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平度市馬芹被迫害致記憶力嚴重下降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八日,山東省青島市平度市馬芹及親朋好友歡聚一堂,為馬芹的兒子舉辦訂婚儀式,大家都沉浸在幸福快樂中。誰料想當天晚上七點多鐘,平度市公安警察卻暴力綁架了正要回家的馬芹。馬芹的家人從快樂的頂峰被打至冰冷的谷底。

現年52歲的馬芹女士,原是平度市開發區實驗學校的一名優秀教師,也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在中共對法輪功持續至今二十二年的迫害中,多次遭綁架關押。

二零一零年八月九日,馬芹在實驗學校被平度市公安警察綁架。八月十日凌晨,馬芹從看管她的警察眼皮底下走脫,公安局對馬芹非法通緝。

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八日晚七點多鐘,馬芹在自己家小區再次被綁架。當晚被非法關押到平度市泰山路派出所。第二天即被非法刑事拘留。馬芹在泰山路派出所被非法關押二十八天,被提審四次。

四月二十六日,馬芹被劫持到青島城陽看守所。期間,被平度市公安警察、平度檢察院人員分別非法提審一次。

四月三十日上午,律師在城陽看守所會見了馬芹,得知馬芹已被批捕。在城陽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十四天後,馬芹又被劫持到青島第二看守所1040監室非法關押至今。

被野蠻綁架

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二日下午,律師到位於青島市即墨普東的青島市第二看守所會見了馬芹。馬芹說她的記憶力明顯下降,只有以前的十分之一了。

三月二十八日晚上七點多鐘,馬芹與丈夫給親友送完喜糖後回家,馬芹剛下車,一個年輕警察馬上撲上去,卡住馬芹的脖子,將她摁倒在地。地上的沙子把馬芹的臉都蹭破了,馬芹的眼鏡也被損壞。

對馬芹非法提審的是平度國保劉傑和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小伙子(身高一米八左右)以及一個國保頭子(六十歲左右的老頭,身高一米七左右)。他們主要追問二零一零年八月十日凌晨馬芹被綁架後走脫的事情,並追問此次抄家搶走的書是不是馬芹兒子的。

馬芹平和的對劉傑說:「無論你怎麼惡,我都對你好。」國保問馬芹:「出去後還煉(法輪功)嗎?」馬芹說:「煉啊,法輪功這麼好,為甚麼不煉呢?」

馬芹的兒子被非法關押 馬芹每晚做噩夢

馬芹被非法關押在泰山路派出所期間,她的兒子去泰山路派出所想要回被非法抄走的做生意用的公章等,恰好看到馬芹走到大廳要去上廁所。警察驅趕馬芹的兒子離開大廳,其中一個警察說:「我就是法律!」馬芹的兒子說:「你脫了這張皮,甚麼都不是!」警察揪著衣領推搡馬芹的兒子,後來衝出五、六個警察將他非法關進禁閉室。

馬芹的丈夫去派出所要兒子未果,被逼無奈,打了市長的公開電話。晚上十點,馬芹的兒子才得以回家。此後連著幾天,派出所都逼迫馬芹的兒子到派出所。

馬芹非常擔心兒子與家人的安全,每天晚上都會做噩夢,大喊:「不要抓我兒子!」

警察拒絕出示法律依據、文書

四月二十八日,家屬去平度市檢察院遞交法律文書,一個工作人員只接了律師函和《不予批捕意見書》。家人問:「負責的檢察官是誰?」該工作人員說:「家人沒有權利知道檢察官是誰,只有律師有權知道。」

三月二十八日綁架馬芹的當晚八點,警察對馬芹家非法抄家直到二十九日凌晨三點左右。

整個過程,警察沒有出示任何法律文書,搜查證是先抄家後第二天補的。直到六月二十二日律師會見,家屬也沒有收到《立案決定書》、《拘留證》等。

馬芹丈夫問滕勃和劉傑:「為甚麼抓捕馬芹,案由是甚麼?」他們回答說:「不能告訴你案情。應該還是因為二零一零年馬芹戴著手銬走脫,是誰放的她?她怎麼可能戴著刑具走脫?她被網上追逃。」又說:「告訴給你就可以了,不用非給你拘留證。」

親朋好友想知道為甚麼對馬芹進行網上追逃?所涉嫌的罪名是甚麼?法律依據是甚麼?案由是甚麼?二零一零年馬芹被綁架那次,馬芹是零口供、零簽字。

劉傑聲稱,關押馬芹是正當的,不違法,因為他們懷疑她犯罪,先把她關押起來,進行調查。還說馬芹的丈夫和兒子也應該在派出所被關押三十天,進行調查,因為他們倆也是被懷疑的對像,但卻沒對他倆怎樣。言外之意是對他們倆很夠意思了。

劉傑還追問馬芹的家人:「是不是(把我們)曝光了?」

平度市公安局反×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科科長李春民說,這次抓捕馬芹是青島督查辦壓下來的,說是把一些懸案清零。

據悉,公安警察對馬芹的丈夫跟蹤、監控、電話監聽。警察在馬芹家周圍已經監視了很長時間,曾經動用無人機進行監視。

馬芹兒子本來定於五月份舉行婚禮,誰曾想警察竟在孩子訂婚當天綁架了馬芹,家裏親人說婚禮只能延期舉行,缺少母親在場,讓人想想都太心酸。馬芹的丈夫說著說著,就流淚了。

親人以馬芹為榮

馬芹是一名普通的法輪功修煉者,與眾多的法輪功學員一樣,因為修煉而獲得了真正的身心健康。

馬芹從小體弱多病。修煉前,曾因病吃安眠藥自殺過。為了治療牛皮癬,曾去過蒙古、山西等地;省內的地方醫院:安丘、濰坊更是常去,結果錢花了很多,藥整箱的吃,但病情越來越重,滿身都長滿了牛皮癬。

二零零四年,馬芹腿上長了一個瘤子,疼痛不已。吃藥、按摩都不管用。馬芹聽說很多人因為煉法輪功獲得了身心健康。她就在晚上開始煉功。結果剛煉了三、兩天,瘤子竟然神奇的消失了。從此,她相信了法輪功,藥也不吃了。隨著她煉功,頭疼、鼻炎、腰椎病、肩周炎、腸胃病甚至腳氣,都神奇的消失了。全身的牛皮癬也迅速的痊癒了。

馬芹修煉法輪功後,心性提高的很快。她謝絕學生家長送的購物卡、現金、任何禮品。購物卡、現金她都讓學生用信封帶回,並附信說明。

對於家長送到家的禮物,馬芹都讓丈夫在禮拜天開車陪她到每家去退回。不能退的,她就自己拿錢買同值的禮品退還,並且告訴家長們:「不用送禮請客,我會關照好每個孩子,不要浪費時間和金錢。」這樣,堵在馬芹家門口送禮的家長很快就沒有了。

家人經常在學校門口聽到接孩子的家長說:「馬老師不收禮物,對待孩子如何好。」……在家人開關車庫時,聽到小區的學生家長都在談論說:「這是馬老師家的車庫,馬老師不收禮,對學生好,是個好老師。」

修煉後的馬芹更是樂於助人。有一次,她了解到一個曾教過的學生因為搬家,遠離了學校,家長接孩子不方便。馬芹就主動幫助孩子轉學到南京路小學,也是沒收一分錢。

有一個大澤山的女學生,畢業升初中了,每年櫻桃下來時,她爸爸都會帶著她來送櫻桃。馬芹謝絕時,孩子的爸爸說:「馬老師,你人太好了,我這不算送禮,我真想把你當親戚走。孩子能遇上你這樣的好老師,我這輩子都忘不了。」

有一個來自韓國的學生,他媽媽整天在閨蜜圈裏說:「我的孩子有一個不收禮、又對孩子好的老師,她的名字叫馬芹。」

古人云:大恩不言謝。法輪功教人做好人,法輪功給了我們親人健康的身體,善良的心靈,面對這樣一個身心變化如此巨大的親人,我們只有對法輪功的感恩,只有對法輪功的佩服,我們不會因為馬芹修煉法輪功遭到迫害而感到羞恥,恰恰相反,我們為她的身心變化而高興,而欽佩,並引以為榮。

現在辦案終身負責制。我們希望所有參與迫害者能懸崖勒馬,將功贖罪。站在正義的立場,讓善良的馬芹回家與家人團聚。希望你們不要因迫害好人而內疚一輩子,悔恨一輩子……

馬芹被迫害的更多詳情請參考明慧網文章:《一位優秀女教師被綁架後》《「唯一不收禮的老師」被迫流亡 家人被騷擾》《山東平度惡警處心積慮迫害優秀教師馬芹》《山東平度「六一零」綁架優秀教師馬芹》《山東平度泰山路派出所再次騷擾馬芹家人》、《山東平度警察企圖騙捕優秀教師馬芹》《山東平度警察企圖騙捕優秀教師馬芹》《山東惡警綁架優秀教師未遂 劫持其丈夫》《假冒同事 山東惡警誘騙優秀教師家人》

部份參與迫害者信息:下載(161.3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