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股骨頭壞死病患的福音(1)

——法輪大法祛病健身顯奇效系列故事(十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股骨頭壞死有「不死的癌症」之稱。這種病主要是各種原因導致的供應股骨頭的血供出現中斷或受損,從而導致股骨頭的骨質缺血,引起骨細胞及骨髓壞死,繼而導致股骨頭結構改變,引起股骨頭塌陷。

股骨頭壞死晚期表現為患者劇烈的疼痛,下肢肌肉萎縮,髖部活動受限,出現縮短性跛行,甚至癱瘓。現代醫療手段無法根治,股骨頭壞死患者往往會陷入愁苦和絕望之中。

然而,一些股骨頭壞死的病患,他們因各種因緣際遇修煉法輪大法之後,得以絕處逢生,開始了身心健康的修煉生涯;或有些患者因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而奇蹟痊癒。

Advertisement

真實的報導:劉菊仙患股骨頭壞死 又絕處逢生

一九九八年八月二十八日,《中國青年報》刊載了《生命的節日》一文,報導了瀋陽亞洲體育節開幕式情況,全文一千二百餘字,其中盛讚法輪功的篇幅達四百餘字,同時還配發了兩幅法輪功學員參加開幕式的壓題照片。

報導中講述了法輪功學員們以前患多種難治之症,經修煉法輪功痊癒及道德回升的情況,其中包括瀋陽市法輪功學員劉菊仙曾患股骨頭壞死、修煉後絕處逢生的事蹟。

'圖1:《中國青年報》1998年8月28日關於「瀋陽亞洲體育節」開幕式的報導及圖片。'
圖1:《中國青年報》1998年8月28日關於「瀋陽亞洲體育節」開幕式的報導及圖片。

'圖2:1998年8月28日,法輪功在「98年中國瀋陽──亞洲體育節」上展風采。'
圖2:1998年8月28日,法輪功在「98年中國瀋陽──亞洲體育節」上展風采。

文中寫道:「觀眾席上1500人組成的法輪功觀眾隊形令人讚歎,隊員們頭頂烈日,端坐6個小時,自始至終整齊威儀。

走進法輪功的陣容,學員們熱切地向我介紹煉功的收穫。四十四歲的劉菊仙,因患股骨頭壞死而臥床不起,痛不欲生。一九九六年夏由姐姐介紹學煉法輪功後,堅持煉功,至今跑跳自如,入場式上步履輕盈。

年逾古稀的王效鹽是瀋陽醫大退休的醫生,過去患十多種病(冠心病、哮喘、肺氣腫),年年住院,氧氣筒子不離辦公室與居室,天天吸氧度命。工傷造成股骨骨折使她拄拐行走。96年春開始煉功,改變了大把吃藥的生活,成為一位健康的學員。

六十四歲的陳桂華是瀋陽音樂學院的退休教師,她過去患冠心病、高血壓等多種老年病,經煉功強健了身體。她的病癒吸引了50多名人,連音樂學院很有名望的老院長丁鳴,也堅持每日參加晨煉。尤其感人的是,陳教授工資600元並不富裕,卻每年資助東工特困生程輝1760元,並連簽了三年協議,需付出5000多元。」(節選)

這是在中共迫害法輪功前,《中國青年報》在沒有任何外力的強制下,對法輪功做的自由真實的報導。

偶讀大法書 股骨頭壞死一天治癒

賈瑞東先生,今年六十四歲,原籍山東省臨沂市平邑縣,是黑龍江省九三管理局雙山糖廠動力車間的一名退休職工。二零零一年,為避免中共當局無休止的騷擾,賈瑞東回到了山東老家,在臨沂市居住。每每提起得法修煉第一天,股骨頭壞死痊癒的奇蹟,賈瑞東感恩的淚水就在眼裏打轉。

一九九八年六月,三十八歲的賈瑞東右腿突然疼痛,到醫院一檢查,確診為股骨頭壞死。年紀輕輕的賈瑞東開始經歷了病痛的折磨。疼起來時,一個大男人也受不了,從心裏、骨頭裏往外疼,站也站不住,坐也坐不住,稍微碰著股骨頭,就鑽心的疼,疼的讓人心煩意亂。

一天,賈瑞東在本單位衛生所讓中醫大夫針灸治療時,一抬頭看見桌子上放著一本書,他就問大夫:「你這是甚麼書?給我看看。」大夫說:「這是《轉法輪》。」 當時賈瑞東一聽到《轉法輪》這三個字,就感覺渾身一震。

他趴在衛生所的床上,邊針灸邊讀起了《轉法輪》。當讀到第一頁《論語》時,他心想:這不是一般的書,我得讀下去。當他讀到《轉法輪》第九頁時,他對大夫說:「我不扎針了,我知道人為甚麼有病了。」拔掉針後,他在小床上一直看了七十多頁《轉法輪》。

第二天早上,因走路困難,賈瑞東推著自行車當拐棍走到了煉功點。當時,他右腿不敢著地。煉第二套功法時,師父開始給他淨化身體,只聽到右腿疼痛的地方「咯吱」一聲,賈瑞東的腿當時就不疼了,右腳敢著地了,賈瑞東感激的淚水湧了出來。

煉完功後,賈瑞東跟著法輪功義務輔導員爬到四樓,請到了寶書《轉法輪》,騎著自行車就回家了。到了院門口,賈瑞東的女兒看到爸爸騎著自行車回來了,高興的把端著的盆扔在地上,驚喜的拍著手,跑向爸爸喊道:「我爸爸能騎自行車了!我爸爸能騎自行車了!」

修煉前的賈瑞東,暴躁的脾氣在廠裏可是出了名的,平日裏連廠長都怕他三分,還是一個不願吃虧的主兒。得法後,他嚴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髒活、累活搶著幹,在單位裏任勞任怨,受到全體職工和領導的好評。在家中,他也改掉了過去易發火的毛病。妻子曾對她的姐姐說:「孩子這麼大,真正舒心的日子,就是從丈夫學煉了法輪功後(開始的)。」

尋道一念 雙側股骨頭壞死的我能走了

我是河北省的一名法輪功學員。三十年前,我因為患腦炎誤診,錯打激素導致了雙側股骨頭壞死,癱瘓在床。四年不能下地走路,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去廁所都要丈夫背著去。丈夫帶我四處尋醫,去過北京、天津等幾家大醫院治療,多次看專家特診、手術都未見療效,治病治的傾家蕩產。每一次,我都是帶著絕望走出醫院的大門。

親人們為我擔憂,我每天在痛苦的煎熬,深感自己給家庭、孩子帶來了沉重的負擔,我在不安中每天以淚洗面,真的是不想活下去了,常常生出自殺的念頭,可是又總是被一種無形的力量阻擋住了。

一九九八年七月,妹妹退休後從山東來看我,並告訴我她家的那個小鎮有上千人在煉法輪功,很多癌症病人都好了,勸我去她家學煉法輪功。可是談何容易?我一個不會走路的人,吃激素吃的又很胖,從河北到山東要倒三次車。但妹妹很堅決的說:「我這次就是來接你的,說啥也要把你接過去,別人能好,咱們也能好!」

就是因為這一念,第二天我們去看我媽時,我竟然是自己走出來、爬到了自家的農用三輪車上的,平時都要丈夫背我。這讓我有了去山東的信心和決心。

更不可思議的是:我們從天津東站去西站,要過一座很高、很長的天橋,妹妹和她的女兒攙扶著我爬上天橋。下來時,我覺的腿腳靈便了,我可以扶著欄杆走路了!天啊!那一刻,我知道「心花怒放」是一種甚麼感受了!我還沒有開始修煉呢,大法師父就一路看護著我。我的淚水止不住的在流,這不會是做夢吧?

一路瓢潑般的大雨沒有擋住我要學法輪功的決心。經過十五個小時的奔波,到達妹妹家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上二樓時,我自己信心滿滿的扶著樓梯就上去了。到她家的第一句話我至今還記的清清楚楚:「我跑了一天,怎麼一點兒不感覺累?」

從第二天開始,我就迫不及待的和妹妹一起學習《轉法輪》,煉五套功法。不到兩週的時間,我就奇蹟般的能堅持煉完一個小時的動功。四個月之後,我完全恢復了健康!

當我回到老家的時候,愁白了頭的丈夫高興的淚流滿面,親友們也都非常驚訝,感動的熱淚盈眶。從那以後,我家的門檻幾乎都被踏破了,十里八鄉的鄉親們都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了。

在《轉法輪》裏,師父講的那些高深的法理折服了我,我按照真、善、忍的標準修煉,不管在哪裏都要做一個好人。過去爭強好勝的我不再與人爭鬥,遇到矛盾向內找,做甚麼事先為別人著想。修煉成了我生活中最快樂的事,我每天堅持學法煉功,從不懈怠,不僅身體發生了根本性的改變,在日常生活中也不再計較個人得失,過去與兒媳之間很深的矛盾得到了化解,家庭環境變的祥和了。

(待續)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