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大陸法會|三個奢望實現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十一月二十日】一九九六年六月,我喜得法輪大法。修煉前後,我有三次記憶深刻的奢望。之所以說奢望,是因為我在當時看,這些想法都是無法實現的美好願望。

第一個奢望:母子團圓

我從小母親早逝。繼母來了之後,父親不敢關心我們。我們姊妹兄弟過年回家拜年時,繼母從不搭理我們。

一九九五年春天,因多方面原因,我的精神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我與丈夫商量:我甚麼都不要,就想多活幾天,我們離婚吧。他也看到了我長期以來都是這樣痛苦,最後就答應了。我們到法院辦理了離婚手續。

Advertisement

在中國當時的大環境下,我在原單位失業了。我沒有依靠、沒有住房、經濟收入又不穩定,只能狠心的把兒子留給了丈夫;我想畢竟孩子的爺爺奶奶在身邊,也好有個照應。可就在我往外搬走時,丈夫的弟弟不讓了。他說那個離婚不算。他已經找人走後門,推翻了離婚協議。他不讓三輪車夫給我拉行李,與我糾纏,這下我更不想停留一分鐘了。

我是個很要面子的人,「寧可身受苦,不讓臉受熱。」本來那個年代離婚就覺的夠丟臉的了,我就更不想讓我代課學校的師生看到我出校門就被糾纏。

我所學專業正是那所高中所需要的學科,並且學校裏缺少這個專業的任課教師,所以我失業後在這裏已經代課三年多了。代課時,我曾經獲得了市級優質課證書。另一所高中也缺少這一專業的教師,也慕名來請我授課,所以當時我在兩所高中任教。可是我的工作關係(檔案文件)卻因不送大禮而無法調到教育部門。在這種情況下,我無奈辭掉了這份工作。

為了生活,也為了我的臉面,我在親戚的幫助下,與一批上至六十多歲,下到初、高中剛畢業的一群農村人一起,被作為扶貧對像到了離家很遠的地方打工。後來才知道,實際上是他們以扶貧的名義,把我們這些廉價勞動力給買了。每人中介費三百元,算下來,那個年代也是個不小的數字。

工廠對我們看的很嚴,也很苛刻。每天勞累了一天休息時,我就思念自己的孩子,心裏非常恨前夫。雖然也知道他不是個壞人,但覺的我的遭遇都是他造成的。有一天晚上,我夢見孩子有了後媽,後媽還拽著孩子的頭髮往牆上撞……我哭著從夢中驚醒。心悸之餘,我摸黑拿出紙筆,寫下了下面這段話:「宇宙中能主宰我的神啊!如果能讓我們母子團圓,我將永遠向善!」

我娘家的很多人都在中共體制內工作,多數都是這個邪黨的黨員;我自己從小到大也一直受無神論教育,所以我曾是個地地道道的無神論者。從沒想過,有一天我還會去求神佛;可那天,就在自己無助的情況下,我發出了來自心底深處的呼喊。然而,母子團圓對我來說是一種奢望,是無法實現的奢望。那時候,我就是在這種身心的痛苦中煎熬著。

第二個奢望:有個單獨的環境敬師

一九九六年六月,我開始修煉了法輪大法。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諦,知道了人的不幸都是業力輪報促成的。慢慢的,我在一點一點的放下對傷害過我的人的怨恨;也明白了人各有命,只有修煉才能改變人命運的法理。我的身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由於修煉了法輪大法,我整天都很快樂。有一階段,我經常跟同修講:「我都快成半個神仙了!」雖然我說的話看起來很膚淺,不知天高地厚,可我的確很快樂!

一九九七年,當時我的工作環境要住集體宿舍,但每天學法、煉功都不會耽誤。老闆讀大學的兒子來我們這裏玩兒。我們聊天時,他聽說我修煉法輪功,就告訴我外面就有煉功點。當他得知我因晚間公司門上鎖而晨煉出不去後,馬上把公司前後門的鑰匙都給我要來了。我非常感謝,留下了一個門的鑰匙。還有當地我不認識的兩位同修,先後來給我找集體學法、煉功點。我知道,師父時時處處都在看護著我。

由於修煉了大法,我努力事事處處都用大法來要求自己,同事們和老闆對我都非常認可。可喜的是,有三位同事也開始和我一起煉功。同宿舍的人也都很願意聽我讀大法書。我不在時,早上她們都主動給師父上香。那時,我也只是非常簡陋的在床頭櫃上擺放師父的法像;我知道,宿舍那樣的環境不太尊重。

到了入冬的時候,我們這裏工作是淡季,整天沒工作幹,我就學法。每天除了集體學法、煉功外,我還能讀一遍《轉法輪》。人人都對我很好。到了開飯時,大廚們就來喊我:「姐,吃飯了!」你說我怎麼會不快樂呢!

可是在快樂之餘,我還是有一個願望:要是能有一個單獨的環境敬師父該多好啊!要是我的孩子也能得大法那該多好啊!很多人會覺的:這有甚麼難的呢?可是以我當時各方面的條件,這對於我來講,那就是一種奢望!

第三個奢望:有自己的空間能做真相資料

二零零八年十月,由於要供孩子念大學,我只能割捨家鄉的修煉環境出外打工。親朋們給我介紹了幾個收入不錯的工作。我想來想去,我是個大法弟子,大法及大法弟子還在遭受著嚴酷的迫害,我不能只顧掙錢哪;如果必須出外打工的話,我就去邪惡的中心打工,最起碼發正念還是近距離的。

我踏上了進京的列車。到了北京之後,我去了一家月嫂公司。當時我就發了一念:無論是甚麼工作我都不挑。第一個工作我就去,那一定是師父給我安排的有緣人。

第一個工作是安排我去一家做育嬰嫂,帶一個五個月大的嬰兒,工資也不高。由於我按照大法要求自己,處處為他人著想,只一個星期的時間,他家就一定要留我長期幹。我就告訴他們,我之所以讓他們這樣認可,是因為我是煉法輪功的,我師父告訴我們時時處處都要做個好人。沒想到,在法輪大法及大法弟子被嚴酷打壓的時期,在這個邪惡的中心,他們居然對我、對大法都很認可,並表示以後會給我加薪。這家真是師父給我安排的有緣人。

當然,在工作中心性上的考驗也很多。當我心裏委屈、難受的時候,我就會想起師父的法:「佛為度你們曾經在常人中要飯」[1]。我一下子就能解開心結,一下子就能釋懷。在此期間,我給來訪雇主家的親戚、朋友都講了真相,給他們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

馬上要到新年了,我為了懸掛大法真相條幅,提前請假外出準備所需的材料。我為了不讓雇主家人知道後害怕,只有分幾天在夜裏十二點後,他們大人和孩子都睡熟了,我關好自己的房門,在床上鋪上塑料,再鋪上黃布寫「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我師父清白」的條幅,並抓緊趕製。因為小嬰兒凌晨四點多就又會醒來,雖然孩子媽總是讓我休息,說白天還有一大天呢,黑天她管孩子,但我還是不忍放棄夜間做資料的時間。

那時我就在想啊:「要是有一個我自己的空間,能夠做大法真相資料就好了!」然而我知道,在這個對大法與大法弟子瘋狂迫害的時期,有多少同修想來京都很難,坐車都會被截,甚至被綁架、被非法關押。這又是寸土寸金的京城,我一個做育嬰嫂的打工者,這種想法又怎麼可能實現啊?這不簡直就是奢望嗎?

峰迴路轉 願望成真

我再回頭說說一九九七年吧。隨著學法的深入,在大法的感召下,我真的放下了對前夫的怨恨。一次回老家,我感歎的對姐姐說:「我再也不恨他了。如果我再遇見他,我就讓他煉法輪功。」

我們都在迷中修煉,通過學法知道了是師父替我們承受了太多。修煉之前我所經歷的痛苦人生,這裏只是泛泛的說了一點點。要想說,真是一天一夜也說不完,那時候我哪有甚麼快樂可言呢?是師父替我承擔了太多的罪業,給我改變了人生道路,讓我明白了當人的真正目地,我才有了那麼多的快樂。可是一個不修煉的常人,他的命運是沒有人給他改變的,都是有定數的。

當我真正放下對前夫的怨恨之心後,也就是兩個星期的時間吧,我接到了他去世的噩耗。在錯愕之餘,我真的很為他遺憾,就回去見了他最後一面。當我說要把孩子接到我這裏時,孩子爺爺聽我說要把孩子接走,非常高興,同時立即說:孩子爸爸一塊錢也沒有。我甚麼都沒說,就這樣把孩子領過來了。

過後我問自己,為甚麼那麼淡定?我從小就經常聽大人們說過一句話:要留點兒過河錢。我不明白過河錢是幹啥的錢。這一刻我突然有所悟:我修煉了,身體沒有病了,沒有錢怕啥?

老闆人很好,很有同情心,她一直留我不讓走。但我考慮到要帶著孩子生活,吃、住,接、送孩子上學(孩子剛上一年級)等等,會給公司添很多麻煩。不能因為之前公司對我的認可,我就佔公司的便宜,所以我放棄了每月比家鄉收入高一倍的工作。

有些同修說我:你是不是情重放不下啊,一定要接孩子?我說現在不是,是因為孩子的父親不在了。我覺的一個修煉人,自己的孩子都不管,又何談對眾生慈悲呢(這也是我當時所在境界的認識)。如果不是學了大法,我還真沒有這個勇氣敢來接孩子呢。

我幾經周折,租到一個我們娘倆各方面都能負擔得了的住房。我整理好房間,供上了師父的法像。我整理物品時,一下看到了我一九九五年寫下的那段話:「宇宙中能主宰我的神啊,如果能讓我們母子團圓,我將永遠向善!」我一下子淚流滿面,同時也想起了我那第二個奢望。現在看來,那一念也許就是佛性出來了吧。雖然我在甚麼都不懂的時候,還跟神佛提條件,可師父卻一直在幫我。

我的第三個奢望是怎麼實現的呢?這可是很值得高興的事。因為修煉了,甚麼奇蹟都會發生。

二零零八年底,我放假回家。同修聽說我在京打工,就幫我聯繫上一個也在那打工的老鄉、同修小弟。後來小弟又介紹我認識了一位外地來京打工的同修小妹。

我看護的嬰兒一週歲時,她姥姥正好帶完兒子的孩子,就來帶外孫女。我離開前半個多月時,還沒定好下一步該去哪。這時,小弟打電話問我:與他家一起合租房子的好朋友突然意外去別的地方了。問我去不去他們那住?我與小妹商量了一下,就去合租房子了,因為這樣經濟上我還算能承受得了。這得是師父怎樣細密的多方位的安排呀?弟子永遠都無法知道。

不久,小弟家的弟妹也修煉大法了,我們成了最好的三姐妹。我們四個人一起學法、煉功、做真相資料、發《九評共產黨》。隨著修煉的越來越成熟,我不再有那麼多的奢望了。

後記:兒子的喜訊
家裏不修煉的親人,只要見面就責備我對孩子的婚姻不用心。我知道人各有命的道理,一切隨其自然。也真能放下親人在利益等多方面對我和孩子的傷害。我兒子雖然未修煉,但也看過大法書,很多時候比我還看的開呢。我覺的他說出的很多話,就像是師父借他的嘴在點化我。他對人非常寬厚善良,包括能善待傷害他的人。

前一段時間,別人給孩子介紹個對象,相處了一段時間很好。有一天,孩子來電話告訴我:「媽,有一個好事,是個大好事!等我回去見面跟你說。」孩子連夜回來,告訴我:對像家裏有好幾個大法弟子!我聽後,眼裏一下浸滿了淚水,立刻就去給師父上香,我對師父的感激之情無以言表!

這件事後,我就萌生了寫一篇交流文章的念頭。當然我還有很多沒修好的地方,還有許多心沒去,有待在大法中歸正。當我看到《第十九屆明慧網大陸法會徵稿通知》時,我就著手開始寫稿。在這法輪大法洪傳三十週年,正法修煉二十三年之際,在法正天體已結束、向法正人間過渡的過程中,我在思考自己應怎樣走好以後的修煉之路,要早點放下各種執著,少操人心,做好三件事。

我要儘量時時保持正念,珍惜這萬古機緣,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以上有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真修〉

(明慧網第十九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