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修大法 我與丈夫的緊張關係改善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四日】我今年六十八歲了,是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的弟子,修煉這些年,我深有感悟:大法真能徹底改變人心,使人脫胎換骨,使我與丈夫的緊張關係改變了。

我與丈夫結婚時是在農村,很多的家務活都得在集體收工後的時間去幹。我是個急性子,如果想幹一樣活就是幹到下半夜也要把活幹完,不能等明天。而丈夫在家排行最小,加上其它的原因,他家人特別寵他。他甚麼都不急不忙,你著急你幹吧,我可不著急。而我又特別好勝,甚麼都不想落在別人的後邊。由於這兩種不同的性格,婚後和丈夫一直是矛盾重重,戰火不斷,時常怨恨他沒有男子漢的擔當,對家庭沒有責任感。後來我們搬到城裏,仍然生活在硝煙瀰漫中。

二零零一年初,有一次我沒有守住心性,因家庭瑣事與丈夫發生了口角,他對我大打出手(以前他沒打過我),然後他還拿起電話報了警,不一會警察來了,把我以煉法輪功為由綁架到看守所。這下可惹了大麻煩,把兩家的兄弟姐妹都驚動起來了,他們個個憤憤不平。過去我倆鬧矛盾都說我脾氣不好,這次不同了,認為他太過份了,沒有人支持我再跟他過下去了,包括他嫂子(是我們的媒人)也非常氣憤,也不說他的好話。

我被綁架時,正是電視每天二十四小時滾動式的播放「天安門自焚」偽案時期。在拘留所裏,我就跟犯人講大法的美好,揭露「天安門自焚」偽案的騙局。一天,關押我的房間電燈壞了,獄長領著電工來修理,獄長對號頭訓話後,號頭就一直被罰站,突然她說:「報告政府,大法(她們管大法弟子叫大法)說『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我當時心裏一震,你這人可真壞,我講真相是為了救你,你怎麼能這樣。同時又有一念:等獄長問是誰說的,不用你告訴,我就說是我說的,並且告訴你為甚麼說它是假的,你也別上當。當我這個念頭一出,就看獄長頭也不回,眼睛看著電工幹活,嘴裏說:「好哇,就他們是真的。」真是「念一正 惡就垮」[1],這事就過去了。就這樣被決定關押十五天的我,六天就走出了魔窟。

我這個人平時對甚麼事情都比較講究,總認為「沒有規矩不成方圓」。修煉了,師父不但把大法傳給我們,同時也把作風留給我們,我謹記要「懷大志而拘小節」[2],因此平時在眾人面前,不管是言談舉止,還是著裝打扮(我沒有華麗的服飾,但我喜歡乾淨利索),我都很注意,要展現出大法弟子的風範。我被綁架那天,在派出所呆了一天,送到拘留所時,已是掌燈時分,我一進監室,犯人幾乎同時說:「又來了一個大法」。我當時心裏很震撼「大法弟子和其他人就是不一樣」。

我在父母兄弟姐姐的眼裏,不管是上學時的學習成績,還是在社會上的工作能力都是很優秀的,今天受到這種待遇,他們都為我感到莫大的委屈。面對親人的不平,這時我驚醒了:我是修煉人,怎麼能和常人一樣,去論長短對錯呢?丈夫雖然有些過份,但向內找我也有很多的不足:說話很強勢,咄咄逼人,缺少女人的溫柔。對世人我們都能講真相救度他們,而他是我的丈夫,此時我若真離開他,他就會消沉下去,往後誰還願意跟出賣老婆的人來往,我這不是徹底把他毀了嗎?我就決定不跟他離婚,同時也讓世人看看,只有大法弟子才有這樣寬廣的胸懷。

在後來的生活中,對丈夫的性格雖然憋著嘴上不說,但我心裏還是不滿意。一天我又與他發生了爭執,兒媳下班後我把事情說給她聽(事後覺的這樣做是不對的),兒媳說:我爸這樣,你不覺的是你給慣的嗎?活不幹活,心不操心的。聽了這話,我就更覺的自己有理。是呀,家裏甚麼裝修房屋大事小事的,他一概不聞不問。到同修家去我也訴說著對他的不滿:這個家簡直成了他的食堂、旅店,成天玩,甚麼也不幹,還拉著個臉子,就像我欠他的似的。同修說:你這世不欠他的,怎麼知道前世不欠他的?是呀!師父說:「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3]師父說的多明白呀,可當時鑽到牛角尖了,就是轉不過彎,還把氣撒到同修身上,真是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同修。

冷靜之後想多學法吧,以下這幾段法,對我有如當頭棒喝。「修煉人遇到矛盾的時候就應該去承受它,而且自己要能忍,你才能夠真正昇華上來。」[4]「那麼作為一個修煉的人,在個人修煉中你要不能愛曾經在常人中反對你的人你就成不了佛。」[5]「你們從現在開始也是這樣,不管你對和不對,這個問題對一個修煉人來講根本就不重要。不要爭來爭去的,不要強調誰對誰錯的。有的人總是強調自己對,你對了、你沒錯,又怎麼樣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嗎?用人心強調對錯,這本身就是錯的,因為你是用常人的那個理在衡量你自己,你用常人的那個理在要求別人。」[6]「人得在實踐中真正的去魔煉自己才能夠提高上來。」[3]

此時我如醍醐灌頂,如夢方醒,師父的法學了多少遍了,為甚麼不悟?不按法的標準要求自己,我問自己:你這樣做還是個真修弟子嗎?我用師父給我們的向內找的法寶深深的反思自己:他打你,雖然沒還手,但心裏特感委屈;那麼你在修煉前,因為他不著急幹活,你不也打過人家嗎?現在人家不是在討債來了嗎?你想欠債不還就圓滿,哪有那個事?為這個家忙裏忙外的,他為甚麼不說你好?還經常拉著臉子發脾氣。這不都是自己的業力造成的嗎?說不定前世我對他比他現在還兇,師父在法中還給我們講了一舉四得的法理,人家這不是給你提高來了嗎?你應該感謝人家,怎麼還能產生怨恨和委屈哪?找著找著,感到自己修的太差勁了。

從此,我不再去在意他的表現,他不高興的時候,我馬上向內找自己,看看有甚麼地方做的不夠好,同時對他多了幾分修煉人的慈悲的關心。我的心一放,情況就大不一樣,真是境隨心轉。家務活他也能主動的做一些,也不老拉著臉子了。每當親朋好友鄰居說我身體好時,我都會堂堂正正的說 :「我是煉法輪功的,任何病和我沒有關係。」丈夫聽到了也不吱聲,也不反對。讓我觸動的是,一次他跟我弟妹說:你看你老鬧光景(身體不好),你跟你二姐煉法輪功吧!我真沒想到從他嘴裏還能說出這樣的話,這更使我感到大法弟子責任的重大。一定要多學法,學好法,大法弟子好的表現就是在證實法。

修煉二十多年來,我從沒吃過藥打過針,每當病業來襲時,看似來勢兇猛,在大法的強大正念面前,少則三、五分鐘或瞬間,多則兩、三天就銷聲匿跡,一切正常。這樣的事情也有過幾次,丈夫也都親眼所見,所以他才能對我弟妹說出這樣的話。

正法已到最後了,我們是在常人中修的,難免會遇到各種矛盾,切記:不可用常人的理去論長短對錯,那樣會陷在常人中,因為修煉的理和常人的理是反的,我們要聽師父的話,走好返本歸真的路,做好師父要我們做的三件事,兌現史前大願。

層次有限,不在法上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聖者〉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著作:《休斯頓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一》〈美國第一次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