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修煉體會 台灣南區舉辦學法交流活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三月三十一日】(明慧記者孫柏、蘇容高雄採訪報導)來自南台灣七縣市法輪大法部份學員,於二零二二年三月二十六、二十七日,在環境優雅的中華電信學院高雄所舉辦兩天一夜的學法交流。分為數十個小組,學大法經書並交流修煉體會,分享自己日常修煉中遇到矛盾向內找、洪法講真相、以及提高心性的心路歷程。

第二天清晨於活動中心集體大煉功,下午大組學法並分享得法修煉的喜悅。大家交流熱絡,學員紛紛表示這樣的學法交流形式,收穫滿滿,比學比修,互勉精進。

圖1:來自南台灣七縣市法輪大法部份學員於三月二十六、二十七日,在中華電信學院高雄所,舉辦兩天一夜學法交流,第二天下午大組學法交流。
圖1:來自南台灣七縣市法輪大法部份學員於三月二十六、二十七日,在中華電信學院高雄所,舉辦兩天一夜學法交流,第二天下午大組學法交流。

圖2~3:來自南台灣七縣市法輪大法部份學員於三月二十六、二十七日,在高雄市中華電信學院高雄所,舉辦兩天一夜學法交流,第二天清晨於活動中心集體煉功。
圖2~3:來自南台灣七縣市法輪大法部份學員於三月二十六、二十七日,在高雄市中華電信學院高雄所,舉辦兩天一夜學法交流,第二天清晨於活動中心集體煉功。

去除妒嫉心 無求而自得

來自高雄的廖先生是海關一級主管退休的,剛進入海關服務時,工作兢兢業業,抱著無限的希望常想升官,盼啊,盼啊,盼到的卻都是旁邊的同事在升遷。

廖先生說:「我自認為能力並不輸他們,但怎麼都輪不到我升遷?產生很不平衡的心態。」修煉大法後,透過學法懂得向內找,這不就是強烈的妒嫉心嗎?於是把心放下,只管盡心盡力做好自己分內的事,不去想升遷問題。奇妙的是廖先生不久就升上股長了。

幾年後又通過簡任考試,然而也是身旁的同事一個一個的升遷,這次廖先生很容易就察覺到自己內心深處仍有妒嫉心存在,就趕快提醒自己守住心性,更嚴謹的要求自己把工作做好,不爭不求,很快被推舉升當一級主管。

廖先生體會到,生活中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實踐真善忍,常常提醒自己是修煉人,修去這些不好的執著,無求而自得。

山窮水盡疑無路 幸逢大法再重生

來自高雄的張女士,是去年剛走入大法修煉的新學員,早在二零零二年時,她第一次聽聞朋友介紹法輪功時,就買了三本《轉法輪》,分別送給自己、姊姊及小嬸,張女士說:「那時我錯失機緣,真正走入修煉的只有姐姐一個人。」

圖4:去年剛走入大法修煉的張女士,在事業健康出狀況,山窮水盡疑無路時,走入修煉,從此內心豁然開朗,身體康復,迎向全新的未來。
圖4:去年剛走入大法修煉的張女士,在事業健康出狀況,山窮水盡疑無路時,走入修煉,從此內心豁然開朗,身體康復,迎向全新的未來。

張女士是嫁入一個非常傳統的大家庭,工作也是家族企業,媳婦要輪流煮飯。由於工作壓力加上家庭的責任,使她身心俱疲,終於二零一九年初,身體健康出狀況,耳嗚、暈眩及三高等毛病接踵而來,又在沒辦法配合老闆(親戚)的調整排班情況下被迫離職。隔天先生因為長期的積怨爆發,也被強制離職。

兩人已經是步入中年,孩子又正需要教育開銷時期,想到未來的日子就焦慮不堪,以至於身體更糟糕,醫生開的藥對她完全沒有效果,還要每天面對傷害自己的人。生活中滿懷的怨氣,日日周旋於診所、大小醫院,生活變得漫無目的。

幸運的是已經修煉的姊姊,非常關心她,常常用大法的法理來開導她,並在她最絕望的時候點醒她:該開始學煉法輪功了哦。姊姊說:「你的際遇表面上看似很壞,但並不一定真的是壞事。先把《轉法輪》好好看一遍吧!」張女士接受了姊姊的建議,才剛看第一講就猶如醍醐灌頂,「這麼好的法,為何我以前不能接受?」張女士好像抓到救命稻草,抓緊時間,積極的跟姊姊約定去上了九天學法煉功班,開始正式進入修煉。

張女士說:「從此我內心豁然開朗,身體康復,真是絕處逢生,迎向全新的未來,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

修去名利情,圓滿隨師行

近兩年來因武漢肺炎蔓延造成全球恐慌,去年台灣也受波及升級到三級警戒,所有社交活動幾乎停擺,幾乎人人足不出戶。大陸遊客不許來台旅遊,許多景點對大陸遊客講真相的項目都停擺,從而轉向打電話跟中國人講真相,黃女士也是其中一位。

黃女士講述了打電話促成一位派出所分所長退出共產黨的過程,由一開始分所長馬上掛掉電話,再打電話又罵髒話。黃女士都不動心,為了讓分所長能明白法輪大法美好真相,黃女士鍥而不捨,直到對方平靜下來,聽明白真相,退出中國共產黨。其中體現出大法學員的慈悲心,為他人好的心。

黃女士說:「打電話講真相也是修去名利情,提高自己的過程。」

誠心敬念九字真言 度過癲癇症危難

圖5:年輕的杜先生交流因為動過腦瘤手術,留下了癲癇後遺症,誠心敬念九字真言,度過危難。
圖5:年輕的杜先生交流因為動過腦瘤手術,留下了癲癇後遺症,誠心敬念九字真言,度過危難。

杜先生是一位青年學子,修煉前因為動過腦瘤手術,留下了後遺症──癲癇症,常常會發作。修煉之初對法理沒能理解好,堅決不吃藥讓父母很擔心,因吃了藥也還會常發作無法根除,杜先生說:「有幾次,為了吃藥問題對我大吼大罵,因我爸爸是台商,也曾生氣後就出門離家,搭機去大陸。」這些苦楚讓杜先生更加認真學法和煉功。

每次癲癇症發作會有預感,杜先生說:「一次,我知道自己快要發作,當時我也有一點害怕,就要求爸爸陪著我一起念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剛開始只有我自己一直念,漸漸地當手快要抖起來時,爸爸突然抓著我的手,也大聲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這樣,我們父子齊心,大聲念誦九字真言,我突然靜下來不抖了。我和爸爸知道是師父救我的,感謝師父。」

杜先生說在發作時曾經看到一個妖怪要把他綁架到另外空間去毒打一頓,這次沒被壞東西抓成,跟爸爸誠心敬念九字真言把妖怪擊跑了。爸爸感恩地說:「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