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疫垂危 德女子念九字真言康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一月七日】(明慧記者德祥德國報導)「(中共)病毒導致我不可思議的虛弱。我從未經歷過這樣攝氏四十一度的高燒,全家數我咳嗽得最厲害。試著起身走動,馬上就會摔倒……真是可怕,我覺得快要死了。」這是慕尼黑機場女安檢員希珂爾・瓦格納(Silke Wagner),回憶自己在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中旬感染中共病毒德爾塔(Delta)變種後的經歷。

「我問先生自己該怎麼辦,他讓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照著做了,不停地念著,感覺每天都在好轉。」

就這樣,沒有吃藥打針,來勢洶洶纏繞著瓦格納一家的德爾塔變種病毒不知不覺就消失了。目前希爾珂一切都恢復正常,已經回到機場上班了。

她說,從未想過只是念兩句話就會擺脫中共病毒。原本是無神論者的她由此而轉變,相信法輪功,並開始修煉法輪功了。

'圖1:希珂爾・瓦格納(Silke Wagner)和丈夫萊納・瓦格納(Rainer Wagner)'
圖1:希珂爾・瓦格納(Silke Wagner)和丈夫萊納・瓦格納(Rainer Wagner)

一家三口感染德爾塔變種病毒

希珂爾・瓦格納(Silke Wagner)來自德國巴伐利亞州,她和先生萊納・瓦格納(Rainer Wagner)都在慕尼黑機場擔任安檢工作,住在蘭斯胡特(Landshut)周邊,育有三個兒子。萊納修煉法輪功已經十多年了,小兒子馬賽(Marcel)兩年前開始讀法輪功的書籍,有時也跟著父親煉功。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日,十八歲的馬賽在學校做核酸檢測(PCR),測出德爾塔變種病毒呈陽性,之後瓦格納夫婦也測出同樣結果。

先生萊納最先出現症狀,馬賽症狀稍輕。他們倆都在家躺了五天,頭疼發燒,喉嚨痛。從第三天起,萊納起身煉功,沒幾天就恢復了正常。馬賽也很快好了。這期間,希珂爾一直在照顧他們。

一週後,希珂爾自己倒下了。

「我該怎麼辦?!」

「先生送我去了醫院,那裏人很多。健康部門建議我回家隔離。」希珂爾說那時先生已恢復了很多,「他照顧我吃飯、喝水和更衣。」

「我躺在床上,無法起身。當我試著起來時,循環系統跟不上,不是倒下,就是需要萊納幫忙,自己完全不能行動。」希爾珂說自己高燒攝氏四十一度,像個嬰兒那麼無助,覺得快要死了。

「我該怎麼辦呢?」絕望中希珂爾問道。萊納讓她試試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她照著做了,不停地念。

等到希珂爾好了之後,先生告訴她,她高燒迷糊時,嘴裏還不停地呢喃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一直不斷地念著,每天情況都在好轉。過程中,頭腦中雜念也不斷被清除。」希珂爾說,「原本我就是個想得很多的人,大腦總在不停運轉,思考安排著各種事務。現在我能將這些放下了,只集中念這兩句話,思想也清淨了很多。只念著兩句話,我能睡好覺了。」

期間,萊納還坐在床邊為她讀《轉法輪》。有一次她主動說,請為她讀《轉法輪》吧。

「看到大法師父坐在蓮花寶座上」

希珂爾不停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次,她躺在病床上看到了光芒,看到了師父──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那只是很短暫的時間,師父對著我笑,我在床上感到很驚訝,然後他就消失了。」她說,「師父坐在蓮花寶座上,非常慈祥,很明亮的光芒縈繞著他。他只是笑著,然後就不見了。」

希珂爾馬上接著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之後她告訴萊納,自己決定修煉法輪功了。

當年萊納剛開始學法輪功時,希珂爾也曾跟著讀過《轉法輪》。「讀到第二講我就停了下來,那時我還沒能接受呢。我也曾跟著萊納煉過功,但對我來說,時機尚未成熟。」她說。

「現在就不一樣了,我說不出為甚麼,但現在不同了。」希珂爾說,「看到師父時,我的心被打動了,深感信服。」「師父就像是為了你而存在的那樣。我內心感到很溫暖。」

希珂爾讓萊納教她煉五套功法,她說:「學了法輪功之後,我內心安寧了。」

摒棄無神論

多年來,希珂爾一直是無神論者。她出生在共產黨統治下的東德德雷斯頓(Dresden),因為祖父在西德巴伐利亞有很多親戚,家裏向東德當局申請出國探親,很多年未果。一九八四年她十一歲時,探親申請終於得到批准。就這樣,他們離開共產東德來到西德的巴伐利亞。

環境改變了,然而共產主義的洗腦宣傳還在起作用,她一直是個無神論者,但丈夫的善良,讓她能接受萊納修煉大法。

「我是無神論者,但我能接受別人有信仰。我先生修煉法輪功,變得平靜了。我可以接受他修煉法輪功,關鍵是他是個好人。」

經歷了一場過鬼門關似的體驗,情況現在不一樣了,希珂爾決定要修煉法輪功。

當她能自己坐起來時,從先生那裏她得到了一本屬於她的《轉法輪》,加上小兒子馬賽,三個人開始一起閱讀《轉法輪》。

「現在我們每個人都有一本(《轉法輪》)了。可能的話,我們每天都讀《轉法輪》。慢慢的我不咳嗽了,燒也退了,但還感到虛弱,不能像從前那麼奔跑。」後來,他們一起煉了兩次法輪功功法後,希珂爾感到自己完全正常了,「現在我又去機場上班了」。

'圖2:完全恢復了健康的希珂爾・瓦格納(Silke Wagner)'
圖2:完全恢復了健康的希珂爾・瓦格納(Silke Wagner)

讀《轉法輪》令內心安寧

希珂爾說:「讀《轉法輪》讓我內心平靜,從自己的經歷中能證實,書中說的都是真的。」

小兒子馬賽病情沒那麼嚴重,恢復的也很快。以前他偶爾跟著父親煉功,有時候也讀《轉法輪》。看到母親通過念九字真言和煉功學法很快好起來,他現在每天都跟著讀《轉法輪》。

現在他們會討論一些修煉上的體會,有時家庭矛盾眼看要升溫,但大家都按修煉人的標準向內找,馬上就會恢復平靜。過去可不是這樣,有時家庭矛盾會持續很久。

「我從未想到過只是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讓我好得這麼快。」希珂爾說,「我幾天內就退燒、不咳嗽了,也能起床,每天都在好轉。從中我感到了大法的力量。我很願意讀《轉法輪》。」

'圖3:希珂爾和小兒子馬賽一起寫給師父的賀年卡。'
圖3:希珂爾和小兒子馬賽一起寫給師父的賀年卡。

不久前,希珂爾和小兒子馬賽還一起製作了給大法師父的新年賀卡,賀卡上寫著:「感謝您看護著我們,陪伴我們度過艱難的時刻。感謝您無處不在的加持和保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