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是師父的安排 是最好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九月七日】中共篡權七十二年,把整個中國社會搞的亂象叢生,把好的當作壞的,把正的當作邪的,人坑矇拐騙,還不以為恥,反以為榮,道德無存,從社會到家庭,極少例外。有良知的人如同在夾縫裏生存。

當年我在單位上班時,同事們大多都是每天到單位報個到後就出去打麻將,理所當然!真正請假辦點個人的正事,反而行不通。有一天我跟走的比較近的同事一起去請假,領導馬上就同意了。那天,我就在同事家學打麻將。我看到在麻將桌上她們個個技術嫻熟,揮洒自如,而我卻頭暈目眩,似在雲裏霧裏。當時我想,這種生活方式不適合我。勉強混了一天,從此以後我與麻將絕緣,每天老老實實的上班。

生孩子時由於失血過多而輸血,可輸血讓我患上了乙型肝炎,很快腎炎、風濕關節炎都找上了我,經常頭痛,發暈。表面看起來我胖胖的,實際是全身浮腫,每天拖著沉重的身體去上班,回家進門就得先躺下,啥也幹不了。第二天到該上班的時候才慢慢起來,吃點東西趕去上班。就這樣一天天的勉強維持著。

當時月工資只有480元,每月藥費需要200多元,每次去單位報銷藥費時,領導總是搖頭說:「你的藥費太多了。」每次去報銷聽到的都是這句話。我心裏也很難受,恨自己身體不爭氣,40歲的人病就那麼多。

我和丈夫都是上班族,工資不高,兩個女兒都在上學,每個月都要負債。別人發工資我發借條,然後再借,就是這樣重複著。身體上的病痛加上經濟上的壓力,簡直讓人無法活下去。一想到女兒們時,自己只能強打精神,再苦再累,也要把她們撫養長大。

丈夫為了改善家裏的經濟狀況,就和他的弟妹們去老家開了一家酒店。當時資金缺乏,丈夫到處去借錢,哪知道他把錢借來投到飯店中去後,他的弟弟卻把他借來的錢裝進了自己的腰包。最後酒店黃了,全部債務落到丈夫一人身上!他被自己的親弟弟坑了!他班也上不了了,只好辦了內退,去外地躲債,想靠打工掙錢還債。

就在丈夫準備外出躲債的前幾天,也就是一九九六年臘月初的一天,我和他去了小姑子家,在她家我第一次看到了寶書《轉法輪》。我打開封頁,看到師父的照片,全身一震,感覺好像在哪裏見過師父,而且還很熟悉。想了很久,就是想不起來。我要小姑子把書借給我帶回家去看看,她不同意,說:「在縣城裏有很多煉功點,你很容易就能找到的。」

在回家的路上,師父的面容時時浮現在我的眼前。

第二天,我就去找煉法輪功的學員,因是冬天,總是下雨,找了三天也沒有找到。第四天的晚上,我又到處去找,正準備回家的時候,突然看見有幾個人拿著用布料做的圓圓的東西進到一個大院子裏去了。我就不聲不響的跟在她們後面,直到他們進了一個老太太家裏。我見她們一個個面帶笑容,很真誠、善良的,就請教她們,問:「這裏是煉法輪功的嗎?」得到肯定的回答,我有問:「我也參加,行嗎?」她們說:「好啊!歡迎,歡迎!」當時我的心情無比激動、喜悅!

自那天起,我每天都跟同修一起學法煉功,學完法回到家我都要再學,直到深夜,天天如此。我的整個身心都充滿快樂,笑容常在。每天總是盼望早點到學法點和同修們敞開心扉的交流,討論如何修心性,怎樣過好心性關。

修煉法輪大法後,我明白了:人來到世上當人不是目地,是要返本歸真,回到自己先天的家。隨著我的人生觀、世界觀徹底改變,我身體上的疾病在一個星期內全部消失了,人也變的格外清秀,皮膚細嫩,白裏透紅,真是「觀念轉 敗物滅 光明顯」[1]。

修煉以後,我每天都是早上班,晚下班,工作認真負責,任勞任怨。同事們都驚訝於我的變化,問我吃了甚麼仙丹妙藥,變的這麼快樂、年輕漂亮?我總是笑著對她們說:「我修煉法輪功了,是法輪大法改變了我。」

單位領導再也沒有見我找他報藥費,「藥罐子」變成了一個最健康的人,也很驚訝。

丈夫在外面過了一個星期回來,見到我也很驚訝,說不可思議。他的弟弟也來了,見了我說:「這幾天,怎麼變的這麼年輕了,好像年輕十歲。是甚麼靈丹妙藥改變了你呀!」我說:「是大法,是法輪大法改變了我,我有師父了,是師父幫了我。你們也來學大法吧!」他弟弟只是笑而不答,丈夫說:「我欠了一屁股債,怎麼還呀,等以後再說吧!」

丈夫離家出去賺錢,我自己在家專心在大法中修煉。修煉中有過好關的喜悅,也有守不住心性的苦惱、悔恨,但修煉的心從來都沒有動搖過。

一件事讓我記得再清楚不過。那是一九九八年七月的一天,突然有一個年輕人來到我的家裏,他一進門就說:「叔叔欠我父親的錢不還,跑哪裏去了?想賴債,沒門!我們家可不是好欺負的啊!您今天一定要給我一個話,我一定要把錢要回來的。」他還說了很多難入耳的話,說完後就直接跑到我的房間裏翻箱倒櫃,把我和女兒們的衣服全都扔到了地上。

我心態祥和,默默的站在一旁看著他翻。他翻完後,攤著兩手說:「你們家怎麼一點值錢的東西都沒有?」他轉到客廳裏看了看,說:「冰箱、彩電、洗衣機還值幾個錢。姨,我不客氣了,我叫人來拉東西了。」突如其來了這麼一件事,我心裏有些驚訝也不好受。但我馬上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一定要守住心性,欠債那就還吧!我平靜的對他說:「你覺的甚麼好,你就拉走吧!」他說:「那好!我今天還要一千元現金,我有急用!」我心裏一驚,因為我手裏正好只有一千元現金,這是準備給兩個孩子交下學期的學費的。心裏很是為難,但一想,修煉人沒有偶然的事情,這可能是要我去掉利益心和私心的吧!那年輕人把家電全拉走後又來了,我沒等他進屋,就將一千元錢給了他,他看了我一眼,有些不好意思地說:「謝謝」,就走了。

後來他又到法院起訴我丈夫,把丈夫的工資用來作抵押,分月償還。我對女兒們說:「咱們要過緊日子了,你們爸爸的工資都得用來還債了。」孩子們也沒說甚麼。

師父說:「為甚麼遇到這些問題?都是你自己欠下的業力造成的,我們已經給你消下去無數無數份了。只剩下那麼一點兒分在各個層次之中,為提高你的心性,設的一些魔煉人心、去各種執著心的魔難。這都是你自己的難,我們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讓你過的去。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過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過,想過就能過的去。所以今後遇到矛盾的時候,你不要把它看成是偶然的。因為矛盾產生的時候,會突然間出現,可是卻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你只要把你當作煉功人,你就能夠把它處理好。」[2]

明白了這些法理,心情豁然開朗,像甚麼事都沒發生一樣。每天和孩子們吃完晚飯,就早早來到學法點,和同修們一起學法煉功,整個身心都融在大法中。

在邪惡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開始後,我於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到北京護法。被抓回來後關了三十八天才放回家。二零零零年五月底我第二次到北京護法,當時女兒們正面臨中考,我也顧不了這些,一心想著護法。兩個孩子在師父的保護下,順利考上高中,由她們的爸爸接到南方上學去了。

我被警察綁架回當地後,在邪惡的洗腦班被迫害了九十天才放回家。

在兩次護法的過程中,我被邪惡操控的警察用電棍電過,也被打過、踢過,但我都能保持祥和平靜的心態,給他們講大法真相,有時也覺的他們實在可憐,在無知中不知造了多少罪業,將來怎麼還啊?他們看到我的真誠和善良,也就停止了對我的折磨。

二零零五年,我從勞教所出來後的第三天,去丈夫的單位拿工資卡。因為他已經把所有欠款全還清了。卡裏已經有了一定數額的資金,加上我的工資,我們就把房子裝修一新,全部換上了新的家具,買了新的家電。不久,丈夫說:「把房子換一下,改變一下環境。」於是,就換了一套140平米的復式樓房。

時間過的飛快,倆女兒都考上了理想的大學,畢業後也找到了理想的工作,成了家,先後有了小孩。丈夫在南方海邊買了新房,冬天,全家人就到南方去住,天氣暖和就回本地,一家人其樂融融。

回想這二十多年的修煉歷程,我知道只有在大法中真正實修才是最快樂的,即使遇到再大的魔難也能保持一個祥和的心態應對,在師父的保護下最終都能過去。

我知道,我的一切以至生命都是師父給予的。師父的救度之恩,對師父的感恩無以表達。唯有精進實修,做好師父讓我們做的三件事,放下一切人心執著,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才配跟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新生〉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