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的路(7)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九日】(接前文)一九九四年剛過了大年,家裏又來信告訴我說弟弟的病復發了,伽瑪刀手術只能切除一點點,其餘的都不能再動,不然下不了手術台。我又坐火車來到了哈爾濱腫瘤醫院住院處去護理。醫生說不能再做手術了,我們家也同意保守治療以維持現狀。臨走前我帶上師父的書(那時師父的第一本書《法輪功》出版了)。有的功友還送給我一本別的方面的氣功書,說讓我拿著,可能對我弟弟有用。

我弟弟經過兩次大手術,人已經變了形;吃激素使體重驟然上升了近一半,腫瘤壓迫神經使身體一側偏癱,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我和妹妹、弟媳一起輪流護理他。我父親也可能覺得對他刺激太大了,也可能太勞累的原因,只是偶爾來醫院看看。我盡我的全力照顧我的弟弟,我知道這時的我是處在魔難過關之中,我要用法來要求自己,當有一點時間時,我就趕快拿出書看看,很快就知道怎麼做了,大法給了我無窮的力量與勇氣。我的狀態非常好,每天都用樂觀、平和的心態去面對這些悶悶不樂的親人們,用我更多的勞動去減輕他們的勞累。我儘量去排斥頭腦中不好的那一切,包括情的陷阱,讓自己的頭腦中多裝法,過關中每當大法在我頭腦中佔據一切的時候,我發現我已經不是原來的我了,只有九十多斤體重的我變得精神煥發,力量無窮,簡直是不可思議,過去都是別人照顧我,現在是我不知疲倦的照顧別人。

我的狀態感染著家裏的人,他們的精神也慢慢變得輕鬆點。我抽時間打一會兒坐,也充滿信心的扶住弟弟坐起來教他煉功。我對弟弟講法輪功怎樣好、我身體變化有多大,弟弟跟著學,但身體太虛弱,一會就得躺下。弟弟不能說話,但我心裏明白他願意和我在一起。我突然想起了書,我想到了功友給我拿的那本書,拿出來看了看封面,心想我同時帶來了兩本書,一本是法,一本是這個,兩本書拿在手裏,才明白了我忙得忘記了細想這件事:這不是又在考驗我嗎?你要哪個,這還用想嗎?不看這亂七八糟的書!我一直在看師父的書,力量不都是從這本書來的嗎?!我的變化不都是修煉法輪功才有的嗎?!不二法門問題又來和我搗亂,我堅決不要,於是我把書又塞到書包裏準備回去還給人家。

對了,我為甚麼不給弟弟讀師父的書呢?想到這是再好也沒有的事了,我開始給弟弟讀師父的法。天天讀,幾天後全讀了一遍。我問他自己看不看,他點點頭要看書。我把他扶坐起來,書擺在他面前,幫他翻著,他看得很認真。都看完了後,他向我要紙寫字,用他一只能動的但是顫抖的手寫了一行字:「你能告訴我嗎,為甚麼我會得腦瘤?祖輩的這種病為甚麼會遺傳到我身上?」我爺爺也是癌病去世的。我當時回答不上來,但也感到這一定是有原因的。弟弟看了書,還是放不下病,可是他至少還提出了一個令他不解的問題。

我不能在醫院護理的時間太長,還要回長春上課。這樣過了一段時間後,我又回到了長春。當我第二次再返回哈市醫院護理時,弟弟的情況越來越不好;妹妹們累的不行了,我讓她們都回家休息,我一個人護理。她們走後,我一個人忙的不可開交──白天用電爐給他做飯、餵飯、洗尿布,還要從早到晚看著點滴,後半夜才能睡一小會兒,但我的身體甚麼事都沒有,比正常人還好。

一天,我費了好大的勁扶弟弟坐到椅子上,把椅子的周圍用各種東西擋住、不讓他倒下。可是,當我去給他拿東西時,卻只聽「銧」的一聲響,我弟弟整個身體一下子從椅子上摔倒在地上。他手腳都不好使,沒有任何防護能力,重重的摔下去。他吭了一聲。我趕緊跑過去抬起他趴在地上的頭。他的額頭上出了一個大包。我使勁扶他也扶不起來,他太重了。

看到他頭上手術後的傷疤,看到我給他病重的身體又添了一處痛苦,這時我抱著弟弟實在控制不住自己了,眼淚「刷刷」的掉了下來。突然我一下意識到不對了──我怎麼能動心?怎麼能哭?眼淚一下止住了。我趕快跑到旁邊的病房請求兩個男青年幫助我把弟弟扶上了床。我知道自己這一關過的不好,動了情。妹妹們都回來了,來接替我,我又從哈市返到北京的家中。看到牆上掛著師父的像,我的眼淚再也止不住了。我抬起淚眼,看到師父的像動了起來。師父慈祥慈悲的看著我,我覺得師父比我任何親人都親,心裏好像有無數的話想跟師父講。

總結這次過關情況,我悟到我的情太重了──正是因為這樣,在我修煉的一開始就在去我這東西。親情、親情,過去癡情的我為了情吃不好、睡不好,牽掛這個、想著那個,寧願自己怎麼苦都行,就是不能苦了別人,尤其是自己的親人。修煉法輪功了,我認識到了都是這個情害的自己,使自己死死被情纏繞著解脫不出來。從師父的講法中,我明白「情就是魔」、情也是自私的,從情中可以派生出許多執著心。這一次過關中,讓我有一種強烈的感覺──弟弟是在幫助我,幫我去掉對他的情,讓我提高,我不提高他就這麼在痛苦中煎熬著等著我提高。我心裏對師父說:師父,事不過三,我再不能是這樣的狀態了,一定要放下情。

當我第三次進醫院護理時,情況就不一樣了。我嚴格要求自己,一點也不放鬆,使自己像一個真正的修煉人那樣,事事符合法。正當我們姐妹全力護理弟弟時,老家綏化的父親那裏又有了新消息:我父親也因為腎病尿血住進了醫院,家裏沒人照顧了,父親的單位出人到醫院護理。沒幾天又從我的出生地海倫傳來消息說:我大伯的最小的兒子也快不行了,住進了上海的一家醫院。大伯大娘早逝,丟下五個孩子都由我父親幫著照看,有的工作了、有的成家了。我在哈市的姨媽由於車禍撞傷了腿。真是禍不單行!

我知道這些都是衝我而來的,看我那顆心放得下?放不下?這次我做到了嚴守心性,放下一切心坦然面對,該幹甚麼幹甚麼。

自從護理弟弟後,我一直乘火車穿行在哈爾濱、長春、北京之間,大部份時間都在這種緊張的魔難中度過。當我經過三次護理弟弟的經歷後,剛回到北京沒幾天,家裏就來電話說我弟弟已經去世了,讓我哪怕坐飛機也得趕回去參加追悼會。我心裏很平靜,心想:該走就走吧!也很正常。

弟弟的這一魔難,使我認識到了一個道理:我所愛的親人一個個的都離我而去,我想拉住他們,但是怎麼也拉不住,這種不可抗拒的力量不由我左右。我想不修煉的話,將來有那麼一天我也一樣要面對死亡,我的兒子照樣會站在我的病床邊痛苦的想挽留住我。往下推下去,我的兒子也是一樣。當人啊能留住甚麼?除了無盡的痛苦之外甚麼也沒有。修煉了,明白了人苦的一點原因,明白了不能這樣痛苦的當人,就必須從根本上斷絕人強烈執著的東西:情。

轉眼到了一九九四年八月中旬。我從北京回長春上課,上課前我到老徐家,老徐告訴我過幾天師父從外地回來,我們要去接師父。我一聽當然特別高興了,我一直一個人在外面跑,已經過了好多關,好長時間沒見師父了。到機場接師父的那一天,我換上了一身鮮豔的、粉色、帶圖案花邊的套裙。遠遠看到了師父向我們走來,我又高興又激動。師父走到我面前,高興的和我握手並問我:「你是甚麼時候回來的?」我說:「回來已經一週了。」我們一起和師父在機場照了像。師父回長春後只是站個腳,然後馬上要去延吉講法。在師父臨走的前兩天,我用了一夜的時間給師父寫了一份長長的心得體會,白白的紙上,密密麻麻的字共十二頁,我向師父講述了我的人生苦惱,過關過程和過關中不解的問題。我問師父:我為甚麼會這麼苦?還在我的心得體會最後寫下了兩句話:「師父只有李洪志,心中只有法輪功」,來說明我要修煉法輪功一修到底的決心。

我們到機場去送師父到延吉講法。在機場的候機室裏,我們圍在師父的身邊。師父向我們講起了師父自己的「槍栓的故事」。當時我還沒認識到這是師父用這個故事點化我們,直到多少年後我才悟明白了這一點:這是在告訴我們修煉的路上沒有任何偶然的事情,哪怕看起來是很小的事情都如此。在師父臨上飛機前,我把我厚厚的、用信封封好的心得體會交給了師父,我想師父在飛機上會看我的心得體會的。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