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的慈悲保護使我走到了今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九月十八日】千年的輪迴,億萬年的等待,盼到了今天。在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這二十多年,從那艱難困苦的歲月,一路風風雨雨走過來,都有自己的神奇故事。我講一下我在這方面曾經經歷過的兩件事情。

1、破除舊勢力的安排

二零零二年的一天,本地有一個資料點被邪惡查抄了。因為離我家太近了,同修怕牽連到我,讓轉移到另外一個地方,並建議我離開家。我是上班族,一家的生活來源就靠我一個人。而且婆婆因修煉大法剛被綁架,那時丈夫還在勞教所被非法關押,孩子還在上小學。當時的情況真的對我來講是一個艱難的抉擇!我該怎麼辦才好?心裏也很害怕。我一宿沒閤眼在思考這個問題:我在心裏和師父說:師父,我不走流離失所的修煉路,遇到問題不要繞開走。我決定正面對待這一切,請師父加持!

那時我心裏很緊張,不知道我將要面臨甚麼局面。但是我告訴自己:甚麼也不要想,遇到甚麼事、就解決甚麼。所以第二天我就又回家了。剛到家不到二十分鐘,就聽到有人急促的敲門:我家沒有門鏡,看不到是誰,我在門前猶豫了三秒鐘時間,就把門打開了。一看是我們小區片警王某某和六一零主任史某某,還有另外兩個人是派出所的。

有一個人把一張搜查證遞給我說:你簽字吧!搜查,態度很橫。我當時就說:我不簽,我們家都被翻了一百次了。片警王某某說:今天翻一百零一次!說著他們就把婆婆屋的櫃門打開了。

我一看這情形,當時想起師父的一段講法:「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為甚麼在承受迫害時怕邪惡之徒呢?關鍵是有執著心,否則就不要消極承受,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1]

守在門口的警察說:你別吵吵!我一聽還別吵吵,當時我的怕心也沒了。把這個警察推到一邊說:你閃開。他當時也沒反對。我把房門打開後就大聲喊:我們家做好人有甚麼錯?公公已經死了;婆婆剛剛又被你們抓走幾天了;丈夫在教養院;家裏就剩我和孩子兩個人,你們還讓不讓我活,你們到底想怎麼樣?說著,我就往陽台方向走去。對門鄰居姐姐聽到了我家的吵鬧聲,打開門一把把我抱住,大聲說:「你可不能死啊,你要想想孩子啊!」我心裏很平靜,心想我也沒想死啊,並不停的在心裏發正念求師父加持。

對門的姐姐這一吵吵,610頭目看到這情景,慌忙說算了算了,匆匆忙忙領著幾個人就下樓走了,家裏一下沒翻。他們一走,我也走到陽台往樓下一看:樓下警車周圍也圍滿了很多人。鄰居們也在七嘴八舌地說:這家人家已經夠慘的了!就剩下娘倆了,還上這來騷擾,簡直就是土匪!他們趕緊鑽進警車就走了。邪惡就是怕曝光的。他們一走,我的眼淚「唰」一下流下來了,感謝師父幫我化解了這一難!

第二天下午,我接到電話說讓我去拘留所接我婆婆回家。原來婆婆在拘留所絕食六天了。昨天那些人上我家來的目地是:他們想搜本書把我婆婆送進監獄去迫害,結果沒得逞,婆婆就被放回了家。她和資料點的案子沒有任何關係,我也沒有走上流離失所的路。那一刻我也去掉了怕心。

2、信師信法正念顯奇蹟

二零零八年我地有一老年夫妻同修上女兒家串門,在某車站被綁架。因他們說認識我,導致派出所四五個警察來我家騷擾。當時是晚上五點鐘吧,他們進來不由分說就把我劫持在北屋門旁邊不讓我動,我也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情。然後他們開始亂翻起來,我當時就警覺起來,開始發正念。大立櫃裏有一台筆記本電腦是同修剛拿來修理的。我家也剛買來一台台式電腦,那天是剛剛安裝完網線,那一年也是明慧網要求資料點要遍地開花,我也想開一朵小花。

我當時很鎮靜,心裏發正念,求師父:不能讓他們搜到筆記本。眼看他們打開了大立櫃的門,警察的手在筆記本的上面劃過去了。然後他們就關上了櫃門。情況真的很驚險!我在那看的很清楚,緊接著他們又打開了新買的電腦,沒發現他們要找的東西。就這樣,他們還是把我劫持到派出所,問我還煉不煉法輪功?我當時能想到師父的講法:「當有邪惡之徒問到你們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時,可以不答理他、或採取其它迴避方法、不要主動被邪惡帶走。」[2]我沒有直接回答他們,只給他們講真相,同時心裏發正念求師父加持。經過了上次的事情,怕心明顯去掉了很多,當時內心很平穩。

丈夫下班知道我被抓走了,第一時間通知了同修幫我發正念並且告訴了我的母親。我母親不辭辛苦趕緊趕到派出所,還給我送來了衣服。因為我當時是穿了一條裙子被帶走的。母親對我說,他們說一會就把我送走。我跟母親說您別害怕,他們說了不算,您把衣服拿走,一會我就能回家。我把母親支走了,一刻不停開始發正念:師父,我不承認邪惡舊勢力的安排,我要回家,請師父為我做主。那一刻我感到師父就在我身邊。

不知道他們又接了甚麼任務警察們都出警去了,屋裏只留下一個人看著我,我當時給這個人講真相。他說你別和我說這些,他就忙他自己的事情。好像他並不在意我,一會出去一會又回來的。當時我想我要不要找機會走呢?應該是有機會的,我的心裏也在抉擇。如果我逃走就要再一次面臨流離失所的局面,我該怎麼做好呢?我最後還是放棄逃走的念頭:就直接面對吧,一切由師父說了算。

八點鐘左右時,這幫警察回來了,也沒有再說啥就把我放回家了。但是他們把我的身份證放在片警的手裏壓著,說是奧運會開完就還給我。沒幾天,片警就還給我了,他說怕我上北京才來騷擾的,原定要把我送進拘留所看管。

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我又闖過了一關。再次感恩師父!

回首二十多年的修煉歷程,神奇的事情還有很多很多。篇幅有限就不再細述了。每一個真修者都有自己的感悟和體會。我從未見過師父,但我真的信師信法,我就能感到師父時時刻刻就在我身邊!在最後不多的修煉路上,唯有正心、去執,做好三件事,想辦法多救人,圓滿隨師還!

個人體會,不妥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2] 李洪志師父經文:《理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