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與人相處中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六日】我在2011年冬天正式走入大法修煉,當時的我剛上初一。我從小就是一個重情重義的人,對情看得很重。具體表現在我特別看重哪個朋友,就要求對方也把我當作最好的朋友,不然就會嫉妒、不平……我和室友B關係特別好,可是我們又總是時不時爆發出矛盾。我從法中知道,修煉人與常人有矛盾,百分之百是修煉人的錯。可我狀態不好的時候,明知道是自己的問題,但也不願意承認,把室友B氣得,直說:「你怎麼能這麼說話呢?你就不能好好說話嗎?」我聽到這話的第一反應居然是嫌棄B不好好說話,心想好好的,幹嘛非要用反問句說話,多氣人呢!想到這,我突然意識到,這不就是我嗎!我平時不高興了就愛用反問句頂別人,把別人說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為止,多傷人呢!

我突然發現我身邊的人真的就是我的一面鏡子,她們身上表現出的問題就可能是我的問題啊!我總覺的B平時甚麼都好,就是遇到分歧時好爭鬥,說話語氣會變的突然很不善,這不都是我身上的問題嗎!而且在一次次和B產生矛盾後,我發現B從來不會道歉,我又受不了了,覺的她根本沒把我當成朋友,氣得不行。事後冷靜下來想想師父的法,才意識到我一個修煉人居然想讓常人給我道歉,就算真不是我的錯也得我給她道歉啊!更何況即使表面上看是我在理,我還得好好用法衡量衡量呢!意識到這一點後,我趕緊和B道歉了,神奇的是她的態度發生了180度大轉彎也馬上給我道了歉,我們又像甚麼事也沒發生過一樣要好了!

我從小成績優異,是被身邊的大人、老師誇著長大的,這使得我產生了隱藏很深的嫉妒心、不平的心,愛面子的心、只愛聽好話的心等等。我的室友A學習一直很努力,每學期都能拿到一等獎學金。而我感覺自己學習只出了三分力,每學期也能拿二等獎學金,於是我內心覺的A不如我,殊不知這種優越感也是嫉妒心的一種表現。室友B學習成績欠佳,每門課幾乎都是60分萬歲,有一次她的化工原理這門課考了82,作為朋友我第一反應居然不是替她感到高興而是在想:她成績這麼差都考82了,我居然才89!感到很不平,這麼強的嫉妒心!並且我意識到了嫉妒、不平也是邪黨文化的毒瘤!突然意識到我不是大法弟子嗎?我這麼強烈的嫉妒心,那我到底是在修善還是修惡呢!師父說,「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1]「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煉的一切心都變的很脆弱。」[2]

開始重視這個問題後,我每碰到一個問題就向內找自己到底有沒有心理不平衡,有沒有嫉妒人家的地方,發現有就立刻歸正,歸正之後感覺到自己的心胸都開闊了,天地都變的更加廣闊了,真是無限美好的感覺!另外我還有強烈的自我,只愛聽好話的心!別人的話一不符合我,我心裏就對其人有想法!有一天我又幡然醒悟,只愛聽好話,不讓人說,那可不就是中共邪黨的東西嗎!真正的君子對待別人的意見懂得反思自己,能做到有則改之無則加勉,明白忠言逆耳利於行的道理。更何況我是一個修煉人呢!

我出生於1998年,我們這一代的孩子可以說是從小在黨文化中泡著長大的,很多變異觀念已經根深蒂固。再加上邪黨搞的那一套東西真真假假,若學法不足、不能站在高層次上去看待,便容易真假難辨、混同其中。我們這一代很多孩子根本不知道正常的人本來應該是甚麼樣子的。從小被教科書中的馬列邪惡理論及邪黨編造的虛假歷史所洗腦,根本不知道真正的歷史是甚麼樣子;也不具備基本的道德觀,把仁義禮智信說成是迂腐,把婚前同居等嚴重違背神對人的要求的行為看成是時尚甚至是必需的。作為修煉人,每天處於這樣的環境中,如果法理不清,則容易混同於常人。個人認為排除黨文化最好的方法便是學法。

曾經有段時間,母親特別精進,每日的口頭禪便是師父說過甚麼甚麼,幾乎不說常人的話。我心裏有些嫉妒,心想同修怎麼這麼精進,滿腦子裝的都是師父的法呢?母親平時也常說多學法腦中的不正確思想自然就少了,我聽著總不當回事。後有段時間我清晰的感受到自己受黨文化毒害很深,彷彿一思一念都帶有黨文化因素,我強烈的爭鬥心、怨恨心、嫉妒心、不平的心、愛聽好話的心、情、色慾心以及強烈的觀念等等。我覺的很害怕,我決定向母親同修學習,加強學法與發正念,同時我意識到黨文化已經深深滲透入我們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不僅限於政治類書籍、教科書,還包括普通的常人電視節目、常人音樂、新聞、書籍甚至一些娛樂性刊物中都隱藏著大量黨文化,有些比較隱蔽,難以區分。故而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聽、不看常人的節目、音樂、書籍等,把時間花在大法修煉上,腦中裝的都是法,一思一念才有可能在法上。另外,應多聽、多看《九評共產黨》、《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等寶書,徹底清除自己身上的黨文化因素!

我還發現自己人的觀念特別重。從高中到大學,在常人中被灌輸的知識越多,形成的人的觀念就越多越頑固。我以前總覺的父親是個很頑固的人,現在真是覺的我自己有過之而無不及!一談到符合自己後天形成的固有觀念的東西就特別愛說,一不符合我的觀念我就想要說服別人。這樣時間久了,我也能感覺到自己好像真的一直在人中走不出去,也沒有同修那種神奇、殊勝的感覺。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一個同修寫的關於放下人的觀念的文章時,我才真正明白:當你緊緊抱著人的觀念不放的時候,人這一層的理就會制約著你,你就是個人,甚麼神奇的事也不會發生。只有當你放下你的觀念用法理看問題時,才能掙脫人這一層的理的束縛,才能有神的狀態,這樣才會有神跡出現。

個人層次十分有限,文筆也比較稚嫩,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感謝師尊,感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