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大陸法會|在工地上坦蕩證實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十一月十七日】一九九九年我就開始在周圍所有接觸到的人群中講真相。後來周圍的人我基本都講完了,我就有意換個環境,這樣能接觸更多的人,給他們講真相,所以我就有了三年(每年從過完大年開始,一直到秋收之前)在工地打工的經歷。
──摘自本文

* * * * * * *

我居住在東北農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修煉的。在第十九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之際,我想起了自己在工地上打工時的一段經歷,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我想不明白法輪功教人做好人,不偷不搶,還能使人身體健康,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不讓煉?心裏有說不出的滋味。我這個人很犟,我認為對的理,我就必須堅持。於是,我開始在周圍所有接觸到的人群中講真相。

Advertisement

後來周圍的人我基本都講完了,我就有意換個環境,這樣能接觸更多的人,給他們講真相,所以我就有了三年(每年從過完大年開始,一直到秋收之前)在工地打工的經歷。

一、在工地上每天堅持學法煉功

我知道修煉人必須學法,我就把大法書都帶到了工地。每天結束了一天的工作吃完晚飯時,我就會找一個安靜的地方開始煉功。我煉完功回來,宿舍也安靜下來了,就是我開始學法的時間了。

我們住的是上下兩層鋪的鐵製單人床,我住在下鋪。為了不影響工友們休息,我在床的四周拉上了簾子,自己用電線接了一個小燈,又罩起來,這樣我就有了一個屬於我學法的環境了。我每天吃完晚飯、煉完功就開始學法,一直學到半夜十二點之前,發完正念再睡覺。

為了不影響開工,我就每天凌晨兩點多起床,先在室外煉動功,再到室內煉靜功。我每天也就睡兩個多小時,可是精力充沛,沒有睏的感覺。

為了方便學法,有時我把師父的經文抄寫下來,貼在上鋪的木板上。別人在說話時,我就背法。背會了,再換另一篇。

工地上的蚊子很大,有時在外面煉功時,看到那蚊子吃的鼓鼓的,被咬的包也很大。可是回到屋裏,還沒等煉完靜功,那包竟全都消失了,也不癢了。

二、證實大法講真相

師父說:「懷大志而拘小節」[1]。

我是修煉人,要時時用法來要求自己,從生活中的點點滴滴做起。在工地上每天收工以後,忙碌了一天的人們都是直接奔食堂先吃飯。我是每天收工之後,先去洗澡,換一身乾淨的衣服,再把換洗的衣服洗完了再去吃飯。有時去晚了,飯沒有了,給我煮點掛麵我也無所謂。

我每天都是穿的乾乾淨淨的,而很多工友一天幹完活下來,真是又累又懶,澡都不想洗,更不用說天天洗衣服了,有人甚至幾天都不換衣服。他們看到乾淨整齊、與眾不同的我,還開玩笑的說:「是不是要去相親?」很多人問我原來是幹甚麼的?我說就是種地的,他們竟都不相信。

剛開始和大家接觸時,他們對我都不太重視,沒想到幹起活來就感受到了我的與眾不同。很多兩個人完成的活,我一個人就能輕鬆自如的幹完。比如,工地上運水泥、石料的大獨輪車,裝滿了少說也有七、八百斤,兩個人推都很費力,我一個人就能輕輕鬆鬆的完成;篩沙子的活兩個人都供應不上,我一個人幹,還能歇一會兒。我活幹的又快又好,總是提前完成任務。

他們看我幹活時腳步輕盈,輕鬆自在,讚歎不已。他們哪裏知道,我幹活時腦子裏都在背著師父的講法,《正念》和《感慨》這兩首詩每天不知道背了多少遍。我是越背越快樂,越背越輕盈,周圍都是滿滿的能量!更神奇的是:我每天都能很強烈的感覺到後背有個大法輪在旋轉,力量非常大,像推我一樣。我自己都感覺自己在飛,走路生風,美妙極了。

時間長了,老闆當著大家的面對我說:「你幾點說收工都可以,別人都不行!」老闆還說:「別人有雨休,你可以沒有,來一天就畫一天!」那意思是多掙錢。

我告訴老闆:「我每天中午十二點都要去發正念,得請一會假。」老闆欣然應允。每到快十二點時,我就告訴身邊的工友,我到點了,他們都表示明白,我就上樓找個安靜的地方去發正念了。

我感受到師父就在我身邊。那時候我每天打坐,或發正念時都感受到自己的身體無窮無盡的大,解體另外空間的邪惡真的是像師父說的「疾風電掣上九霄」[2]。

我不善言辭,平時很少說話。但為了講真相,凡是和我有過接觸的人,我都主動和他搭話,先拉近距離,沒有隔閡,有機會就講真相。有時在一起吃飯時,我把肉夾給他們;看到他們推著費力的車子,我就幫助推一下。舉手之勞的小事,看到就做。那時候,我每天總是樂呵呵的,真是對誰都好,就是善、包容,看到有需要的就幫。

我知道,自己的一言一行都在證實大法,我是來救人來了。他們看到我的表現,都感受到了我的真誠、善良,自然一說就退,都能明白真相。工地很大,很多蓋的樓都是三十三層的。工地上的人員流動性也大,講完一批,就又換了一批。只要能接觸上的人,我都不放過講真相的機會。

一次,我在施工電梯上立起一塊兩米來高的藍色泡沫板,寫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老闆、項目經理、號長,不管是誰,只要一上來就能看到。他們笑著,談論著,有時還問我問題。時間長了,大家在一起其樂融融,一片祥和。有時看到我走過來,有人就喊:「大法來了!」或者喊:「法輪大法好!」

三、師父給我超常的智慧

我只有小學文化,但師父給了我講真相的智慧,使我這個既沒有文化水平,又不善言辭的弟子在講真相時思如泉湧,思路清晰,人們都能接受。

師父還給了我人中的智慧。工地上的機器,只要我接觸過,我都能看明白使用方法,機器的結構、原理。

一次,老闆說放假一天。工地要是放假,不但老闆損失很大,打工的人也沒有工錢啊。一問,是施工電梯壞了,得找專業人員來修理,還聯繫不上,很著急。我說:「老闆,讓我先去試試行不?」老闆非常驚訝,說:「你會修?」我說:「不知道,先看看。」結果到那一看,一下子就找到了問題,機器正常運轉了。老闆樂壞了,說:「你煉法輪功真不一般!」

還有一次,拉水泥漿的車突然不走了,修理工不在,幹不了活了,還得放半天假。我和隊長說:「我去試試!」一看,是有幾顆螺絲鬆動,緊了緊就正常了。這種事情很多,他們都很佩服我,也感受到了法輪大法的超常!

四、大法的神奇

一天,工地上風很大。我和很多人在施工電梯裏向下運動時,看到上面的大線被風吹出筐了。那線裏的電壓很高,要是碰到外面的鐵架子有可能有電,很危險。我趕快讓大家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家如夢初醒,趕緊大聲念起來。奇蹟出現了:就看那很粗、很重的大線,像被一隻大手捋著一樣豎直進到了筐裏。在場的人都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

有時候清理地下室時,很多鐵架子、木板上有很長的釘子。地下室光線昏暗,根本就看不清。腳被釘子扎是常有的事,甚至鞋底有時候被扎成像篩子一樣。釘子甚至還穿透腳面,一般人遇到這種很重的傷時,至少要休息一週也不好。而我通常是把釘子拔出來就該幹啥幹啥,我連想都沒想。我時時刻刻都用大法來要求自己,一點不受影響。

打工這幾年,我從來沒有誤工一天,我知道師父就在我身邊。工友們無不感受到法輪大法的神奇,都知道經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聖者〉
[2]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四》〈正念〉

(明慧網第十九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