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化解了我與婆家人的恩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三月十六日】我出生在農村,今年五十六歲。二零零五年,我幸運的修煉了法輪大法,是慈悲偉大的師尊把一個滿身業力的我從地獄中撈起,並用大法真、善、忍的法理不斷的淨化我的心身,使我成為今天這樣一個身心健康、道德高尚的人。我用任何語言也表達不盡對師父的感恩!寫出我修煉後的感想,以此來證實師父的偉大。

我命很苦,十三歲時父親就去世了,撇下了我們兄妹六人和母親相依為命,我只上了小學五年級,就輟學了。家裏沒有了頂樑柱,母親又不知疼愛兒女,年紀輕輕的我就承擔起了家裏的重擔。雖然我是女孩,幹起活來比男孩都強勢,家裏家外一把手,每天沒黑沒白的幹活,全家的重活基本上都由我一人來承擔,一天下來腰酸背痛,苦不堪言。

我幻想著能有個溫暖的家、來自長輩的溫暖。可我的命真是苦啊!一九八五年,我才二十歲,就跟人結婚了。剛跳出火坑又進了苦海,婆婆和我母親沒甚麼兩樣。我天生就嗓門大,性格也率直,又是個急性子,說過的話轉身就忘,可大伯嫂子卻能言善辯,是個很會來事的人,拿農村人的話講就是:沒有酒肉也能把你送出二里多地,哄得婆婆一轉一轉的,好東西都往她家送,我無論幹多少活,多麼勞累,婆婆也不喜歡我,從未說過我一個好,我心裏那個氣呀。

一九八六年,我坐月子,需要婆婆伺候,可大伯嫂偏說婆婆手腳有鵝掌風,不讓婆婆伺候我,硬是把婆婆的手腳用繃帶纏上了。婆婆整天坐在炕上,動彈不得,沒辦法,只好讓丈夫伺候我。丈夫整天忙地裏的活,根本就不會做飯,蒸雞蛋糕都不知道放油,煎雞蛋也不放鹽。做好飯,還得給他媽一份。我的怨氣一下子就上來了,結果飯也吃不了,水也喝不下,從此得了便秘,肚子硬邦邦的,漲得不行,痛苦不堪。沒辦法,我就沿著炕邊來回走,一直折騰了七天七夜,總算好了。

一九八七年的一天晚上八點多鐘,我和丈夫都已經睡下了,婆婆卻把我們叫醒,說叔公和大伯哥給我們分家來了。我一聽就火了:分家也行,總得事先跟我們打聲招呼吧,連聲招呼也不打,說分就分,真是欺人太甚了。我剛想發作,丈夫卻阻止我,不讓我說。唉!我哪輩子做了孽了?轉念又一想:算了,分就分吧,早出去早清淨,省得整天受窩囊氣。分家時,婆婆甚麼也不給我們,在大伯哥和我的一再堅持下,只給了我一千七百塊錢和一台縫紉機,我們就搬了出去。

家雖然分了,可分家不分活,到夏天種地插秧時,婆婆家的活還得我和丈夫幫著幹,大伯哥一家連手都不伸,好像沒他這個兒子似的。插秧的活是最累的,一垧多地的稻苗都是我一個人往地裏挑,丈夫撈插秧機。晚上幹完活回婆婆家吃飯,看見飯桌上甚麼也沒有,我們給買的豬蹄魚肉甚麼都沒做,婆婆說給大伯嫂子一家留著。我心裏那個氣呀:我累死累活的幫你插秧,我們自己買的東西,你都不給吃,你也太偏心了!一樣的兒女兩樣對待,將來有你哭的時候,到那時想指望我們,沒門!

面對種種不公的事,我知道丈夫也是左右為難,沒有辦法,就對他說:要不我們搬走吧,別在這住了,眼不見心不煩。後來,我們就搬到了城裏,租住在一對善良的中年夫婦家裏。

常言說:氣大傷身。由於過度的操勞,我落了一身的病。二零零五年,我檢查出了多種疾病:有心臟病、卵巢瘤、腎炎等等。治療幾次也沒見好,就不治了。後來腎病越來越嚴重,導致我全身浮腫。醫生說:這種病沒有特效藥,只能慢慢將養。最後,我不能下床,飯也吃不下了,一天天的消瘦。

我的精神徹底垮了。那時兩個孩子還小,我不想就這麼死了。就在我走投無路時,房東大嫂來了,一看到我的樣子,就知道我得了重病,於是善意的對我說:「雖然你信佛,可你的病也沒好,你學大法吧,只有法輪大法能救你。」我這才知道房東倆口子是學大法的,怪不得人那麼好呢。

一天,房東的朋友把幾箱東西放到我家暫存,問我行不行,我說行。臨走時,那個朋友對我說:這裏裝的都是書,你想看就自己拿吧。

一天,我對丈夫說:「我躺著甚麼也幹不了,你把他們(指房東的朋友)放咱家的書拿出來我看看。」丈夫把書拿過來,我翻開一看是《轉法輪》,甚麼也沒想,就看了起來。看著看著我一下子好像明白了甚麼:這不就是佛法嘛!這才是真正的佛法呀!我百感交集,從此以後,徹底放棄了佛教,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成了一名真正的大法徒。

學佛教的那幾年,我家一直供著狐黃的牌位,當我看到《轉法輪》第三講關於附體的問題時,我才明白這些東西是害人的,就讓丈夫去把它們都燒了。通過不斷的學法,我的身體發生了明顯的變化,慢慢的我能坐起來了,也能吃一點飯了。看書看到第三天的時候,就能慢慢的下地了。房東知道後,非常高興,馬上過來教我煉功,我很快學會了五套功法。等到第七天的時候,身體更好了,到第十天,我徹底好了,真是無病一身輕啊!我高興極了。是法輪大法去除了我的病,我感謝師父,感謝大法。我要把我的親身經歷告訴所有的親人和更多的人。

自從我學了法輪大法以後,懂得了做人得按真善忍的標準去做,知道了人與人的冤怨都是前世的因緣促成的。對婆婆一家人的怨恨之心也就蕩然無存了。

二零零六年新年到來之際,我和丈夫買了許多年貨,快快樂樂的回了老家,公婆見我們回來非常高興,帶著我們到各家拜年。正月初一,我們去了舅公家,他家的人很多,看到我們都很高興,都說我變了,總是樂呵呵的。我就講我修煉後的體會,他們都願意聽。

最後我說:現在有個很重要的事情得跟你們說,就是三退(退黨、退團、退隊)保平安。他們都好奇的問怎麼回事。我說:現在老天要滅中共了,加入它組織的人只有從心裏聲明退出才能和它脫離幹繫,才能保平安。接著我歷數了中共自建政以來的種種罪惡:如三反、五反、反右、文化大革命、六四、迫害法輪功,甚至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等等,親屬們都紛紛退出。

正月初二,我們又去了姨婆家。姨婆高興地對婆婆說:怎麼樣,當初我就說:你老了得二兒媳婦養你,大媳婦只認錢。婆婆說:沒想到她(指我)煉了法輪功,變得這麼好。我說:是呀,我要不是學了法輪大法,真不知道會變成甚麼樣子,是法輪大法師父教我們做好人,我才變的這麼好,現在婆婆逢人就誇我好。

二零一二年,大伯哥突發心梗去世了,我和丈夫回去參加葬禮。公公看見我,放聲大哭,哭得很傷心。我就勸公公說:爹,您老不要哭,大哥不在了,還有我們呢,以後我養你。聽我這麼一說,他哭的更傷心了。我知道他心裏覺得對不住我。

那年的秋天,我就把公婆接到了縣城,住在我妹妹的一個空房子裏。公婆看我對他們那麼好,特別認同大法。公婆還和我們一起學法。因婆婆不認字,我就讓她聽MP3。

我還把《九評共產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等書拿給公公看。除了學《轉法輪》外,我還把師父的詩詞《洪吟》拿給公公看。看到《洪吟五》時,公公的鼻子開始流血。我告訴他是師父在給他淨化身體,公公也不害怕。不久,公公的小腦萎縮不知不覺就好了。全家人再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更相信大法了。

現在二老都八十多歲了,身體都非常健康,這都是托大法的福啊!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