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救了我 教我善待他人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月十八日】我從生完小孩後,就得了產後風,去醫院檢查,醫生給我的結論是產後風濕癆,回家休養就可以了,無需再就醫。自那以後我無時無刻不在病痛中煎熬著,在無法忍受之時也想過結束生命,一了百了,甚至遺書都已經寫好了。

夏天我過的是冬天的日子,三伏天我要穿著毛衣毛褲,頭上要戴著大棉帽子,就這樣手腳依然是冰涼的,晚上睡覺鋪的是電熱毯,蓋的是大厚棉被,那也無濟於事,我依然還是很冷,被窩裏沒有一絲暖意。身體的各個關節都冒風,在這種病痛的折磨下,我的心情跌到了低谷,看甚麼都不順眼,脾氣也壞到了極點,不忍讓,不寬容,亂發脾氣那都成了家常便飯。

一九九七年是我肉體和精神都達到崩潰的一年,這年的七月,一個巧合的機緣,我幸運的得到了一本《轉法輪》,在看完後,我才明白了,我的這些病痛都是我生生世世造的業力,這是我應該承受的,欠債要還。從此,我走上了大法修煉的道路,看淡了人間的名利情,向著先天的本性攀升!

先說在修煉中我的身體發生的翻天覆地的變化。我每次在煉第一套動功時,身體的各個關節都會嘎巴嘎巴的響。感覺裏面有東西往外排,我知道這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把我身體裏的業力往外推,就這樣持續了有兩年多的時間。在這期間夏天,我脫掉了陪伴我多年的毛衣毛褲,摘掉了戴了多年的棉帽子,撤掉了電熱毯,鋪上了涼蓆,蓋上了夏涼被,吃上了久違的冰激凌,過上了正常人的夏天生活。冬天我也可以出屋和孩子們一起玩耍了,這些都是師父給我的,我發自內心的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二零一六年九月份,師父又把我表面上好了多年的咳喘業力從根子上推出來了,那些天我沒日沒夜的咳嗽,老伴和孩子們都勸我去醫院看看,我知道這不是病,師父在給我清除業力,我告訴家人:這是師父在給我消業,我沒事兒的!就在九月份八、九、十日這三天,我連續咳出了三塊腫瘤狀的物塊,自那以後我就再也沒咳嗽過。師父再一次救了我的命!

談談我這些年的修煉心性提高的體會。自從修煉大法以來,我一直在用大法「真、善、忍」的標準來要求自己。

我公爹是一名政府的退休老人,手中有些積蓄,但是兄弟之間總是各有心思的,就在一夜之間公爹的十幾萬存款不翼而飛,公爹雖心裏明知是誰幹的,但他年紀大了,也無能為力,公爹找到我們,讓我們去理論把錢要回來,我在一番思想鬥爭之後,還是要用法的要求去做,不去和兄弟之間爭鬥這些,我和公爹說:「不論您老人家有錢,還是沒錢,我都會一如既往的照顧您,孝敬您的,雖然這錢有我一份,我沒得到,我也不會去爭搶的,大法師父告訴我有失就有得。」

自此以後老人一病不起,其餘幾個兄弟無一人去探望,自始至終都是我照顧。一年多以後老人安詳的去了,老人走了,紛爭再起,我同樣還是按照「真、善、忍」來要求自己。但也有覺的不平之時,也會怨恨,會妒嫉,各種情緒也會蜂擁而至。師父講的一段法:「其它方面差一點,小來小去的帶業往生,再修煉,那可能行,但是妒嫉心不去絕對不行。」[1]這句話點醒了我,自此以後剜心透骨的去除了這顆爭鬥心、妒嫉心,快速的提升著自己。

二零一七年村裏的石子廠放炮把我家的房子震裂開了好幾條大縫,前後的玻璃都碎了,村中老一輩的人讓我去找石子廠要賠償,不給就告上法庭,我思來想去,我是一名大法修煉弟子,要按照大法的標準來要求自己,要與人為善,所以我並沒有去要求賠償,石子廠也並沒給任何的補貼。這件事就這麼過去了,我放棄了這些身外之物,並沒有感覺到損失了甚麼,反而覺的自己得到的更多。

修煉了大法之後,我的壞脾氣沒有了,低落的情緒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喜悅、謙讓,容忍,善待家人,得到的是家庭和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