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修大法三個月 尿毒症不治痊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我是遼寧大法弟子,今年五十多歲,一九九九年三月末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當時是因得了絕症,任何方法都治不好的情況下來學大法的。神奇的是,煉法輪功三個月後,尿毒症就不治而癒了。現在把這段經歷寫出來證實大法。

我二十四歲結婚檢查查出患急性腎小球腎炎。但無論是表面還是具體感受,根本就看不出和感覺不到病,而且沒有不舒服的感覺。這樣過了一年,也就是二十五歲那年又去檢查看看,結果從急性腎小球腎炎轉成了慢性腎小球腎炎。誰都知道不論急性和慢性腎炎,表面就是全身或部份身體水腫,還有其它各種感覺吧,因我沒有感覺所以也就沒有重視。而我呢就是不腫,表面看就是正常人一個,甚麼都看不出來,只有化驗單顯示有尿蛋白(還有別的我現在想不起來了),都是頂天四個+號,也沒當回事還以為小病呢。

後來去中醫院抓湯藥喝也不好,但隨著接觸了這一類的病友多了,也了解了這個病是怎麼回事了,這一了解不要緊給自己嚇著了,再加上怎麼吃藥都不好,也不像別的病人那樣腫,吃了藥就消腫,雖沒好但能看到療效,也就是有希望能治好,我呢吃不吃藥都一樣,沒辦法我就去掛了當時整個地區頭號名醫,他看了我的各種報告抬起頭來上下直打量我,問我年紀輕輕怎麼就得了這麼個怪病(腎小球腎炎),最後告訴我:這個病在你身上所表現出來的一切症狀,現在醫學上解釋不了,歸納一下就是疑難雜症,治不了,哪都治不了,不用到處哪兒都去了。我一聽眼淚就下來了,這時的我還不到二十六歲啊!怎麼就完了呢?腦子裏一片空白,不知怎麼辦,不知去哪兒。

Advertisement

那時的我到了二十七歲時就轉成腎病綜合症,為了能活下來自己吃了不少名貴藥材,比如藏紅花,冬蟲夏草等,吃了不少就是沒有效果。後來聽說穴位注射有療效就去了,接下來就是住院治療。

在這個醫院治療方法是穴位治療法:所謂的穴位治療就是每天早晚都要在後背脊椎兩側穴位上注射魚腥草,從頸椎到尾椎骨十二個穴位上,醫生把魚腥草的藥水吸到針管裏再扎到穴位上,然後手不斷的抖動,如果感到穴位的地方麻了就把藥水注射進這個穴位裏,如果沒感覺麻手就不斷的在這個穴位上紮,那個感覺現在都不能再想,就記得後背脊椎兩側都扎爛了也不管用。

直到五個月後沒有錢了,醫院就讓我透析,說是先做個漏,就是把胳膊上的動脈和靜脈連起來,每次透析時的針頭都是小指頭粗,一頭一個扎進血管,看著都瘆人,插進去時別提多痛苦啦。另外,每個星期透析三到四次也是花不少錢,我沒有單位報銷,醫藥費全部都是自己承擔,就是這樣,不長時間手裏的錢都折騰光了,不得不回家等著了。

回家後丈夫說:把房子賣了吧。我說不行。因丈夫十幾歲沒有了母親,二十幾歲又沒有了父親,現在就剩這個三十五平的房子了,賣了房子也治不好這個病,我要是死了,房子也沒了,他可咋整,住哪呀。想想心裏都滿是酸楚。沒有經歷生死的人是感受不到那種體會的。

我就這樣每天都在害怕中度過,身體越來越沒有勁了,躺著不行坐著不行走路一會就不行了,怎麼都不行,有一天躺在床上看著天上的白雲流著眼淚想,要是能躺在上面多好啊,可能那裏就沒有這麼遭罪了,能美美的睡上一覺就更好了,甚麼也不怕了吧(因小時候有時能看到不好的東西,所以每天都害怕,特別一個人晚上在家時更怕)。每天看著自己年紀輕輕的生命在一點點的消失,自己面對自己都要崩潰了,很痛苦。

就這樣,沒有錢了就找偏方,甚麼豬小肚(就是豬膀胱),買回來烤著吃,吃的前幾次感覺有點用,可吃幾次就不行了,還有尿騷味,都不知是怎麼嚼下去的。後來聽說在瓦片上烤活的繭蛹好用就又來試,結果和上次一樣還造了不少業,就這樣試了好多種,都是一開始抱著希望隨後就跟著失望,那個想活又不能活的自己每天都要面對,不知道今天晚上躺在床上睡覺,明天早上能不能睜眼醒來看到第二天的太陽,就這樣這個病轉成了尿毒症,自己也痛苦的熬到了二十九歲的三月份。

我家一樓住的一位大姐是煉法輪功的,她的媽媽和爸爸及大姐二姐都是,這位大姐是老三。一九九九年三月正好她的母親來了,我正好到三姐家開的小賣部打電話詢問買藥的事。同修的母親慈祥的問我年輕輕的得了甚麼病呀?我心情不好的講給老阿姨聽,她笑呵呵的告訴我她有辦法,並給了我一本《法輪功》讓我回家看,當時的我年紀輕受邪黨無神論影響也不怎麼信,因以前沒有希望的時候也試過練了其它氣功,當時好用但過後就不好用了,受這個影響我當時是不信的,但礙於情面不好拒絕,老阿姨又是那麼大歲數,人看起來非常慈祥,又是來幫自己的,所以就收下了。

老阿姨告訴我看的時候一定要把手洗乾淨,儘量多看,儘量坐著看,我點了點頭就拿回家看了起來。那時也沒多想,就想趕快看完送給人家,就用幾天功夫看完就送過去了。沒想到送的時候還是這位老阿姨,還完後我以為就可以走了,結果老阿姨告訴我等等,又給了我一本更厚的《轉法輪》,我當時就說我看不了,這得看多少天呀,更何況我看的時候就是應付的心態,根本就沒看進去。老阿姨告訴我說這本書不用急著還,儘量每天看一講,我說我身體不好,坐不了那麼長時間。老阿姨慈祥的說:那你就按你的情況來定,你儘量試試。我這個人面子心重,不好意思對那麼大歲數為自己好的老阿姨說不,就又手捧著《轉法輪》來家了,開始時自己都不知道怎麼修煉。

到家後也沒多想洗了手坐在沙發上,兩隻手捧起書讀了起來,看著看著感到累了,身體一點點的傾斜了就順勢躺在了沙發上讀,可一下想起了老同修的話,就想堅持一下坐著讀吧,就又坐了起來,就這樣反反復復的折騰著堅持著讀了一講,心想:今天可算讀完了。第二天還是這樣讀的,第三天還是,沒有甚麼感覺,就這樣稀裏糊塗的到了第九天讀完了全本《轉法輪》,每天像完成任務似的,但又不得不去讀,就像電影片子拍好了一樣按部就班的演就是了。等到第十天,我靜下心來看看我自己,突然發現我好像有點勁了,讀書不怎麼累了,在家走來走去也不是很累了,也不是坐哪都不得勁了,好像有點不一樣了,少了甚麼東西,心也不那麼煩躁了,自己還不知道怎麼辦了呢。那既然看完了就得還給人家呀,我就下樓去還書,結果老阿姨回家了,接待我的是她的女兒三姐同修。三姐告訴我:不用還,你拿去看吧,看明白了你就知道怎麼辦了。我當時聽得一頭霧水。兩個月後看明白了把書錢給了三姐,敬心敬意把書請回來。從此真正走入了修煉之門。

捧回書的第十天我就開始了每天的讀法,因為身體原因沒有事可以做,丈夫每天下班回來洗衣做飯,我除了生活能自理,剩下的就是喘氣,其餘我都做不了,只要不沒事找事和丈夫吵架就行。所以每天能坐下來靜靜的讀法,那時還不會修心,可是每天也沒有甚麼時間看他,就是讀法。讀法後也沒有甚麼看他不順眼的地方了,心態也平和了許多自然就不想找事吵架了。

就這樣一個多月後我可以洗衣服做家務了,甚至可以洗毛毯了,那時的自己沒有多想,就知道讀法,收拾家,丈夫也看到了我的變化,也挺高興的。

一個月以後,三姐同修在樓下喊我早上和她一起去煉功,我都不知道有煉功這一說,但早上太早我起不來,這時丈夫就一個勁的讓我去,我說那明早看看吧。雖然我能幹活了,但自己感覺站時間長了還是不太能行,所以挺打怵。

第二天早上,三姐五點在樓下喊我,丈夫就催我快點,我雖然打怵也還是去了。從我家到煉功點不算遠,五、六分鐘的路,但是以前就是這樣的路我也要歇四次呢,雖然好多了但因長時間不出門走道還是打怵,但比以前那是強多了,能不用休息就到了煉功點上,心裏真是高興啊。

可是煉第一套功法的時候還行,不太會也沒勁就比劃,等到了第二套功法就完了,頭前抱輪差點沒暈過去,輔導員趕緊把我扶到一邊坐下休息,我想這樣不行我就回家了,回家後也沒多想以為自己煉功不行就學法吧,就接著讀法。

到第三天早上,三姐又在樓下喊我,我就又像看書那樣不想去但礙於面子就又去了,就這樣一天天堅持下來,後來三姐同修每天領著我參加學法小組,這樣我倆每天很有規律的學法煉功,有時間就去各個地方洪法。那時,到處都能看到同修背著黃色的小書包,哪哪都是,看到同修都特別親。就這樣不知不覺到了第二個月,我都忘了自己是個病人,和三姐滿身是勁的到處去,白天去洪法,去煉功,晚上去同修家看師父講法錄像帶,後來晚上回家就抄法到晚上十一點再睡,就這樣日子過得很充實。

再後來,我早上到煉功點上煉完功,回家學完法後就自己在家煉,尤其第二套功法沒有煉功音樂(那時都是輔導員每天早上提著錄音機到煉功點上播放煉功音樂),不知道時間我就站在鐘錶前面煉,後來不知怎麼抱輪時間越來越長,一個輪能抱半個小時,四個動作抱了兩個小時,就這樣看著時間抱了下來,病也不知不覺不知道怎麼就好了。

後來想想尿毒症三個月奇蹟般的好了,抱輪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當時我也忘了治病啥的,就是跟著老學員到處去學法洪法,那段時間真的是幸福啊!

自從病好了,我對師父的感恩真是無以言表,每天就是高興,到處說大法好,也告訴了給自己化驗了好幾年的化驗師自己是煉法輪功煉好的,她們都感到很神奇。也告訴鄰居自己的事,並一有機會就和她們講真相,不分老幼都講,那段時間沒有怕的想法,就知道師父是清白的,還自己師父清白。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