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山東平度市李麗走出冤獄後仍被騷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一月一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二零二零年十月十日,被投入冤獄三年半的法輪功學員李麗走出山東省女子監獄。二零二一年九月二日以來,李麗居住的鳳台街道店前村婦女主任王潔清、泰山路派出所警察徐增全、平度市政法委六一零頭目國玉成多次騷擾她。李麗堂堂正正地告訴他們:參與騷擾迫害法輪功學員,是違法犯罪行為,將追究相關人員的法律責任。

遭中共十三年半冤獄迫害 九死一生

李麗現年50歲,家住青島平度鳳台街道(原經濟開發區)店前村。一九九九年正月,李麗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她努力按照李洪志師父講的真、善、忍標準做人,在家裏體貼丈夫,在單位裏經常受到領導的表揚。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發起對法輪功的迫害後,李麗多次遭綁架、關押,被單位無理開除公職,被關精神病院123天,被非法勞教兩年,兩次被非法判刑四年。

Advertisement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一日,李麗因向民眾傳遞法輪大法好的福音,再被冤判三年半,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她被劫入山東省女子監獄。二零二零年十月十日下午,李麗從山東省女子監獄回到家中。

李麗因為信仰法輪大法、做好人,累計被中共不法人員非法判刑十三年半。

在被非法關押期間,李麗遭到了惡警壞人慘無人道的迫害,曾歷經野蠻灌食、熬鷹、毒打、吊銬、打毒針、罰站、罰坐、關禁閉等等酷刑,九死一生。

酷刑演示:打毒針(繪畫)
酷刑演示:打毒針(繪畫)

二零二零年十月十日,李麗從山東省女子監獄回到家中,二零二一年九月二日以來,仍遭到店前村婦女主任王潔清、泰山路派出所警察徐增全、平度市政法委六一零頭目國玉成多次騷擾。

一、正告村委人員:監視法輪功學員是侵犯人權的違法行為

二零二一年九月二日,平度鳳台街道店前村婦女主任王潔清來找過李麗。九月三日,王潔清又打電話給李麗的丈夫,問李麗甚麼時間上下班,想到李麗家見面聊一聊。隨後,李麗到村委給相關人員講了法輪功真相,明確告知他們參與迫害的嚴重後果。

二零二一年九月底的一天,王潔清再一次給李麗的丈夫打電話,詢問李麗是否與娘家人有來往。第二天,李麗到村委找王潔清,問是否找過她,王潔清慌忙否認:「沒有,沒有。」

李麗問:「我聽我丈夫說你找我了。」王潔清含含糊糊道:「這不是上邊讓按時間問問你的情況,你也知道像你們這樣剛(從監獄)出來的,肯定要看著的,不只你們(法輪功學員),別人剛出來也這樣。」

李麗嚴肅地說:「別人怎樣,我無權干涉,我是合法公民,看著(監視)我是侵犯人權,是違法行為。即使當年我被關在監獄,也是無罪的,是被非法關押,是冤假錯案。所有參與迫害我的人,我都要追究他們的法律責任。是誰讓你問我的情況的?」王潔清支支吾吾地不說,李麗嚴肅地問了她兩遍,她才說:「是黨委叫問問,你放心,村裏一定會為你好的。我對他們說人家上班好好的,問人家幹甚麼?」

李麗善意又嚴肅地告訴她:「我不能承認這種行為(監視騷擾)是為我好,你作為朋友,到我家玩,我會請你喝茶,你以這種身份(監視騷擾者),我不歡迎你。在監獄、勞教所,他們一邊用盡各種酷刑折磨我,逼迫我放棄修煉法輪大法,一邊說是為我好,說甚麼家長管教孩子,為了孩子好,也會打幾下。我告訴他們,他們是執法犯法者,我是無辜被他們迫害的,他們沒資格與我家長相提並論。上次,我已經告訴你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後果,不要參與迫害。」

幾天之後,李麗看到王潔清,真誠地對她說:「我脾氣急,說話直來直去。」 王潔清鄭重地回答:「很好,很好,善良是美德。」

二、正告派出所警察:修煉法輪功合法,迫害有罪

二零二一年十月初的一天,平度泰山路派出所警察徐增全,到李麗工作的小型超市買東西。其實,泰山路派出所離這個小超市挺遠,一般人是不會跑這麼遠路、去這種小超市買東西的。

徐增全假裝挑東西,卻惡狠狠地瞅著李麗。李麗走過去,勸他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了。他陰沉著臉,讓李麗不要跟他講這些,否則他可以抓她。

李麗正告他:「抓我,你犯法。這些年,我多次被綁架、冤判,我要控告所有參與綁架迫害我的人,追究他們的法律責任,包括你。我沒違法,是你們在違法。」徐增全說:「我綁架你?」

李麗理直氣壯地說:「對,是綁架。抓好人就是綁架。」「十四種邪教裏沒有法輪功(註﹕中共是真正的邪教),二零一一年三月新聞出版總署廢除了對法輪功書籍的出版禁令。在中國修煉法輪功,發放法輪功資料是完全合法的。中共竊權七十年,一直搞形形色色的整人運動,迫害了中國一半以上的老百姓,文化大革命以後,中共將積極參與迫害老幹部的公安警察拉到雲南秘密槍決了。卸磨殺驢,是中共的一貫作風。現在是有案必理、有案必立。善惡有報是天理。」

徐增全沒了剛才的兇惡,讓李麗幫著給他母親買點東西。善良的李麗熱心地幫他挑好禮品,並善意地告訴他槍口抬高一釐米的事件,希望他為自己留條後路。徐增全威脅道:「你再跟我講這些,我就揍你了。」李麗正告他:「打人犯法,你是執法犯法,罪加一等。」徐增全岔開話題,說李麗的丈夫是個巧人,甚麼都會幹,聰明著呢。

突然,徐增全避開李麗,從另一條通道逃也似地走了。由於走得太急,他把商品酒瓶給碰倒了,他扶又扶不好,走又不好走。李麗微笑著說:「走吧,走吧,我來擺。」

擺好酒瓶後,李麗又跟著徐增全到收銀台勸善,他威脅道:「你再講,我就不叫你幹這份工作了。」李麗坦然地說:「說話、做人對得起良心最重要。」徐增全急步離開了。李麗的同事們看到了,都不言而喻地樂了。

過了些日子,李麗突然看到徐增全戴著口罩,又來了,李麗趕緊走過去,跟他打招呼。徐增全沒了上次的氣燄,沒好氣地說:「我戴著口罩,你都能認出我來,我一看見你,就夠了。」

李麗正色道:「是你一直在傷害我,我從沒傷害過你,我沒嫌棄你,沒說見你就夠了,你怎麼能這麼說話?!」徐增全低著頭一直往前走,不吱聲,到收銀台交錢時,他大聲誣陷李麗,說:「你們不要惹李麗,不然,她會揍你的。」李麗高聲回應他:「不可能,都知道我們(法輪功學員)打不還手、罵不還口。」

李麗的同事對徐增全說:「我們今天搞活動,購物贈一把芹菜,你拿兩把吧。」另一個同事奇怪地問:「別人都給一把,你怎麼給他兩把?」得到的回答是:「他這不是認識李麗嗎?」 徐增全趕緊說:「我這是跟李麗沾光了,我這是沾李麗光了。」

三、正告六一零頭子國玉成:參與騷擾迫害是違法犯罪行為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日上午十一點左右,國玉成給李麗的丈夫打電話,問李麗的事。李麗聽說後,馬上在當天下午十二點四十多分,兩次給國玉成打電話,對方都未接。十七點二十七分,李麗撥通國玉成的電話,李麗問他打電話有甚麼事?國玉成說:「沒有事,就是隨便問問。」

李麗嚴肅的說:「問甚麼問?!這是騷擾我。」 國玉成心虛地說:「我問問你不行了?」李麗正氣道:「不行!這是騷擾我,你迫害了我這麼多年,使我不能正常工作、正常生活,現在我上個班,都不安頓,還騷擾我。你今天上這(法輪功學員)家騷擾騷擾,明天上那家騷擾騷擾,你知不知道你在犯罪?你知道我學法輪功前的為人吧?公安都知道吧?我學法輪功後,變成好人了,你知道吧?為甚麼我做壞人時你們不管,我現在變成好人了,你們卻抓我、騷擾我?哪有這樣不可理喻的政府?壞人你們不管,卻騷擾這些罵不還口、打不還手的好人,你知不知道你在犯罪?你和劉傑(平度國保警察,一直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這一類壞人是國際通緝犯,不敢出國,出國就起訴、逮捕你們!」

國玉成心虛地嘟囔:「你管我出不出國幹甚麼?不該你事(註﹕與你無關)。」

李麗正告國玉成:「這些年參與綁架迫害我的人都違法了。我要控告他們,追究他們的法律責任。在中國修煉法輪大法完全合法!你去監獄接我時說,你經常到監獄學習,我告訴你,你學的那些都是謊言,所謂的講道理是騙人的幌子,其實是酷刑折磨、威逼,侵犯最基本的人權。我就是從監獄裏走出來的,我比你更知道那裏是怎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你再騷擾迫害,你會連累全家人都遭惡報。」

國玉成威脅道:「你怎麼這麼說呢?你這樣,還得抓你。」

李麗:「你在犯罪,迫害好人……」國玉成立即掛斷電話。隨後李麗連續兩次給國玉成打電話,他都不接。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七日下午四點二十六分,李麗想到國玉成參與迫害法輪功,會連累他全家遭報,覺得於心不忍,就又給他打了電話。李麗真誠地說:「這些年,我經歷的迫害太多,說起這些事,未免有些激動。」他說:「是呀,我也沒說甚麼,就是問問你(關於李麗的隱私)。你不好好想想,這幾年,為甚麼老進去(被監獄非法關押)?」

李麗說:「那不是我的錯,是共產黨的錯。」國玉成說:「我也沒說甚麼,就是想跟你交流交流。」李麗說:「好,我也想跟你交流交流,咱們約個時間吧。」 國玉成沒有聲音了。李麗問:「又掛電話了?」還是沒聲音,又問了兩遍,國玉成說:「你那麼說,能不掛電話嗎?」李麗說:「咱們約個時間談談吧?」他不說話,一會兒,就掛電話了。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十日晚上八點半左右,李麗再次給國玉成打電話,國玉成還是不接。

李麗信仰法輪功,只為做一個真修向善的人,可在她五十年的人生中有四分之一的時間被中共冤獄迫害。李麗被迫害的更多詳情,請參見明慧網文章:《傳福音被枉判三年半 李麗在山東女監遭非人虐待》《累計陷冤獄十年 山東平度市李麗又被關押》《因發邀請函而遭四年冤獄》《家裏有電腦、打印機違法嗎?》

參與迫害人員:
平度政法委、六一零頭目:國玉成:15615887178;17669737776(家住:平度市福臨家園<金泰福臨>36號樓二單元4樓東戶,妻子:董春英)

'國玉成'
國玉成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