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法使我能平穩的走好修煉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三月三日】我今年六十六歲了,是一九九五年喜得大法的。在這二十多年裏,能夠平穩的在修煉的路上走過來,全是仰仗著師尊的慈悲保護和大法的指導。下面我就談一談近年來在疫情發生的環境中,我是怎樣走過來的。

一、疫情擋不住修煉的路

在二零二零年初,由於疫情的快速蔓延,社區開始限制人們出行,封閉小區。有的樓門都被釘死了,情況非常危急,我們怎麼辦?

同修們切磋,大家達成共識,就是因為有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使命,使我們大法弟子成為緊密聯繫,不可分割的整體。

我們今天的正法修煉形式是史無前例的,而正法修煉是要整體大法弟子互相配合。基點擺正了,堅定的正念就出來了。我們又從新安排了互相配合的形式,由原來的幾個人一組學法,改為就近兩個人一組,我們小區有六十多棟樓房,每人分包五棟樓,隨時派發真相資料等。單獨行動,自己把握。在家時,多發正念,最好是每個整點都發,再有時間,就開始背《轉法輪》,有事單線聯繫,整體協調。

從那時起,我就開始背《轉法輪》,每天背兩段,直到現在,我已經背過兩遍多了。

二、丈夫的轉變

我丈夫是個很正直的人,對家裏很負責任,對我也很好,我在家裏說一不二的。自從疫情爆發後,他就變成另外一個人了,因為他是樓長,管理兩百多戶人家。疫情期間,他經常出去值崗,站卡點。由於受街道、社區的宣傳教育,每天回到家裏,就給我講疫情預防等情況。

疫情還在不斷蔓延,他頭腦被灌輸的越來越重,每天回來都與我吵架,他的身體也越來越不好了,每天唉聲嘆氣的,吃藥打針也不好使。我是修大法的,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我一再忍受著他的嘮叨,用慈悲和善念對待他。

我首先向內找,找出了這些年來,我就是瞧不起丈夫,總嫌棄他小心眼,太窩囊,太老實,挑不起大樑。我自己邪黨文化的東西很重,如:說話嗓門高、語氣重、愛指責、口氣強硬、抓住丈夫的一點毛病就不放,說他這不好、那不行的等等。爭鬥心、妒嫉心夾雜著怨恨心統統都出來了。其實我跟他講道理,不是真心的為他好,不是真善、是假善。我是打著為他好的幌子洩私憤。為他是假,為私為我是真,這還是修煉人修的真嗎?

當我認識到這一點時,我立刻從內心深處長出一口氣。我再背法時,一個意念打過來了,這是千百年的怨氣,我一下子警覺了:啊!這是千百年積的怨啊!每次他跟我吵架,我都是含淚而忍,沒有達到修煉人的標準。這次師父看到我心性上來了,幫我把這些怨氣排出來了,感恩師尊!

從法中我悟到:舊勢力、共產邪靈把怨恨這種敗物撒到人間每個人身上,使人人為敵,造業無數,毀滅人類,我不能再上舊勢力的當了。

其實,丈夫是幫我修煉的,我必須轉變人的觀念,用大法作為衡量標準。反過來看問題:丈夫是個很好的人,性格溫順、善良、老實、厚道。就是在這段時間裏受了邪黨的洗腦灌輸,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了,我們的緣份很大,我不能上邪黨的當而毀滅了他。我發出強大的正念:全盤否定舊勢力的邪惡安排,只走我師父安排的路,消除我與丈夫空間場中的邪黨文化的毒素、一切業力、敗物。讓丈夫清醒的明白真相、得救度。

發了幾天正念後,丈夫明顯的變化就是:原來整天唉聲嘆氣的現象沒了,慢慢的他也捧起了大法書在看,他的身體狀況也好了。

在二零二一年七月十日那天晚上,我剛到家,他樂呵呵的跟我說:今天社區、街道聯合檢查沒打疫苗的人,上咱家來的時候,我剛要提你,第一個敲咱家門的那個人就抓我一把,小聲說:「就說你一個人住。」然後要過我的手機掃了掃,給後面的人看,說:「還是金碼呢!」他們就都走了,這事就這麼過去了,你真幸運。我說:一切由師父說了算。

三、疫情擋不住我們兌現使命

大法弟子每天都在按部就班的做事情,一環扣著一環,背法使我心神愉悅,做事效率高,事半功倍。我每天早八點到下午四點去姐姐家陪護,這樣白天就不能與同修一起配合講真相了。我雖然時間很緊,在外邊的時間很少,但是我會利用各種機會,凡是遇到有緣人,我幾乎都不放過,想出各種方式與其搭話,給他們講清真相,救度他們。只要用心去做就不會錯過有緣人。但有時稍不留意就擦肩而過,留下一些遺憾。使人不能得救,過後我都自責自己不用心。

每天上午陪姐姐學法,中午或下午抽空出去發真相資料,貼粘貼,講真相救人。姐姐家小區有八十多棟樓,疫情嚴重期間,很少有人走動,我每天去兩個單元樓口,回來記上,免得有落下的。那個小區管理很嚴,平時樓門鎖的很嚴,外人根本進不去。我要去哪個樓,就先發正念,請師尊加持。等我到那個樓口時,鎖都是開的,碰到有緣人我就講真相。有時就是很巧妙的,一般情況,我都是先從六樓往下做。

有一次,我上到六樓,看到有一個老太太在那正看著我笑。我也笑著送給她一份真相資料。她接過來說:謝謝。然後又說:我等你可有些日子了,你可來了。她讓我進屋。我不認識她,我說:我還忙呢,就不進去了。她從身上摸出來一個小紙單,打開讓我看說:這是她家四口人的退黨、團、隊的名單(她兒子、她兒媳婦、她小孫子和她)。她說:你給我們退了吧。謝謝你呀!她又說:你上次放到我門上的小冊子書,我們都看明白了。知道退出黨、團、隊能保平安這事,於是我就在門口這等著,認準你一定會回來的。我說:我是第一次來你這個門的。她說:那是誰送的呢?內容可好了,教人怎麼樣能躲過瘟疫。我說:是大法弟子在救人。她說:真太謝謝你們啦!我說:都是我們師父在救人,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她雙手合十說:謝謝大法師父的慈悲救度。我眼含熱淚,又送給她幾張護身符,真為她全家明白真相能得救而高興!

還有一次,我上樓發真相資料,剛上到四樓,就看見一個老頭坐在樓梯上抽煙。他看我走上來了,挪挪身子,給我讓道,並問我是幹甚麼的?我說:我是救人的。我隨手給了他一份真相資料。讓他好好看看,有福報。等我從樓上下來時,他說:我看明白了,你是煉法輪功的,真了不起,疫情這麼嚴重,國家這麼打壓、迫害,你們還不顧自身安危,還在不停的救人。我從心裏佩服你們呀!他還說:在這危難之時,只有法輪功在救人哪!法輪功是世界的希望,是世人的大救星啊!我順勢給他講清了真相,還給他退了黨,他一再表示感謝。我下樓都要走到門口了,他還在那喊:「謝謝你們了!」其實這些都是師父在做,沒有師父的保護,我們又能做甚麼呢?!我們又能做的了甚麼呢?!

結語

在疫情期間,在這些魔難來臨時,背法使我平穩的走好修煉的路。我背法沒有固定時間,隨時有空捧起《轉法輪》就背,每天只背兩段,然後一直在腦子裏背。無論幹甚麼,腦子就背這兩段法,幹活在背,走路在背,睡覺都在背。腦子裝著法,一直溶在法中。

用大法對照自己的實際行動和一思一念,歸正自己,時刻向內找,背法時也不斷的有新的法理顯現出來,還看到了自己在很多時候做事很欠缺。

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