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護我走正修煉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一月六日】我是農村女大法弟子,今年七十七歲。一九九八年春末的一天,我丈夫過六十歲的生日,遠近的親戚都來給他賀壽,家裏很是熱鬧。由於我早已是一個百病纏身、半癱瘓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的「廢人」,自然沒辦法去應酬、招待客人。

修大法 重獲新生

客人中有一位是我的遠房表妹。她曾經是一個老「藥罐子」,我們倆很久沒有見面了。這時,當她聽說我病的不行了,生活已經不能完全自理後,就專門來看我。

表妹來到我的床前,我看她紅光滿面,精神十足,與之前那個病怏怏的表妹判若兩人,人也顯的比以前年輕多了。我就問她:「你吃了甚麼靈丹妙藥?」她說:「我在煉法輪功。」她還說,法輪功是修佛的,祛病健身有奇效。

表妹讓我也去煉法輪功。我說:「世上的藥都讓我吃遍了,各大醫院的名醫都看了,各種好藥也吃了,廟裏的香燒了,佛也拜了,可誰也沒能治好我的病。煉一個甚麼功就能治好我的病?我才不相信呢!」

我丈夫和女兒說:「事實擺在面前,她以前臉蠟黃,氣若游絲,說話上氣接不了下氣,這你是知道的,可你看她現在多好,臉上光光的、白白的,走路生風,精神十足,你真的可以去試一試。」我說:「我現在癱在床上,又是個文盲不識字,我怎麼去煉?」表妹說:「你可以先聽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如果感覺有效果,我就再教你煉功。」

我就開始在床上聽師父的講法錄音。不到一個星期,很久不能下床走動的我站起來了,不但走路自如,能做家務,甚至還能下地幹農活了!接著表妹又教會了我煉五套功法。從此,我無病一身輕,二十多年過去了,我一粒藥都沒再吃過。

感謝偉大的師尊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看到我身上發生的奇蹟,我們全家老少,包括親朋好友,無不讚歎: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為了還之前看病欠下的債,我就到城裏去打工。我找到了一個自行車行,幫老闆看鋪子,主要負責看管店鋪展示的自行車樣品不丟失,並幹一些雜活。

修大法 現神奇

在城裏我一個人都不認識,我就在心裏對師父說:「師父,我不識字,又不認識同修,我怎麼學法煉功啊?」

沒想到第二天上午十點多鐘,我的表妹從我幹活的商店前走過,她一下子就看到了我,她高興的對我說,她並不知道我在這裏打工,但她早上起床後,冥冥之中覺的應該到城裏辦點事,就來了,這麼巧還看到了我。

表妹是大法弟子。她給了我一本《轉法輪》,讓我學著認字。我說我不認識字,她說:「你去找這裏的煉功點,同修會教你識字的,師父也會幫你、加持你的。」等表妹走後,我一邊將這本厚厚的《轉法輪》經書用雙手捧著,一邊心想:這麼厚的一本書,我啥時候才能都認得啊!

我用右手將書翻著,看到整本書裏面金光四射,大白天,書裏的光亮比外面的不知要強多少倍。我再仔細看,書翻到哪一頁,哪一頁就顯現著五顏六色,金光閃閃的。當時我還以為是自己眼花了,就接著翻,接著看,還是那樣。我還看到書上有像廟裏那樣的佛、菩薩,我那個激動啊,無法形容!我知道,我一定是看到天書了!

師尊送我一個「藏經櫃」

九九年大法遭迫害後,我在助師正法的修煉路上,走的跌跌撞撞,總讓師尊為我操心。特別是當我跌倒時,慈悲的師尊一次又一次的鼓勵和點悟我,把我從跌倒中扶起來,讓我從新走正回歸之路。

二零零三年,我老伴已過世,女兒也出嫁了,我一個人獨居。有一天,我又被派出所的警察強行綁架到看守所,關押迫害一個月。

當我回到家那天,已經是晚上了。到家後,我發現《轉法輪》及師尊的其他講法和很多沒來得及發出去的真相資料全部被來綁架我的惡人給搶走了。家裏布滿了灰塵,四壁空空,顯的很是淒涼。

我的心情很不好,感覺很孤獨,忍不住嚎啕大哭起來。我大聲的對師尊哭訴著說:「師父啊!我家裏太窮了,沒有一件像樣的家具可以讓我藏好最寶貴的經書和救人的真相資料。每當我遭遇迫害時,這些東西都會被他們洗劫一空,我該怎麼辦啊?我的這些書和資料該藏在哪個地方才安全,不會被他們找到啊?」

哭著哭著,我和衣半靠在布滿灰塵的床上就睡著了。在夢裏我看到師尊來到了我的家門口,我看到師尊的那一瞬間就激動的說:「師父您來了啊!請師父到屋裏坐坐。」我一邊說,一邊領著師尊往屋內走。

進屋後我對師尊說:「師父請坐。」可是,當我準備給師尊拿椅子時才發現我沒有一張乾淨、完好像樣的椅子能讓師尊坐下。我一下子又大哭起來,我對師尊說:「師父啊!您看我家太窮了,家徒四壁,連個讓您坐的地方都沒有。特別是我家沒有一個能保藏好大法經書和真相資料的地方,每次被抄家時,我最珍貴的寶書《轉法輪》和救人的真相資料都保不住,都會被惡人搶走。師父,您看我該怎麼辦啊?」

師尊面帶微笑,用手指著我家廚房與寢室之間那個牆壁讓我看。我不明白是啥意思,師尊就領著我靠近那堵牆半米多遠的地方,師父用手指向著那堵牆,在空中畫了一個半人高的、像門框那樣的圖形。畫完之後,這堵牆的四周就變成了一個金光閃閃的空洞,也就是廚房與寢室之間一下子就通了。接下來師尊就用手示意我,讓我把大法經書和真相資料放在這個門的側面靠廚房那邊的一個位置上。說完,師尊就走了。

夢醒後,我就去了夢中師尊指的地方,就是廚房放柴火的那個位置,一看,真的有一個不起眼的小雜貨櫃,下面是空的,我把它收拾乾淨了。從此,就把大法經書和救人的真相資料藏在那兒。之後很多年,直到我搬家到城裏去住,這個小櫃子從來也沒有被惡人發現過,沒有抄走過任何大法書和真相資料。因為師尊給我這個「藏經櫃」下了一個罩,所以惡人根本就看不到。

師尊對我說:「你的『嚴正聲明』我還未收到!」

有一次,我在給人講真相的過程中,被不明真相的世人舉報,我又被綁架到看守所,被非法關押迫害了二十多天。期間,派出所警察不斷的威脅我,說如果我能在「三書」上按手印,馬上就讓我回家。如果不照辦,就判刑送監獄去。

由於我的怕心很重,正念不強,更不想被判刑關監獄迫害,就違心的在那個所謂「三書」上按上自己的手印(因我不會寫字)。我違心的向邪惡妥協了。

回家後,我知道自己背叛了大法和師尊,內心非常痛悔,恨自己不爭氣,給大法抹黑,給師尊丟臉。我為了向師尊認錯,並表明自己要堅修大法跟師尊回家這顆堅定的心,就請同修為我代筆寫了一個「嚴正聲明」發到明慧網上去了。事後,我沒再過問這事,就又匯入到做三件事中。

一個月後我在夢中又看到師尊。師尊臉上沒有笑容,很嚴肅的對我說:「你還沒有寫『嚴正聲明』。」我對師尊說:「我寫了,我是請同修幫我代筆寫的。」師尊說:「我還未收到你的『嚴正聲明』,你去查一下吧!」師尊說完就走了。

醒來後,回想師尊的一臉嚴肅,我就想哭,心想:我怎麼這麼讓師尊操心啊!我馬上找到當初幫我寫「嚴正聲明」的同修,說明師尊的點化。她說,寫完後當天就交給了某某同修了。我們倆一同去找到這位同修,她說:「因事太多,等做事時,才發現已經弄丟了,只是還沒有通知你們而已。」她倆讓我從新口述一遍我的「嚴正聲明」,立即幫我從新寫好的「嚴正聲明」發到了明慧網。

通過這件事我悟到,我們與師尊簽的史前誓約,不能隨隨便便的違背,哪怕不是真心的,也不能做。因為在另外空間,這個「三書」實際上就是與師尊決裂的證據。如果我們寫了「嚴正聲明」,就表示我們從新跟師尊簽約,這樣,才不會被舊勢力抓住把柄,將我們徹底的毀滅掉。

助師正法,兌現誓約

二零一五年我參與訴江後,當地派出所警察一直在找我。我由於怕心很重,不想面對他。二零一八年九月的一天,我學師尊的法:「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1]。我就想:師尊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是大法弟子,我是主角,我應該證實法,去救這些警察才對啊!我怕甚麼呢?

正念一出,立即行動。我將家裏所有現存的真相資料:有關惡人惡報的小冊子、《明慧週報》、《天地蒼生》等裝了一大包,直接打車去了派出所的所長辦公室。正巧,所長辦公室裏除了所長以外,還有一個副所長、一個警察。

我進了辦公室以後,不等他們說話,我就一邊放真相資料在辦公桌上,一邊直接對著所長說:「所長,我是某某。從二零一五年到現在,你們一直在找我,找了我這麼多年,你們受累了。今天我是為了救你們,給你們講法輪功的真相來了。由於我沒有文化,我怕我講不到位,講不全面,所以,我給你們帶來了這些真相資料,希望你們都仔細的看一看,我是真心希望你們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我邊說邊把一大包真相資料從包裏拿了出來。

我接著又說:「所長,你知道嗎?我是法輪大法的受益者,我以前是老病號,家裏的錢都被我看病用完了。可是我的病不但沒有好轉,還在繼續加重。最後幾年已經是病入膏肓,成了一個臥床不起,靠家人護理的廢人。為了延續我的生命,丈夫的工資幾乎都用來給我治病,剩下的只能維持家裏半個月的生活,後半個月就得到處找親朋好友去借錢對付,最後我家債台高築,就是一個無底洞,最後連我自己的親姊妹都不願、也不敢再借錢給我們了。

正當我家在走投無路的時候,一九九八年我有幸修煉了法輪功。法輪功也叫法輪大法,是佛法修煉,是正法,要求修煉人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自從我開始修煉到現在已經二十多年了,期間我再也沒有吃過一粒藥。是法輪大法救了我的命,給了我第二次生命。你說我能不煉嗎?我用我的親身經歷告訴你們:『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還要告訴你們:『天安門自焚』事件是假的,所有電視上抹黑法輪功的那些都是假的。」

我接著說:「所長,因為我沒有文化,其它的話我也不說了。你們有文化,為了你們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我希望你們能靜下心來讀一讀我送給你們的這些真相資料,當你們看明白真相時,你們的生命就會得救。」他們三個人靜靜的聽我說著,沒有一個人插話。

我又接著說:「另外,我還要告訴你們,要想得救,你們還要做『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才能保平安。具體做法是:你們在心裏面想一下,把你們曾經入過的黨團隊給退了。」我話還沒說完,所長把臉一黑,對我狠狠的大聲說:「你信不信?我把你抓起來,弄看守所去關起來。」我不為他這句話所動,立即大聲的對他們說:「法輪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的,法輪大法好!」

所長大聲說要抓我,我就大聲使勁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同時,我大聲求師父說:「師父,求您救救他們吧!」我反覆大聲的念,那個副所長說:「好了,好了,不要念了,我們都曉得了。你念了這麼久,我們都聽清楚了。」

副所長接著說:「我開車送你回去吧!」他邊說邊把桌面上我拿去的真相資料往我原裝來的那個塑料袋裏裝,讓我拿走。我說:「這些真相資料是我拿來給你們看的,是用來救你們的。我希望留下這些資料你們自己看,如果你們不收,我就不走,直到你們收下為止。」我接著說:「我是為你們好,也是為你們的家人、兄弟姐妹、親朋好友都好,你們看明白了還要去救救他們。」副所長說:「那好嘛!放這兒我們自己看吧!」

從那以後,在師尊的保護下,我每天堂堂正正的做好自己該做的三件事。我背著大包小包的真相資料、真相粘貼、真相掛件、真相掛曆走在大街小巷、田間小路、鄉村社區、菜市場、學校等地方,兌現著自己的史前誓約,快樂的做著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大事。

有一天是我們這裏的地方傳統節日,那天我發了很多真相資料,給一百多人做了三退。從那以後,無論是當地派出所,還是社區工作人員,或是我們生產隊的村幹部,再也沒有人來騷擾我,包括最近這三年的所謂「清零」迫害中,也沒有人再來找過我。

我唯有精進再精進感恩師尊的慈悲苦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