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母親相處中修忍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三月十八日】有一次,我給師父敬香,看見師父的眼裏有淚水,驚的我又趕緊給師父跪下。我哭了,我說:「師父,弟子讓您操心了,這看不上母親的心怎麼這麼難去呀?!……師父,我錯了,我再也不和母親嗆嗆嗆了,我要忍,我再也不讓師父掉淚了,我一定改!一定改!」

父親走的那年,母親八十六歲,現在九十四歲,一直由我和弟弟輪流照顧。我和母親一起學過三遍《轉法輪》,也教她煉功,發正念,她很尊敬師父,給師父敬香,跪拜,並因此得了福報:這麼大歲數的人幾年都沒有去過醫院,身體很好;有時一不留神摔了跤,重重的躺倒在地,卻一點事兒沒有等等。

按理說,這麼好的一個生命,我們母女之間相處應該很和諧才對。可是不知道為甚麼,我們倆之間總是嗆嗆。一次和母親嗆嗆完,我腦子中說:看我治不了你。一連說了兩遍,當時自己還覺的挺受用。可想而知,在這樣的心態下,照顧她一天下來,我感到整個人又累,又疲憊,整天氣的難受。

在多次集體學法中,我明白了要守心性,要改變對母親的說話態度,要守德。可遇到事情又克制不住,又嗆嗆她幾句。母親無可奈何的說一句:「誰也別老呀!」那意思是嫌我嗆嗆她了。我知道我的行為在常人中也是不善,更別說我是修煉人了,更不夠格了,我很苦惱,鬱悶:怎麼就去不掉呀?

有同修提醒我,不要把這不好的行為當成自己。我努力排斥它,這不是我,我不要它,去掉亂發脾氣的毛病。

師父看我有修煉的心,就點化我。有一次,我和同修一起打坐煉第五套功法,看見我坐在三個大黑輪胎上面,腿那個疼呀!我知道是因為自己不守心性,造了業。自己造了業得還啊!造業容易還業難,我睜開眼咬著牙一分鐘一分鐘的忍著,三個大黑輪胎變成了淺黃色,慢慢的變成了白色,煉功結束,我說了一句話:「我錯了,我對母親那樣是真的錯了,我一定改!」

很快考驗就來了。給母親洗澡,水溫我先試了,不涼不熱。可是她卻會嚷:「你想燙死我呀!」我扶著她回臥室,她嚷嚷:「你推我幹嘛?!」她在屋裏罵我一句,聲音很小,但我能聽見。心被觸動時也很難受,但我決心忍!十幾天內,她天天把褲子、床單弄髒,我默默的收拾乾淨,一句埋怨的話也不說。我知道我必須得忍。

她睡著了,我出去一個多小時。回來後,她說:「一天才回來!連個說話的人也沒有!」又說:「我不是來給你看門來了。」聽著這些刺耳的話,我硬是沒吭聲,我知道媽媽是幫著我修煉的,我得感謝她,發自內心的感謝她!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