程,大關大難如同爐中烈火,舊勢力會利用修煉中的執著和人心來毀掉大法弟子。師尊將計就計,讓大法弟子儘快成熟起來,去掉所有人心和執著,儘快提高上來,多救人。

三、眾生都在盼著得救

背法後,我在面對面講真相時,智慧真是源源不斷,貼粘貼、發資料等項目,真是做的得心應手,心裏有法,做事首先擺正基點,不管遇到甚麼情況,我首先想到的是救度眾生,而不是自己的安危,當我觀念轉變了,心裏想著救眾生,眾生也很願意接受真相。

我舉個例子。那天下午,剛下完暴雨和冰雹,我從姐姐家出來,去等公交車回家。路過一家涼棚時,看到兩位老人正在捅棚頂上的冰雹,捅下一堆來,我走上前去,抓了一把,在手上拍照。就聽到老爺子說:「這雹子下的可真大啊。」老太太說:「這年頭,南方發大水,北方下冰雹,沒好了。」我趕緊說:「是啊,這瘟疫也沒有過去呀,現在天象在巨變,亂世間災難就多,這都是因為人心不行了造成的,因為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招來的。」

老爺子馬上說:「你別說了,我們從來也不敢參與。」我說:「沒讓您參與,只想讓你們得救,把真相告訴您。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是佛家修煉大法,煉功人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只是江澤民出於妒嫉,小心眼,看煉功人太多,揚言:三個月消滅法輪功。這麼多年他不但沒消滅,現在法輪功洪傳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只有中共邪黨不讓人煉。自古以來迫害修煉人罪可大了,老天要找它算賬了。老百姓都跟著遭殃了。」

我又給他們講了「藏字石」、「天安門自焚」偽案(中共邪黨雇演員拍電影用來欺騙人民,讓人民都仇視法輪功)。老爺子說:「當時看電視,我就說的拍的電影,我領教過共產邪黨,它要把矛頭對準誰,誰就遭殃,所以我們不敢碰法輪功,想過個安穩的日子。」

老倆口都七十多歲了,都是退休教師,也很善良,老爺子入過黨,老太太入過團,都同意退掉。我給他們「躲過大瘟疫的秘訣」等真相冊子,我還給他們講了西方有許多人體科學家,研究抗疫情的真實情況,如果人能真心的不停的念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人身體的病毒就能被殺死掉了,然後分子細胞慢慢的就恢復了正常。

我又給他們兩張護身符,他們連聲說謝謝。我說救人的是我們師父,我們只是跑跑腿,動動嘴而已。他們很感動,說:「你們的師父真是大救星啊!現在世人也就只能靠他了。」車來了,我就走了,他們還在後面喊:「你可再來呀!」

我深感是大法歸正了我,是慈悲偉大的師尊一步步的扶著我走到今天,我的心只有對師尊的感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