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無所有到應有盡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一月十三日】我於一九九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在邪惡的迫害中,曾被綁架、拘留、勞教、誣判,幾乎失去了在人世間賴以生存的一切。但是慈悲的師父卻給了我邪惡永遠也不能奪去的一切,因為那是一個大法弟子具有的常人永遠也得不到的一切。

(一)遭迫害一無所有

那一年,我們一家人因堅持真、善、忍的信仰被邪惡殘酷迫害。我被非法判刑六年,妻子和剛上大學三年級的兒子各被非法勞教三年。雖然他們到期走出勞教所,但由於邪惡不斷的找麻煩,他們只好到外地一邊做著救人的事,一邊過著打工和流離失所的生活。

六年冤獄即將結束的時候,我幾乎是一無所有了:工作沒了,工資沒了,絕大多數的親友、同學、同事、熟人因邪黨的毒害不理解、怕受連累離我而去。因此在出獄後的生活問題上,我做了一個最壞的打算:假如以後沒有任何生活來源的話,那就去要飯,因為要飯化緣也是過去修煉人的一種生存方式。一邊要飯一邊做著救人的事,那也是在大法中修煉,也還是師父的弟子。於是就向農村來的犯人打聽要飯的事。他們說:現在要飯的不要乾糧了,要錢,不給錢就要糧食,你得挖給他一瓢子棒子(玉米)才行。我想這就好辦了,咱不要錢不要物,只給一口飯吃就行。

妻子把我接回家時,眼前一片淒涼:地面瓷磚鼓了,房頂漏了,電視機、電冰箱、洗衣機全都壞了;而且邪黨惡徒非法抄家時,不僅把與大法有關的物品全部抄走,他們長期拿著我家的鑰匙,把一些衣物和日常用品也掠走了;甚至這房子都成了人家的臨時客棧,誰想住就住進來。

妻子兩次被非法勞教後,她的工資多年沒長過,扣這扣那的,最後到手的不足一千元。但是她心中有法,始終很樂觀,鄰居熟人見她整天樂呵呵的,都猜不透她到底得了甚麼好處。

(二)溶入整體

我幾乎用了兩個月的時間,靜心學法,向內找,努力清除造成自己被邪惡迫害的根本執著;加強煉功發正念,清理自身空間場,使自己的身體儘快改變,以期迅速溶入當地大法弟子的整體,承擔起自己應該承擔的那份責任。在這期間購買了電腦、電視機,安裝了衛星天線接收新唐人,打開了窺世的窗口。

然後,我與妻子去外地看望當年引導我們得法的老同修,以及在魔難中給予妻子與兒子無私幫助的同修們。經過與那裏的同修一起學法交流,感到他們整體狀態很好,救人項目齊全,而且做的大法書和真相資料都很正規、精美,比我們當地超前了許多。老同修善心多多,總想把他們救人的技術、設備、耗材、資金等無償的支援給我們地區,使我們在整體修煉和救度世人上能有一個大的突破。這樣他安排我和妻子參加了本地同修用絲網印刷技術製作傳統對聯的項目。我們回來時,他幫我們請了師父法像,兩個法輪圖和一套大法書,讓一個同修把製作對聯的整套絲網模版、紙張、油漆、工具等裝上車,把我們一塊送回來。

我們一家人在得法之初,就專門拿出一個房間供奉師父法像。這次回來,我們又恭恭敬敬的把師父法像和法輪圖懸掛在牆上,就像先前一樣,虔誠供奉。

這時已入臘月,妻子立即找同修商量做對聯的事,大家都很高興。十幾個同修忙到臘月二十三,做了一千多副傳統對聯。這個項目不僅填補了當地用絲網印刷技術製作傳統對聯和真相不乾膠的空白,也增強了同修的正念和整體配合的自覺性,當然後來有了先進的設備、技術和製作方法,做出來的就更精美了。

家裏有了打印機,我也開始學習維修技術。這樣出現一般故障時自己就能排除,節省了時間,也減少了技術同修的麻煩。

明慧網上發布各種精美的台曆、掛曆文件後,外地同修已開始大量製作發放。我們地區由於同修認識上有差距,技術上也無人去探究,一直是個空白。從外地帶回的精美台曆樣本給同修看了後,大家都覺的好,在交流中,大家一致決定開啟這個項目的製作。入秋後,同修買來一台製作年曆的打孔機,讓我研究使用方法。我很快掌握了操作技巧,教會了同修。

從此每年第四個季度,同修都能製作很多各種精美的台曆、掛曆,拓寬了救人的渠道。

(三)揭露迫害

在與同修配合相處的過程中,我漸漸發現,當地最缺乏、最薄弱的環節是在明慧網上揭露邪惡對大法、對大法弟子的殘酷迫害。絕大多數同修被邪惡迫害的經歷都沒有系統整理過,甚至很少有人知道過,這在整體上無疑是一個短板。我開始幫助同修撰寫揭露迫害的文章。

起初許多同修擔心自己被迫害的情況實名上網後,會招致再次迫害。我就先去找當地最早被非法判刑並且一家人遭受嚴重迫害的一位老同修交流。沒想到他一聽此事,當即雙手合十說:哎呀,兄弟,你幫我伸張正義,我是非常的感謝!

我很快把他一家人被迫害的經歷整理出來,發給明慧編輯部,網上很快就發表了。然後以此為例,我再與其他同修交流,許多同修漸漸的去除了怕心,原先不願曝光迫害經歷的同修也主動找到我,讓我幫其寫稿。有文化的同修自己整理初稿,我再與其交流後完善。這樣經過兩年的時間,當地多數被嚴重迫害的案例都整理出來,並先後在明慧網上發表了。早先警察還對曝光的事打電話問問,後來連問也不問了。

在大量曝光邪惡迫害事實的基礎上,我開始編輯當地多年來邪惡迫害案例的綜述。但是干擾很大,總是形不成思路。可是時間不等人,我也不能再拖下去,就給自己下了限時完成任務的指令,要求自己必須在當年第四季度完成初稿,次年第一季度補充修改完畢。揭露邪惡迫害,邪惡不甘被消滅,因此它們不僅干擾我的思想,也在我身體上下手。從十月份開始,它讓我右腿疼痛,有時下樓都困難。最嚴重的時候,它讓我疼的打坐都盤不上腿,需要長時間的壓腿才能盤上。

成稿後又徵求了許多同修的意見,把當時所能了解到的同修被迫害的信息全部概況進去,於次年第二季度初,如期發給了明慧編輯部。編輯部同修審閱修改後,很快在明慧網上連載,成為當地全面系統揭露邪惡迫害的一個重要文本。連載完畢後,我與同修商量,把這個綜述編纂成正規書籍,作為真相材料在當地大量發放,震懾了邪惡,鼓舞了同修,也在一定程度上喚醒了世人。

綜述發表兩個月後,妻子在發放真相冊子時被邪惡鑽了空子,遭強行綁架,進而抄家,把我和到我家來的同修也綁架到派出所。但是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我們正念抵制邪惡的迫害,在二十四小時內,全都闖了出來,沒有形成更大的迫害。之後,我和妻子在外邊租住了一段時間,當時正值訴江大潮興起,在同修的配合下,為近百名同修整理打印了訴江狀,和同修們一起跟上了這一重要進程。

在不斷曝光邪惡迫害的同時,我也幫助同修撰寫交流文章。有些同修只能寫成流水賬,不識字的老年同修只能是反覆交流、詢問,最後整理成文。這樣每年都有幾篇五﹒一三和法會徵文發給明慧編輯部,大多文章都是在法會以後發表。同修因此受到鼓舞,從而更加精進、更加用心的投入到救人的實踐中去。

在幫助同修撰寫揭露文章和交流稿件的過程中,我真切的看到了同修在面對邪惡迫害時生出的正念和承受的痛苦,看到了同修迫切救人中體現出的善心與慈悲,深深的感受到了同修對師對法的無比堅定與感恩。這一切都促使我在正法修煉的進程中精進不怠。

(四)應有盡有

我深知,大法弟子修煉的路是師父安排的,只要我們能夠在師父安排的路上堅定的往前走,無論甚麼時候師父給我們的都是最好的。我沒有去打工,但是師父卻給了我正常的生存環境,也為我平衡了方方面面的關係。

我走出監獄第二年的春天,隔壁鄰居找人在樓頂做防水處理,過程中施工方說我們兩家同時鋪油毛氈最好,這樣兩家的接壤處就不會漏雨。鄰居過來一說,我想這不是特意來幫我解決房頂漏水的嗎?接著與施工方商量,確定了施工標準和價格,第二天就把整個房頂做好了,而且從此再沒漏過。

到了這年的初冬,為解決地面瓷磚鼓裂的問題,家裏做了簡單的裝修,鋪了木地板,購置了冰箱、沙發及其它家用小電器,安裝了取暖洗澡兩用壁掛爐。兒子回來過年,又幫助購買了洗衣機。這樣正常生活用品就基本置辦全了。家裏裝飾一新,貼上傳統對聯,同修都說像新房。這樣做的目地不只是為了生活方便,還有一層意義,就是減少不明真相的世人對大法弟子的負面看法。

在邪黨十九大和次年的兩會期間,上面打著所謂「維穩」的幌子,責令妻子單位對她全天監視,每天派兩個人在家附近看著,其中有一個還是局領導。我和妻子把他們請到家中,沏上茶,每天上午講一個小時的真相。他們單位上下都聽明白了,改變了對法輪功的看法。局長看了真相U盤,對法輪功有了更深的了解,說:早晚得給您(法輪功)平反。然後,他盡其所能與有市、區關部門協調、向區領導積極爭取,直至反映到省六一零。最後區領導召集有關部門,達成綜合方案,為妻子辦理了退職手續,養老金是原發工資的兩倍多,而且從此每年都長點兒。即使如此,這也僅是她正常應得退休金的一半,但是在邪惡迫害仍在持續的情況下,局長也真的是盡心盡力了。

經歷了這場舊勢力強加而又不被承認的血與火的考驗,我們見證了「法徒血洗塵」[1]的悲壯,除了兌現誓約完成使命的責任,對於人世間的一切再無所求;但在現實的正法修煉中,我已應有盡有,而這一切都是師父慈悲賜予的。實踐證明:在這場邪惡的迫害中,大法弟子失去的是業力和執著,得到的將是層次的提高和世人的得救。

謝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救你實在沉〉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