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照顧婆婆中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四日】二零一九年,婆婆大病一場,是慈悲的師父把她從死亡線上救了回來,婆婆非常感激大法師父。婆婆每天都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兒女們也都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都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

本來醫院判無救的婆婆,現在能自理了,能出去和人們聊天了,而且還能力所能及的做些家務活了。如果中午我出去,婆婆自己能做飯、洗碗、掃地等。醫生都說:「這老太太真是奇蹟,年輕的人都闖不過去。」村裏的人也都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

婆婆是二零一九年十月份生病的。從醫院接回來的時候,她眼不睜,話也說不了,坐也坐不住。臀部硌了一大塊,往外出血,人瘦的變了形,很嚇人,就像植物人一樣。

婆婆在醫院住了十天。第八天上午,大姐回北京看孫女去了,二姐也不管婆婆,三妹離不開家,四妹養豬,也離不開。醫生說婆婆隨時都有生命危險。在這種狀態下,那要擱常人,就得鬧翻了天:婆婆生了你們、養了你們,把你們的孩子都給帶大了,現在需要你們的時候,你們都走了。我心裏有點不舒服。

師父說:「我們作為一個煉功人,矛盾會突然產生。怎麼辦?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1]

師尊讓弟子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我想我應該聽師父的話。大姐是七十歲的人了,大姐夫身體不結實,兒子又離婚,小孫女沒有人管;二姐夫有心臟病,離不開人;三妹夫有腦梗,也離不開人;四妹養了好幾百頭豬,四妹夫不管家,整天在村幹工作,四妹也很苦、很累。想想大法,想想眾生,我這點苦算得了甚麼呢?只要她們都能明白法輪大法好,能把她們救下來,我再苦再累也值得。

於是,我精心的照顧婆婆。現在是需要兒女們的時候,不能讓老人感到孤獨,要讓老人心情舒暢。同修們來看婆婆,她睜開眼睛的第一句話就說:「師父又救了我。」同修說:「大娘,你聽聽師父講法好嗎?」婆婆說:「讓霞給我念書吧。」

婆婆悟性很好,我倆一起學《轉法輪》時,她就坐起來,用三個靠墊靠在一起,坐著聽。我還給她唱大法歌曲。每天早上起來,我幫她洗臉、洗手、梳頭。她想吃甚麼,我就給她做,吃一口餵一口。吃完後,我倆一起學法,給她講大法真相,講小故事,她很愛聽。有時沒等我幹完活,她就叫我給她念書。婆婆的狀態好多了,也能吃飯了。

親朋好友、鄉親們來看婆婆,她也有精神頭說話了,她告訴人們自己是念「法輪大法好」才好的。我也借此機會講真相,講大法的美好,講中共邪黨如何迫害大法弟子,人們都聽進去了。當時正趕上過年,是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期間,正是講真相的好機會。人們都說:「好,我們都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婆婆臀部硌破的地方我也經常給換藥,給婆婆翻身,沒幾天,硌破的地方就好了。大小便還得躺著解,大便解不出來,我就戴上手套給她掏。有時婆婆解大便憋的臉通紅,我給她掏的時候,她就責怪女兒們說:「她們倒好,都曬乾淨了,我白生養她們了。」我就說:「娘,你別多想,有我管你就行了,我來替姐妹們好了。娘,別想那麼多了呀。」

我丈夫在婆婆家是獨子,婆婆家四個女兒,一個兒子。所以我丈夫家務活、做飯都不會,裏裏外外都是我一個人管。我只好讓丈夫去打工,我一個人在家看護婆婆。白天還好,趕到晚上一、兩點或是四、五點鐘的時候,那真是感到很苦,眼睛都睜不開,那個難受勁別提了。因為我煉功是從晚上九點十五開始,兩個半小時結束,正好發完十二點正念才睡覺。這樣一來,我幾乎就睡不好,白天還要照顧婆婆。

有一次,婆婆有點不舒服,咳、喘,憋的出不來氣。丈夫把村醫叫來聽了聽肺部,村醫說:「肺上有炎症,得輸液。」老人一聽,不願意輸。我說:「那好吧,不輸就不輸。師父把業力給你推出來了,是消業的。我們學三遍《轉法輪》,你一定能好。你要靜心聽法才有效。」

第二遍《轉法輪》沒學完,婆婆就好了。村醫來檢查,果然沒事了。家人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兩個半月,婆婆就能下地蹓躂了,也能下地大便了,自己也能吃飯了,不用我餵了。

三個多月,我倆學了十三遍《轉法輪》。婆婆一天比一天好起來。婆婆歪著脖子看著我,說:「你們煉功的人,都像你這麼好嗎?」我說:「對,只要是按照師父說的做,就都這樣,而且比我還好。」

姐妹們都感動的流著淚說:「謝謝你把咱娘照顧的這麼好,又恢復原狀了,而且比以前還硬實,我們真是沒有想到啊!」我說:「你們就謝謝大法師父吧!是大法師父救了咱娘。」

四妹說:「嫂子,你以前老跟我們講大法好,我們都沒在意。這次你不用講,因為你已經做出來了,我們都相信大法好。」

臘月中旬,女兒們來看望婆婆,都給大法師父叩頭拜謝。大姐曾經是機場總工會副主席(處級幹部),而且中共的黨、團、隊組織都入過。我多次給她講真相,勸三退,她都不退,說退休以後再說。這次大姐也三退了,而且還請了大法真相護身符,也幫助大姐夫三退了。

我兒媳開了一個美容店,沒有時間照看孩子。當時我看孩子到三個多月時,婆婆就生病了,我又回家照顧婆婆。婆婆剛剛好一點,兒媳就把孩子又送回來了。這一下把我難住了,怎麼辦?上有老,下有小的。我是大法弟子,肩負著巨大的歷史使命,在所剩不多的修煉路上,我該怎麼辦?時間怎麼安排?難道這就是我的路?我想必須得面對,把心放下,順其自然,我有師父在管著。就這一念之後沒幾天,兒媳又把孩子接走了。之後,孫子最多在我這呆一個星期,就又被兒媳接回去,孩子我們兩邊帶。我也就有時間做三件事了。

我帶孫子出去也可以講真相,有時貼真相粘貼。有一次,我忘記拔電動車鑰匙,連車帶人躥了出去,把孩子摔在了地上。我趕緊抱起孫子,發現他腦門摔了個小包,皮都沒破。我馬上想到我們有師父管,果然,包一天就好了。

孫子看到我貼真相粘貼,也跟著學。剛剛一歲的孩子,聽師父講法錄音時,到該換下一講了,播放器一停,他本來玩著,馬上說:「咦(意思是說怎麼不講了)。」孩子也聽進去了。

我每天晚上九點一刻煉功,孫子八點半上床,到九點半至十點才睡。把孩子哄睏了,我的煉功時間就不夠用了,因為煉功需要兩個半小時。我對孫子說:「寶寶,奶奶得煉功,你自己睡好嗎?你不能耽誤了奶奶做正事。」說完,我把小錄音機打開,開始煉功。他高興的聽著煉功音樂,和我一起煉第一套功法,把小胳膊使勁向上舉。他自己在床上玩一會兒之後,就睡著了。

慈悲的師父對弟子及家人的保護,我只是講了小小的一部份。師尊的佛恩浩蕩,弟子無法用語言表達。我只有好好修煉,做好三件事,兌現來世的誓約,才能對得起師尊的慈悲苦度。

以上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