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的安排是最好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九月十六日】這是我的一段不尋常的修煉經歷,寫出來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與同修交流。

我是一九九八年五月得法的。大法使我身心受益,家庭和睦,鄰里關係融洽。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卻由於對師父及法輪大法的極其強烈的小人妒嫉,發動了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

為了證實大法,還師父清白,我去北京上訪,被非法拘留半個月。在這期間家裏不修煉的親屬給我抱來了一個女兒,說我不好好過日子,用這個孩子把我拴在家裏。

他們想錯了,我根本沒被這個孩子拴在家裏,我和丈夫與幾個同修帶著這個不滿四個月的女兒又一次去北京上訪。這次被罰款後放回家。公安局、派出所、六一零就以不給女兒上戶口為手段,逼迫我和丈夫放棄修煉,不放棄就不給女兒上戶口。後來我又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在勞教所被迫害得下肢癱瘓才被他們放回家。

那時女兒已經五歲了,該上幼兒園了。可是當地派出所戶籍警以我不放棄修煉為由,就是不給孩子辦戶口。而我,用了將近一年的時間兩條腿才恢復正常走路。

為了孩子上戶口的事,我和丈夫一次次的找當地政府,不但都被他們拒絕,還幾次要抓我去洗腦班,都被我正念否定了。二零一四年女兒該報名參加中考了,可她還是沒有戶口。親戚、朋友紛紛指責我們連累了孩子,讓孩子不能參加中考,影響了孩子的前途等等。女兒的成績特別好,一直名列前茅。面對指責,我沒有氣餒,只告訴他們:我的女兒一定能參加中考的,即使沒有戶口也能上區裏最好的高中。

因為「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我相信師父給我們安排的都是最好的。

他們說我是鐵嘴鋼牙,無可救要,一些人都在等著看笑話。我一如既往的找有關部門講真相,講道理,孩子的戶口跟我煉法輪功不衝突,是兩碼事,你們憑甚麼不給孩子上戶口?我每天堅持多學法,多發正念,同修們也幫我發正念,清除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因素。我始終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是超常的。

師父說:「修煉功法的本身並不難,提高層次的本身並沒有甚麼難的,就是人的心放不下,他才說是難的。因為現實利益當中很難把它放下,這個利益就在這兒,你說這個心怎麼放的下?他認為難,實際也就難在這裏。我們在人與人之間發生矛盾時,忍不下這口氣,甚至於不能把自己當成一個煉功人去對待,我說這就不行。我過去修煉的時候,有許多高人給我講過這樣的話,他說:「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其實就是這樣,不妨大家回去試一試。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

後來同修陪我去找律師諮詢。正好找到了一位律師同修,他幫我寫了一封給政法委書記的信。讓我自己分別給區和市政法委書記發去。律師同修的妻子告訴我不要對外人講。她怕她的丈夫受到牽連,因為她的丈夫剛從勞教所回來時間不長。

我非常感謝他們夫妻。更加相信師父的安排是最好的。掛號信發出去沒幾天,市裏、區裏就下來調查這件事。正好我娘家村的大隊書記在鎮裏開會,聽到了這件事。鎮裏的「六一零」人員說女兒是煉法輪功人家的孩子,不能給上戶口,這位大隊書記就說:「那個孩子是她(指我)的表姐從北京城裏抱回來的,我們村都知道。再說,上戶口跟煉法輪功沒啥關係!」說完就回家了,並把這個消息告訴我。

我又讓女兒給政法委書記發了兩封信,並和學校的校長、班主任講真相,他們明白後就去鎮裏、區裏、教委幫我們說話。該報名了,戶口在短時間內下不來,因得先辦「收養手續」,說最快也得三個月。

後來不知道是誰也不知道是從哪弄來了一個身份證號碼給了我女兒,女兒就順利的報名參加了中考,還考上了區裏的重點高中。

直到二零一四年八月八號女兒才辦了正式戶口。我和丈夫喜極而泣,感謝師父!感謝同修!親朋好友鄉親鄰里都為女兒高興,問我:「你就那麼相信你師父?」我說:「對,我就是堅信師父,師父的安排是最好的,我從不懷疑。再說邪不壓正,烏雲蔽日終有時。」

世人見證了大法的神奇,也明白了真相。說還是煉法輪功的好,孩子學習好,即使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和父母的關係仍舊很好,一點也沒受影響。法輪大法真好!

再次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謝謝師父!

感謝同修的正念加持!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