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信師信法度難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九月一日】我母親現在已經九十一歲高齡了,她是一九九九年四月走入法輪大法修煉的。母親對大法很堅信,從來沒有退縮過。無論中共邪黨怎麼迫害,環境怎麼惡劣,她那顆對大法堅定的心,對師父感恩的心,是任何外在的力量都無法改變的。她知道,自己的命是大法師父給的。

一、苦命的母親

母親小時候吃了很多苦,經歷了中共的土改、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土改的時候家裏的房子被搶走;我的姥爺被逼死,姥姥是小腳。沒辦法,姥姥就帶著八個孩子要飯,晚上睡在大野地裏,真是太苦了。

母親18歲就出嫁了,生了我和妹妹。可是不幸又來了,在我4歲的時候,我父親有病,不久就離我們而去了。為了活命,母親又找了一個比她大15歲的繼父。繼父很老實,不管大事、小事都是母親出頭,維持著一家九口人的生活。母親白天在生產隊幹活,晚上紡線,五天趕一個集去賣,換回幾毛錢維持一家人的生活。

因為長時間的勞累,吃不好,睡不好,精神壓力很大。七個孩子還小,只有母親一個人承擔。身體上的承受力有時已到了極限了,所以得了很多病,心臟病、嚴重的心臟缺血;腦袋迷糊,有時走路都會跌倒不省人事。母親的兩隻腳走路不聽使喚,往外邊撇,使不上勁。母親看不起醫生,只有承受。母親最痛苦的時候,一般都不跟我們說,都是自己偷偷的流淚。那時,我也懂事了。

因為母親沒上過學,一個字也不認識。在生產隊幹活,工分丟了也不知道,所以給多少是多少。母親經常告訴我們:人在做,天在看,老天有眼,不能違背自己的良心做事,三尺頭上有神靈。善良的母親從來不跟人爭鬥,總告訴我們吃虧是福。

二、得法後的喜悅

一九九九年四月份,我懷著對法輪大法的真誠和喜悅,回到了生我養我的家鄉。那時,母親已經六十九歲了。當天晚上,我給母親播放了師父的講法錄音。

那天我們睡的很晚,我給母親講了大法的神奇和我得法修煉後的體會。母親很相信大法,很開心,不知不覺都到了下半夜了。在喜悅中,我們進入了夢鄉。

我在似睡中,聽到母親的叫聲:「哎喲!哎喲!」我睜眼一看,母親真的在叫,母親說:「有人在拽我的腿。」我說:「媽,你真有福氣啊!師父已經在管你了,已經在幫你淨化身體了!不要怕,都是好事。」

第二天上午,我們聽師父的講法錄音。聽了一講,我們停下來了。這時,母親趴在床上哭起來了。我說:「媽,你哭甚麼?」母親說:「我不是哭,我太激動了。師父給了我一把開心的鑰匙,我這一輩子的苦處師父都知道。我一定要好好修,跟師父回家。」

就這樣,我們每天學法、煉功,母親的身體變化很大,多年的病一掃而光,無病一身輕,走路生風,心情特別好,把多年吃的藥全扔了。母親還參加了集體學法,煉功。

有一天,在大市場上煉完功,很多同修一起往回走。母親突然高興的叫起來:「你們來看哪!我的腳走路直起來了,不往一邊歪了。」大家都為母親高興。

從那以後,母親更加相信師父,相信大法。母親很喜歡煉功,她第一天煉功,一下就雙盤了一個小時,而且還能入定。師父還把我母親的天目打開了,她看到了另外空間非常美妙的景象。母親看到師父坐在蓮花上,對著她微笑。而且母親還看到自己也坐在蓮花上,非常美妙殊勝。看到的樓台亭閣,景象特別美麗動人,真是用語言無法表達。

三、提高心性 做到是修

從此以後,母親信師信法的根已經扎在了她心靈的深處。母親雖然不識字,但是悟性很好。她懂的修心性,受到別人欺負,她能守住自己的心性,不跟人爭鬥。我們家的大門口經常有人倒垃圾,母親也不去追問誰,會把垃圾清理了。

我們家的責任田,隔壁鄰居耕地時,一下子給切去了三條壟。母親一看,沒吱聲,跟我弟弟說:「算了吧,三條壟也富不到哪去,不失不得吧。」還有一天,我們家種的玉米讓別人家的牛給吃了不少。牛主人發現後,找到我母親,很真誠的說:「嫂子,我們家的牛我沒看住,吃了你家的玉米。到秋天收成了,你要多少,我給多少。」我母親說:「算了,都是一鄉本土的,不用賠。牛它也不懂的,你也不是故意讓它吃的。」

母親在師父的看護下,提高的很快。特別是修心性方面,母親遇事會冷靜思考。尤其在修口這一點上,從來不亂說話,不管常人的閒事。可是,我們之間有說不完的話,但大部份都是在切磋法理上的事,也很少說人中的事情。那時的心情真好,甚至做夢都在天上飛。後來我悟到了,師父早已經把我們推到位了,我們才會出現這種狀態。

四、證實大法是正確的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開始鋪天蓋地的打壓迫害法輪功,江澤民流氓集團為了一己之私,栽贓造謠,污衊誹謗法輪大法,瘋狂迫害大法弟子,不許我們修煉。

當時,母親的心態很正,她說:「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不讓煉?」我說:「我們應該到北京,找國家領導人討個公道。他們可能不了解大法。」我們幾個同修達成了共識,一定要到北京去證實大法是正確的。

當時我們去了五個人,母親也堅決要去,剛要上車,被弟弟發現了,就把母親從車上拽了下來。弟弟對我發火了,說:「你把媽帶到哪去?她都七十歲的人了。」我坐在車上看到母親那種失望的表情跟著弟弟走了,當時我流淚了,母親同修對大法堅定的心太純了,雖然她沒有去北京證實法,但是她的心已到位了。

後來,我被邪惡迫害,被綁架、非法扣留、遊街、勞教。當時警察經常來我們家,母親的壓力很大,怕心很重,對我的情也很重。慢慢的,我們通過學法,也知道我們走的是正路,我們要相信師父。逐漸的,母親可以面對警察講真相了;見到有緣人也講真相,有時一天能勸好幾個人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晚上出去貼真相標語,發真相資料,有時一人出去發。母親從不敢做到敢做,從不會做到有智慧的做。

有一次要過年了,我被綁架到公安局。母親大膽的去公安局要人,而且直接找局長要求放人,她說:「法輪功有甚麼不好?做好人還有錯嗎?我女兒沒做錯甚麼!人人都相信真、善、忍,這個社會還有那麼多壞人嗎?警察也不用操那麼多的心了。請你馬上放人,我帶女兒回家。」局長二話沒說:「你老人家帶女兒回家,好好過年吧!」

五、信師信法過難關

一九九九年冬的一天,那天比較冷,母親聽完一講法後,對我說:「你在家學法吧,我到蘋果園的路上撿點樹棍,好回來生火用。」我說:「行,你去吧,撿一捆就回來,天太冷了 。」母親高興的走了。

大約過了兩個小時,母親回來了。母親平常一開大門,就會很高興的叫我的名字。這次,她沒叫我的名字,而且樹棍還背在身上。我抬頭一看,母親的表情異常,是否發生了甚麼?

我把母親領到屋裏。當時母親的腰有點痛,就躺在床上給我講她發生的過程:在回家的路上,走在一個溝的溝邊上,母親看到有一個木頭樁子已經死了,就用手去拽。一不小心,一下子掉到了幾丈深的大溝裏,溝底都是石頭、荊棘、多刺樹木,到處都爬滿了扎人的籐子。人根本就下不去,多年來根本就沒有人敢下去,很危險。

當時母親掉下去的時候,是頭朝下。母親的腦袋當時很清醒,她一下就想起了師父,母親大聲喊:「師父救我!」當時母親兩手一按就站起來了。後來怎麼上去的,母親根本不知道,憑當時的環境,根本就爬不上來。

母親上來後,手哪兒也沒扎破。抬頭一看,一個金光閃閃的大法輪在母親的頭頂旋呢,而且還帶有很大的聲音。母親當時感動的流淚了,馬上在路邊盤腿打坐,合十,謝謝師父的救命之恩!

母親對我說:「今天如果沒有師父救我,我可能就回不來了,就死在大溝裏了。」當天晚上,母親做了一個夢。夢裏有一個穿古裝衣服的男子在溝底告訴母親:「你在那個朝代曾經在這裏殺過人。」母親知道這是師父的點化,是師父替自己還了一條命。

從那天以後,母親就開始消業。雖然她的腰有點痛,但是仍然堅持每天晚上煉功。可是一煉靜功,她就開始吐血。剛開始,吐的是像豆腐腦一樣,慢慢的吐粉色的,最後吐黑紅色的血。而且味道很大,挺嗆人的味道。我看到母親很痛苦的一口一口的吐,有時能吐半痰盂。我問母親:「媽,你是不是很難受?」她說:「沒事,有師父呢,我不怕,是師父救了我的命,我甚麼都交給師父了。」

說來很神奇,剛吃完飯,母親不吐飯。母親很堅強,白天我就帶母親聽法,並鼓勵母親。可是症狀越來越重了,吐的更多了。我們倆就加大力度學法。我說:「媽,師父在加快給你淨化身體,很快就會好起來的。」就這樣,我們每天堅持學法。持續了三個月,母親終於闖過了這一大生死關。

其實,弟弟、妹妹都不知道,母親怕兒女擔心,根本就不跟他們說。母親這一次消業,全憑著對師父,對大法的堅信,根本沒當成常人中的病。

母親這一大關過去了,可是又出現了吐酸水。白天下地裏幹活也吐,走路、睡覺也吐。可是母親並不當回事,有時母親告訴我,喉嚨都消破了。可是吃飯不疼,就這樣吐了很長時間。

二零零九年,我離開了母親,回到了我兒子身邊。那時,母親已經八十多歲了。弟弟、妹妹怕母親孤獨,就把母親接到他們家輪流住。母親無論住到誰家,都把師父的法像和師父的講法錄音帶上,從不間斷的聽法、煉功。

二零一五年,母親在弟弟家突然昏迷不醒五天五夜。同修幫助她發正念,也不見好轉。弟弟妹妹一直陪在母親身邊,連壽衣都買了,認為母親可能到壽了。可是到了第六天,母親又突然間好了,一切正常。師父幫助母親又闖過了生死關。

二零一六年,母親又出現了大便不通,不能吃東西,只喝一點奶維持。有時痛苦的喊叫,搞的弟弟、妹妹都不能睡覺。母親在痛苦的時候不能聽法,就唱《法輪大法好》的歌曲。母親不吃東西,瘦的皮包骨,連走路的勁都沒有了。一天到晚躺在床上,沒辦法。

弟弟妹妹商量,還是把母親送醫院去吧。可是到了醫院,母親反倒更精神了,她告訴醫生:「我沒有病,我回家就好了。」經過檢查,醫生告訴母親她肛門處長了一個東西,有可能是癌細胞。可是母親的正念很強,不承認自己有病。

醫生取了樣品後,到省城醫院化驗。一個星期化驗結果出來了,根本不存在癌細胞。就這樣,母親出院回家了,又能吃,又能喝,自己又能天天聽師父的講法錄音了,身體又胖起來了,又能自己在大街上走了。

在母親的身上,我看到了師父的慈悲救度,法輪大法的超常。為甚麼母親能闖過生死關?是全憑著母親對師父的堅信。

師父說:「如果一個修煉的人真能夠放下生死,那生死就永遠的遠離了你。但是這不是能有意表現出來的,是你在法中修到了這一步,使你成為了這樣的生命。」[1]「人和神的區別,就差在這兒。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就是這個區別。」[2]

謝謝慈悲偉大的師尊!弟子唯有認真學法、精進實修,才能報答師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