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真信大法 兒子的腫包不藥而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我兒子十歲左右時,天天和我去煉功點煉功。回來的路上,他跟在我和同修的後面,聽我倆說修煉後自己身體和心性的變化。有一天,他說很願意聽我和奶奶說的話。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氏集團打壓迫害法輪功後,修煉環境變了,我做證實法的事,兒子都很支持,同時他很相信師父還在管他。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中旬的一天,我兒子說他脖子難受,他的工作離不開,就堅持上班。但是,他的脖子更疼了,也腫起來了。於是,兒媳婦讓他去打針,兒子不去。又過了幾天,兒子的脖子腫的太嚴重了,兒媳婦找了上門注射消炎針的護士,給他打了七天消炎針。沒見效,兒子越來越重,晚上不能睡覺了,整宿坐著已經三天了,臉也腫變形了,也不能上班了。

Advertisement

這天晚上,兒子來到了我的屋裏,坐在床邊說,他還要和我學法煉功。我說好。我倆就開始煉第五套功法。他坐了一會兒,就躺下了。好幾天睡不了覺的他,竟然睡了一大覺。兒子說:媽媽,你這屋子裏咋這麼好呢?這麼舒服呢?

我對兒子說:你相信大法,師父就會管你的。

到了早上,兒媳婦仍然讓他去醫院,兒子不去。她就把親戚找來了,她大舅、大舅媽、老叔。他們勸兒子去醫院,兒子婉言拒絕了。兒媳婦看親戚勸也不管用,到了晚上,她說兒子不去醫院,就和他離婚。兒子說:等我好了,你提出甚麼條件,我都答應。於是,兒子進到我的屋裏,把門反鎖上了。兒媳婦在門外叫了一陣子,就停了。

我們親戚裏還有修大法的,兒媳婦和她家親戚都知道大法好。但是在兒子的脖子腫的這麼嚴重時,兒媳怕他更嚴重了,還是認為得去醫院才能治好。他們沒體會過,不知道法輪大法祛病的奇效。

當晚,我兒子求師父幫幫他,讓脖子快點好起來。這一宿,兒子的脖子疼的很厲害。我看到他脖子上的包往起鼓,包的中間出來個白泡,幾乎要破皮了。

雖然疼得厲害,但是兒子就是相信師父能管他。

師父說:「你越難受的時候說明物極必反,你整個身體要淨化了,必須全部淨化了。病根已經摘掉了,就剩這點黑氣讓它自己往出冒,讓你承受那麼一點難,遭一點罪,你一點不承受這是不行的。」[1]

到了第二天中午,他脖子上的包出頭了,從那個包中擠出來大約半碗膿,出來的膿味很難聞。他接著和我學法煉功,沒幾天就好了。兒媳婦和她的親戚都真正知道了法輪大法好,真正感覺到大法的神奇。

我們明白要是去醫院治,用藥是把病壓入體內了,壓入微觀中了,將來還得犯病,因為造成病的黑色物質業力還存在。而學法煉功是師父的法身在另外空間給淨化身體,把病徹底根除了,難受的表現是遭一點罪,把造成病的業力消下去了。

法輪大法就是很神奇,兒子就是相信師父管他,他還要學法煉功,師父就給他的病徹底治好了。感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