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大陸法會|孩子們是怎樣放棄玩手機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十一月十五日】自從二零二零年中共病毒疫情爆發以來,中國大陸封城極其嚴重,孩子們都待在家上網課。上網課時,家長如果沒時間看著,孩子就難免偷著玩手機、電腦。

現在的手機、電腦真是想看甚麼就能看到甚麼,想玩甚麼就能玩甚麼。別說孩子,就是大人也很難管住自己。因此,孩子們學習成績下滑的很厲害,家長們為此事很頭疼,又無奈。

師父講:「不光你們,這個世界上所有的家長、政府都知道這個情況,誰都無能為力!不止是人得法的問題,把人帶動的工作也幹不好了、學習也學不進去,大量的時間用來在電腦、電玩上,勾引著你去看去玩那些東西。已經不是人的狀態了。」[1]

Advertisement

我家是開「小飯桌」的,來的孩子甚麼樣的都有。家長一來,就嘮叨孩子玩手機的事,我能理解家長們的心情。我想既然孩子能來到我家,就是緣份,只有法輪大法能救孩子們了!

於是,我就帶孩子們學法、背法;放假期間,我就領他們煉功,聽大法弟子的修煉交流體會。孩子們學法後的變化很大,家長們也看到希望了,孩子們自己也有了信心。下面僅講兩個孩子的故事:

鑫鑫的變化

鑫鑫是個男孩,二零一九年七月從遠方農村來的,當時他上五年級。因為他天天迷戀玩遊戲,不愛學習,成績當然就不行,基礎的東西都不會,課外的知識更甭提了。說話也不中聽,常說髒話。他父母種地,沒時間管孩子。家長看著孩子這樣墮落下去很發愁,後來就讓鑫鑫的小姨把他接來,送到了我家。

鑫鑫剛來時,看我家既沒電視又不給他手機,就哭著鬧著要回家。整天不是撓著頭就是扭著衣服,在地上不停的走來走去。他一會兒要給他媽媽打電話,一會兒要給他小姨打電話,就是鬧心。第一星期,我教他五個單元音音標,教了一個半小時,竟然一個沒教會。來了十二天了,他一個字沒寫過,沒摸過一本書,就在那琢磨玩手機的事。

我一看,鑫鑫這也學不進去,就和他小姨說:「這孩子戀手機戀的太厲害,要想提高成績,在短時間內是很難了。只有先學法,穩住心,他才能學習,否則不行。」他小姨說:「行,就讓他學法,學習不著急。」於是我就領著鑫鑫開始學法。

起初,鑫鑫不愛學法,生氣、鬧心,手、腳不停的亂動,攪場。煉功就更別提了,跟猴似的,抓耳撓腮。學法到一個月的時候,他就穩下來了,不想玩手機的事了。鑫鑫能認真的學法了,功煉的也很標準了,雙盤能堅持一個小時,腿疼的直哭,也不往下拿。

通過學法,鑫鑫知道了按真、善、忍做人,在哪都得做個好人、更好的人。他知道體貼父母的不容易,也就好好學習了。學法堅持到現在,鑫鑫已經背完了《洪吟》至《洪吟五》,正在背《洪吟六》;《轉法輪》他已經背到第三講了。

鑫鑫每天都能主動學法了,不管作業怎麼多,他都堅持學法。大法師父給他開智開慧,淨化身體。鑫鑫由原來的差生,變成了第三名的優秀生。今年開學他就上初三了,他的志向是考我們當地最好的實驗高中。

現在的鑫鑫,處處能為別人著想,他知道感恩師父,感恩大法,非常懂事。

水靈的轉變

水靈是個女孩,她是五歲時來我家的。我利用午睡的時間,領著她一字一句的讀《轉法輪》。大約五個月,她就能把《轉法輪》大概的讀下來了。

聰明可愛的水靈通過學法,知道了為別人著想,知道照顧三歲的弟弟。她像個大人似的,幹甚麼都麻利。她上小學時,也一直堅持學法,有時間就煉功。水靈的小臉蛋粉嘟嘟的白,學習成績名列前茅。

可是上初一時,因為疫情在家上網課,水靈玩上手機了。這一玩可壞了:微信、遊戲、視頻,甚麼不好的東西都弄上了,控制不住自己了。

起初她還學點法,後來法也不學了,功也不煉,也不好好學習了,學習成績像坐過山車似的下來了。同時魔性大發,整天跟弟弟吵,跟父母鬧,哭起來沒完沒了。家長怎麼說也不聽,她媽媽把手機都摔了,她還是用破舊的手機玩,父母也管不了她了。為了生活,水靈父母還要去很遠的地方打工,就把水靈送我家來了。

此時的水靈,變的簡直不可理喻,說話帶髒字,不高興了還罵人;粉白的小臉也變黑了,臉上長了很多的黑斑;天天大哭大鬧的;不好好吃飯,有時一天吃一頓,有時一口都不吃。

因為那時正趕上疫情,所有的小飯桌、幼兒園都停了,只有我家的孩子都在這住。她一哭鬧,影響可真大。她一個勁兒的邊嘟囔著邊嚎,嚎的外邊行人都得停下來聽聽,議論著,往我家看看,都不知道我家發生了甚麼事。不管怎麼哄水靈,勸她,講道理,都無濟於事,而且越哄越厲害。晚上也不上床睡覺,鬧夠了就往凳子上一躺。早上起來還接著哭,一哭就是一天,就等著回家玩手機。

師父說:「人說中毒,我告訴大家甚麼叫中毒。人們在醫學上認為是癮好神經被刺激了、很發達就是中毒了,其實不是。是甚麼?在你身體裏,時間長了,積累了一個和你形像一模一樣的你,卻是那個東西構成的,控制了你。因為它是很強的執著構成的你的形像,所以它就有那麼強的能控制你的心,因為它是很強的心形成的。」[2]

我跟水靈在法上交流,她也聽不進去。第三天,她邊哭邊拎起拉桿箱,就要離家出走。我給她媽媽打電話,我們好說歹說她才沒走,但還是不停的哭。我去給別的孩子上課時,她就站在我身邊哭,不讓我講課。我領別的孩子到哪個屋,她就到哪個屋哭,還晃動桌子。而且還得把窗戶打開,讓外邊的人都聽見,意思就是不讓我家的小飯桌開成。如果攪黃了,她媽媽不就回來了?她不就又能回家玩手機了嗎?有兩個孩子因她鬧的太厲害,不敢來了。

第七天,趁我去衛生間時,水靈偷偷的拎著拉桿箱,離我家出走了。我又趕緊給她媽媽打電話,她媽媽氣的不行,告訴我:「姐,你不用去找她。這次找,下次她還得走。她鬧的太甚了,她愛咋樣就咋樣吧!」

我就給水靈發正念,求師父保護她。水靈是下午兩點走的,晚上九點多才回來。回來後也不吃飯,半夜三點多才睡覺。第二天早上起來,還是不停的哭。她每天鬧的都不一樣。這樣鬧一天,看我心不動,明天再換新招。水靈去舞蹈班學十天舞蹈,我每天送她去時她不鬧。接她時,我都給她買點好吃的。吃完或者有時沒吃完,就又鬧起來了。有時走到一半的路,掉頭就跑,怎麼也不回家,坐在地上嚎啕大哭。我就在外面陪她,給她發正念。

到十多天時,她的鬧又升級了,在屋裏砸床頭、砸櫃子、砸牆。不管她怎麼鬧,我就是不動氣、不動心。我想我家的東西都結實,哪個也砸不壞,結果真沒壞。

一次,水靈雙手狠狠的抓著我的胳膊使勁掐,掐了我五個小時。我心裏給她發正念,她也不消停。我就說:「謝謝你給我德!謝謝你!」直到把我的胳膊掐到黑紫黑紫的,紫色的印子比大碗碗口還大,她才鬆手。這時她也累了,也不大聲哭了。我把情況簡單的跟水靈媽媽說了一下,她媽媽流淚了,說:「姐,你太辛苦了,你承受的太多了,我讓她奶奶或姥姥來看她吧。」我說:「不行啊!就她現在的狀態,老人能管得了嗎?管不了,不就得順著她,她不就又玩上手機了嗎?那不就前功盡棄了嗎?」

我知道,這不是水靈自己想這樣做的,是她身後的手機魔指使她做的。魔使盡招數讓我放棄她,魔就能存活下來了,否則它就得死。我想我不能上當啊!水靈也是師父的小弟子啊!我就是對她好。

師父說:「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3]。

我一定幫水靈把這個關闖過去,她身上的魔沒有喘息之地了,孩子自然就好了。

到二十天時,水靈不哭了,但還是不學習,也不學法,我就想辦法讓她學法。起初,我說:「咱們背法,互相考。我就願意讓你考我。」她就天天考我。幾天之後,我就拉她一起學法。就這樣,水靈又溶入到大法中了。慢慢的,也來跟我們一起煉功了。

孩子的變化就是快,水靈一學法、煉功,小臉就紅撲撲的白。現在她性格也開朗了,不哭了。這孩子背法背的快,現在《轉法輪》背第二遍了,已經背完《洪吟》至《洪吟五》了。

叩拜師父!是師父慈悲的把那麼多無可救藥的孩子都救回來了!感恩師父!感恩大法!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四》〈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2]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五》〈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3]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明慧網第十九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